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出了星耀塔,王落辰和飞羽便跟着劳心出了传送的光阵,沿着他们来时的那条长长的通道重新走回母舰的大厅。

    在那里,他们带上了两名飞船技术传承人后,转入了另一条通道,经过几分钟的步行后,进入了一座好像机库一样的地方。

    这里,停着一排排地好像海虹号那样的海螺型的飞船。

    “哇哦,海虹三代,我们星族最经典的飞船。星盟收藏家们梦寐以求的珍品。却没想到你们这里库存了这么多。啧啧,这要是弄几艘回去,我岂不就发财了。哈哈。”飞羽乍一看到这些飞船,由于惊喜,大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在这座可以容纳上百艘飞船的仓库里,产生起了一阵阵回声,令这异常安静的仓库显得极为诡异。

    “飞羽大人,这些飞船真的很值钱吗?我们这艘母舰中,连好的带残缺的,可是有几千艘呢,若是全部运回星盟,岂不是可以为我们的族人换来不小的财富?”财迷不光她一个,劳心听了她的话,也做起了发财梦。

    “可问题是族长大人,我的劳师叔,还有伟大的星空战士飞羽大人,你们别忘了,这些老古董运不回去啊?呵呵。”王落辰给坏坏地一笑,给他们俩财迷泼了一盆冷水。

    “这个,师侄你说的很对啊。唉!”这盆凉水将劳心从头到脚给浇了个冰冰凉,令他重新回到了残酷的现实。心里苦闷,他不禁唉声叹气了起来。

    “呵呵,你这坏蛋,可真会打击人啊。族长大人,你别灰心,只要我回到星盟,总能想到办法将这些飞船都给弄回去,让你大发横财的。”飞羽拍了拍身边的一艘飞船,信心十足地说。

    “想弄回去呢,其实也很简单呢。只要飞羽你下次来的时候,带足母舰所需的‘燃料’,直接将母舰给开回去不就行了?”王落辰提醒道。

    “对啊,这主意不错。聪明。”飞羽打开她所选中的一艘飞船的舱门儿,夸了王落辰一句。

    “落辰,你果然是足智多谋啊。我怎么就没往那方面想呢?我还想着该用什么样儿的飞行器将这么多飞船给拖走呢。”劳心也赞了他一句。

    “师叔过奖了。不过,师叔,我还想提醒你一句,虽说主意是这么个主意,可问题是您这母舰经过了圣境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它还能飞吗?若是不能飞,那我这主意恐怕就不灵光了。”谦虚了一下,王落辰笑着说出自己的刚才那个主意能够管用的先决条件。

    “这你不用担心,我们星族的母舰,那可是绝对有质量保证的。即便是经过千万年,只要没有受到过碰撞和爆炸这样的损毁,它都不会坏掉的。你不信的话,进来这海虹号飞船看看就知道了。瞧,外壳所采用的都是超级记忆金属,内部设备也是抗老化材料。喏,你看看,经过这几千年了,这里面还不是跟新的一样?”

    飞羽领着王落辰和劳心还有那两名技术传承人走进飞船内部,指着飞船中历久弥新的一切内饰和装备,向王落辰炫耀说。

    “果然很新啊?只是,我还有个问题不太明白,这飞船不是没有动力了吗?为什么这里面的灯具还能发出光来?”走进灯火通明的飞船,参观着跟地球飞机机舱内部完全不一样的场景,王落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哦,这世界上也有你不知道事儿啊?呵呵。”飞羽轻笑着,揶揄了王落辰一句,解释道,“原因很简单,因为飞船的动力系统是正反物资反应器,所谓的没有动力了,是指飞船的反应器中的反物资没有了。但它没有了,并不影响飞船的航电系统。因为飞船的航电系统依靠的是小型核燃料反应堆供电,一般情况下,这种反应堆的寿命都远远地大于飞船本身的寿命。”

    “通俗点讲就是,即便飞船报废了,给它供电的反应堆也不会坏,所以飞船并不缺少电力供应。说到这里,我还可以像你透漏一点小秘密。那便是,我们的飞船你别看它不能进行星际间的飞行了。可实际上,依靠自身电力,在行星附近进行短程飞行的能力还是有的。”

    听了飞羽的这番解释,王落辰感觉自己又开了眼界了。但由此,他又想到了一个新问题,嘿嘿一笑,接着问飞羽:“飞船能够在行星附近飞行,那也就是说可以当飞机开。那么飞羽,它能不能像我们地球上的飞机那样,跟别人进行作战呢?”

    “能!因为有电能供应的话,它的电磁炮和激光武器还是可以使用的。只不过,其威能小于高战力武者的能量拟态攻击,也小于狂霸星人的死光武器。所以,你最好别想着它能给你的罗罗带来多大的帮助。”

    飞羽也不傻,王落辰这么一问,她就想到了他在打什么主意。明白他肯定是想弄几艘飞船回去,让罗凝玉的抵抗军战士开着去战斗。就马上告诉他,这想法有点不可行。

    “哎,飞羽,你想岔了,我不是要罗罗他们开去打仗,而是要他们开去当交通工具使用。你想啊,那样的话,无论是远程作战也好,遇到危险时逃命也罢,都能快一点儿,省劲儿点不是?”王落辰笑笑,改了口。

    “这样用嘛,倒是不错。哦,族长大人,你说呢?”飞羽一边赞同了王落辰的想法,一边向正在飞船内闲逛的劳心问道。

    “飞羽大人,王师侄既然有这样的想法,那就让他的抵抗军战士来开走一些飞船就是了。反正它们放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只是,我想提醒你们的是,飞船这东西我一直没有向五极门的人显露过。所以,若是开走的话,最好不要太招摇。”

    劳心虽然一直在闲逛,却也没有漏掉他们的谈话内容,听飞羽那样问自己,自然知道她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对此,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说的。飞羽是星空战士,地位尊贵,她的面子他不会不给,况且王落辰又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他正要酬谢他,就将他要飞船的事儿,给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只是,答应了之后,他顺便提醒了一句,关于飞船的存在,最好不要让五极门知道,免得生出事端。

    “劳师叔,这事儿你多虑了。五极门一向看中武功,对科技产品并不在意,他们不会对这飞船感兴趣的。再说,我也并没有打算让战士们把飞船开回五极门去。我计划着要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到你这里来进行飞行训练,然后等到他们离开圣境的时候,我再想办法帮他们把飞船神给不知鬼不觉地弄出去。嘿嘿!”

    不用劳心提醒,王落辰早已想到怎么使用和偷运飞船。当他将自己的想法一说出来,飞羽和劳心不禁不约而同地说了句:“你好狡猾!”

    这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