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飞船中说笑了一会儿,飞羽就将自己从原来那艘飞船上取下的人工智能装进了这艘飞船里,由它对飞船进行全系统检查。

    十几分钟过去,在听了它的汇报,确定飞船除了动力不足之外,没有其他毛病的之后,飞羽就十分干脆地将这艘飞船当成了自己的改造对象。

    接下来就是改造的工作了。只是,按照人工智能所给出的方案,要改造这艘飞船也是需要些时日的,并非一时半会儿所能完成的工作。

    由于在宇阵中呆了二十多天,使得三教大比的日子又近了许多。留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王落辰心中又挂念大比,还怕自己在这儿待的时间太久,师妹师姐她们一帮人会等得心焦。他便提出由飞羽留在这里改造飞船,他自己明日先回化极峰去。

    他要离开,飞羽自然是不舍的,但却明白他并非是专属自己一人的男人,便哭哭啼啼缠缠绵绵地跟他告别了一夜,让他走了。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走的。

    第二天早上一早,与他一起离开妖精森林深处的,还有劳心和劳力等几名星族人。

    他们要同他一起回去,向五极门长老会说明星族中宇阵与星石的问题,为星族争取五极门的帮助。

    归途中,因为熟识了,几人都坐在巡天兽的背上,有说有笑的,也挺有意思的,因而这一路上倒并不寂寞。

    只是临近了化极峰了,或许因为有些紧张,大家都停止了说笑,想起心事来。

    王落辰却没有想心事,而是在跟巡天宝宝进行神识上的交流。

    “主人,这些人好像跟我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吗?听他们说话的意思,好像得到了和你同来的那个仙女姐姐的帮助,他们就可以回到自己的故乡了是吗?主人,宝宝也想回家。”

    或许是别人很快便能够回故乡这事儿刺激到巡天宝宝了,它的情绪有些小激动,说话不免有些唠叨。

    听着它的碎碎念,王落辰安抚它说:“宝宝别急,若是你真想回故乡,等那位神仙姐姐带来大批援兵将狂霸星人给撵走了之后,我们就随着她一道离开。那样的话,一来我可以去寻找和解救我的父母;二来,就可以找一找你的故乡了。”

    “真的主人?你不会是骗我的吧?宝宝真的可以回故乡了吗?”他这么一允诺,巡天宝宝更加激动了。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只是,因为仙女姐姐的家离咱们这儿太远了,她一来一回会用掉一些时间的。而且赶跑狂霸星人呢,也需要一些时间,所以,咱们要走的话,可能还需要在过很长一段时间呢。你要耐心等等才行。”

    由于巡天宝宝的身世跟自己有点类似,因而王落辰同它的感情很好。看它激动,怕它思虑过度,会不开心,便再次安慰了它一下。

    他的话起了作用,巡天宝宝说:“嗯,主人,我会很有耐心地等下去的。别管多久,只要有回家的希望,我就一定不会放弃努力的。”

    “嗯,很好,主人也是这样想的。要知道主人的家虽然近在咫尺,却也是无法回去的。所以,宝宝,让咱们共同怀揣着希望默默地等待,好好地提高自己的战力去为梦想奋斗。相信经过共同努力,在不远的将来,咱们的愿望就会实现的。”王落辰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鼓励它说。

    他的鼓励,让巡天宝宝很兴奋,他用力大吼了一声,使劲儿扇动了两下翅膀,将他们飞行的速度又提高了几分。

    “王师侄,巡天兽好像很兴奋啊。难道它已经感觉到化极峰的气息了?”巡天兽的欢快劲儿,让劳心感到好奇,不禁向王落辰问道。

    “哈哈,它这是知道自己要到家了高兴的。师叔,您看,那不就是化极峰了吗?”王落辰指着远处白皑皑地山峰向劳心说。

    “化极峰,果然是化极峰,我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见过化极峰了。这次能在见到它,真是太好了。就是不知道,到了化极峰上,走进那座小院儿,我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吗?”劳心望着远方越来越高大,越来越清晰的化极峰,忧心忡忡地问道。

    “呵呵,师叔不必紧张,也不用过于担心。我想只要咱们将宇阵和星石这两件事其中的利害,跟大家讲清楚,长老们会做出明智的选择的。”因为比他更了解五极门的长老,王落辰信心十足地说。

    “唉!希望母神会保佑我们此行一切顺利吧。”劳心仰望苍穹,向宇宙的深处,发出了自己的祈祷。

    王落辰见他这样,不禁心中暗暗偷笑,笑他的迷信。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他虽然不信,却不会劝说别人也跟自己一样。因而,当劳心祈祷之际,他除了在心里笑他之外,并没有所说什么。

    巡天兽的后背上,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而打破这沉默的,是王落辰身上的音灵石所发出的提醒他有通话的乐音。

    刚回到化极峰就有人跟自己通话,是谁跟自己的心灵有如此的感应呢?

    心中猜想着,他由怀里拿出音灵石,向对方问道:“是谁啊?你这么知道这时候能够联系上我的?”

    “废话,你一出妖精森林,消息就传过来了,我当然知道你回来了?唉,不说这些废话了,我找你有事儿,你回到化极峰后,赶快回五极学院的住处。快点儿,大家都在等着你拿主意呢。”

    音灵石中传来的是沙傲云的声音,不过,跟平时她跟自己说话时的和声细语的语气不同,这次她说话比较冲。

    这么冲?难道是嫌我出去的这么多天没有联系她,生气了?不行,我得哄哄她。

    王落辰听她说话的语气不对,心中略一计较,赶紧飞离巡天兽的后背,避开劳心等人的耳目,笑着哄她说:“云姐,怎么啦?哪里不爽了?这么大的火气?嘻嘻,要不要师弟给你灭灭火。师弟的灭火大法可是很有效的。”

    “师弟,快别废话了,我们找你有急事儿。你赶快来吧。”谁知,他的情话刚一发出,那头却想起了自己师兄秦俊彦那同样有些焦急的甜美嗓音。

    “啊,师兄!怎么又换成你了?”王落辰一阵尴尬。

    不过好在他脸皮够厚,马上调整了一下情绪和语气,正经八百地说道:“师兄啊,你们急也没用啊。无论如何,我也必须得先陪着星族的族长,将关系到咱们圣境安危的大事儿给办了,才能赶过去的。”

    “行啦行啦,师兄,别跟他废话,让我来。”音灵石中又一个声音响起,王落辰听得出来,那是吴梦雪在说话,只听她将秦俊彦给撵到一边儿,对着音灵石大声说道:“喂,师兄,我跟你说,我们这里的事情比你那头儿的事情还重要,你若有心,就赶快回来。不然,我们可都要生你的气了。”

    说完,她便气呼呼地将此次通话给结束了。令王落辰心中疑云顿起,想不明白他们这火急火燎的,到底是唱得哪一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