虽然沙傲云他们都说有急事儿要王落辰赶紧过去,但因星族的事情实在是关系重大,王落辰不能不帮着劳心去向长老会说明。因而,他在结束跟他们的通话后,并没有应他们的要求马上回去。

    他依旧是照着原计划陪着劳心去了化极峰的那个小院儿,按照他事先所编排的剧本,向几位长老鼻子一把泪一把地演了一出苦情戏。

    或许是他们的表扬太感人了,几位长老都被他们给打动了,非常痛快地就答应了劳心代表星族所提出的请求。

    而且,经过一番讨论,他们还马上提出帮助星族解决问题的方案。

    关于宇阵,他们决定请尊老院中对法阵有着深入研究的老弟子,随同劳心一起返回妖精森林,共同守卫和养护宇阵。以保证宇阵出了问题能够及早发现,及时处理。

    至于星石的生产,他们则决定派出奇巧院的能量学博士,对星石生产的原理进行深入研究,尽快制造出可以吸纳宇力,代替星族人进行星石生产的机器,以保证星石产出的稳定性。

    问题这么快就得到了解决,劳心很高兴,他一个劲儿地向五极门的长老们表示感谢。

    而王落辰呢,他虽然从这两个方案,看出长老们打算以五极门的人接管宇阵和星石生产的企图。但因为他已经为星族安排好了退路,所以,他并没有对他们的决定有任何异议。相反的,他还想他们表达了自己的盛赞与支持。

    就这样,这件事就由双方协商着给解决了,他此次去妖精森林时所担负的任务到此也就圆满完成了。

    大方向已经确定,剩下的细节上的事情,自有劳心与长老们继续详谈,他便向众人告退了。

    此次觐见长老,前前后后用去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他料定沙傲云等人必定是会因此而怪罪他的。

    因而,出了长老院,他便招呼上巡天兽,以最快地速度向五极学院的住处赶去。希望可以以这种急切的态度,得到众人的原谅。

    但等他着急忙慌地赶回到那里,却发现屋里屋外半个人影儿也见不到,拿出音灵石来联系他们也联系不上,不禁心中急躁起来。

    “他们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怎么刚刚还跟催什么似的催我来,等我到了这里,却有不见了他们的人影儿呢?”王落辰站在寓所的院子里,自言自语道。

    “主人,要不咱们四处找找,看看他们到底去哪儿了?”他正纳闷儿,巡天兽向他建议道。

    “对,你说得对,既然他们遇到了事情,咱们是要四处找找,免得错过了什么。不过也不用你辛苦地到处跑,只需我用音灵石打听一下别人就好。毕竟,若是他们真有急事,肯定会知会罗凝玉和妮蒂亚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巡天兽的话提醒了王落辰,他赶快拿出音灵石向妮蒂亚和罗凝玉这两个知情人打听。

    跟与沙傲云等人通话时不同,她们两人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回来了,都非常高兴,没有半点火气。

    她们这语气令王落辰一听,就知道两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沙傲云等人为什么事儿着急。

    果然,一问之下,对于发生了什么,她们两个真的就是一无所知。

    这令他有些失望,又因急于知道沙傲云她们着急万分的到底所为何事,便赶紧敷衍了两人几句,结束了通话。

    在她们那里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又去问平时跟自己相熟的人。却发现,好多人要么是联系不上,要么就是不知道,很是奇怪。

    “这就奇怪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呢?唉,真是急死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王落辰的心里真正着急了起来,而且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主人,既然这个办法不行,要不还是我带着你找找吧。”见他面露焦急之色,巡天兽主动请缨说。

    “唉,好吧,也只能是让你受累了。”说着,王落辰飞身上了巡天兽的后背,打算要他驮着自己,在圣境内寻找一番。

    便在他们主仆,一人一兽正要展开搜索行动的时候,上次在铁人营中两次叫醒王落辰,并跟他通风报信的师兄骑着一头飞行兽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迎头拦住了他。

    “师兄为何拦我?有事儿?”王落辰对他印象不错,见他到来,料想他一定有事,便连忙问道。

    “师弟,出事儿了。你师兄师姐他们不听劝,背着蔡师伯和卓师伯等人跑去冷月宫救卓应儿师妹去了。所以,蔡师伯让我过来通知你,赶快去玄冰阁商议对策。”那人急切地向他说道。

    “去冷月宫救应儿?难道应儿跑去冷月宫找她母亲,被冷月宫给抓了?”

    因为依然记得二十多天前救回墨可,回到圣境后那晚众人聚会时,卓应儿所说的要去冷月宫寻母的心愿。王落辰只听到他所说的这几个字,便已猜出沙傲云他们所谓何事了。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也不跟那人多啰嗦什么,一拍巡天兽的后背,就不声不响地飞了出去,让那传信之人不由地一愣。

    “师弟,不要着急,师伯们说,此事牵涉到两派纷争,得从长计议。”那人在王落辰身后,大声喊道。

    “从长计议就晚了。师兄,不必多说,自去回禀师伯他们。就说我担心师兄他们安全,赶去劝说他们去了。”王落辰一边向那人喊着话,一边催动巡天兽,如火箭般飞走了。

    “呵呵,果然如师伯所说,他听到这消息,必定是要去趟这浑水的。”报信那人见他远去,摇着头嘟囔了一句,自去向蔡不离等人复命去了。

    而与此同时,玄冰阁内,肖不弃和蔡不离正在劝说卓不群:“卓师弟,你与冷月宫之间的恩怨太多,此番若是我们放你前去,到了那儿你必定会与冷月宫大动干戈,闹到不可收拾。不如就让落辰那孩子去替你走一趟吧。相信,以他的能力,必定会将此事圆满解决的。”

    “可是应儿在吃苦受罪,我这做父亲的却不去解救,这岂不是要让小丫头心寒?让别人嘲笑我卓不群胆小怕事?不行,两位师兄,这回你们说什么也白搭,我一定得去会会冷月宫的老妖婆,把新账旧账跟她一起算算。”

    事关自己女儿的安危,卓不群心中关切,根本就不停他们两人的劝说,执意要去冷月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