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大家的笑声,王落辰这才想起此处不光他和飞羽两人,不免尴尬一笑,站起来身来对大家说起了客气话儿,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身体出来点儿小毛病,让大家都跟着忙活,真不好意思。”

    “哎,王师侄说这话就见外了,你若不为我星族的事情,身体哪里会出现异常?害你这样,该是我们不好意思才对。”劳心听他这样说,赶紧止住笑容,过来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师叔言重了,宇阵的事儿虽说是出在星族之内,但因它关系到整个圣境的安危,却不单单是你们星族自己的事情。我为此出力,实在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我以为,不仅仅是我该为这宇阵的稳定出力,就连整个五极门,作为受益最大的一方,也应该为了这宇阵做些事情才行。因此,此次回去,我定要向各位长老说明宇阵的问题并讲明星石生产方面的困难,要他们想出万全之策,来改变星族为生产星石牺牲族人的现状。”

    宇阵的稳定只是暂时的,随着其中劳九归神识的衰减,它早晚还得出问题。

    由于它的稳定关系到整个圣境的安危,一旦出问题就是大问题。

    兹事体大,不是他一个人所能解决的,故而他决定自己必须将这件事报告给长老会,要他们拿出对策。

    至于星石制造的事情,王落辰也以为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星族现在只剩余一千多口人,再依靠他们以原来的方式制造星石,恐怕很难再将星石的生产维持下去。

    而星石是整个五极门甚至整个圣境的能量来源,若是它的生产中断了,那圣境必然陷入能源危机。由此给圣境带来不小的动荡。所以,这事儿他也得上报长老会,由他们想办法解决。

    但王落辰的这些话却让劳心产生了一些担忧,他满面愁容地向王落辰说道:“王师侄所说要向长老们说明宇阵和星石生产情况的话,自然是很对的。毕竟,现如今这两个问题我们星族都已经无法独自解决了嘛。只是,我有些害怕,怕他们听了宇阵的由来会对我们星族产生戒备之心。还怕他们知道了星石生产的秘密,见我们星族无法提供更多星石,会放弃对我们的保护。所以……”

    “劳师叔,你的这两方面的担心我早就替你考虑过了,并且也想好了对策。不知师叔可愿意听我讲一讲?”王落辰向一脸愁容的劳心说道。

    “哦,王师侄,你有好主意快说来听听,只要能解决我们星族的危机,我自然全听你的。”听王落辰这样说,劳心眼睛一亮,赶忙问道。

    “哈哈,师叔,这事儿要解决其实很简单,只要咱们抓住这件事情中的关键之处,去跟五极门的几位长老打打苦情牌就行。”王落辰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不慌不忙地说道。

    “哦,苦情牌?但不知这牌怎么打法儿呢?”劳心疑惑不已。

    “师叔,五极门长老们最关心的是什么?依我所见,是圣境的统治权?而要实现这种统治权,就必然需要保持圣境的稳定以及星石的稳产。我们就从这方面入手,对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进行劝说。”

    “至于怎么说?说法我也想好了。谓之半真半假,虚虚实实,痛哭诉苦讲故事法儿。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我们为他们编个苦情故事,让他们相信当初星族建立宇阵是为了挽救圣境的危难。随后这些年,星族为了圣境的稳定和星石的产量,又付出一代又一代人的心血和生命。从而让他们对星族感激不尽。”

    “这样的话,咱们再告诉他们现在宇阵和星石的生产都出了问题,星族独木难支,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们自然就无法拒绝了。另一方面,为了防止他们不顾道义,对星族的产生猜忌和控制的想法,采取对星族不利的行动,您要在他们采取行动之前,想尽一切办法帮助飞羽回星盟去。只要飞羽回到了星盟,您和族人就有了依仗。那你们也就安全了。不知我这个方法,师叔以为如何?”

    王落辰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然后盯着劳心,看他的反应,并等待他的答复。

    只见劳心听了他这番陈述,满脸愁容顿时消失,眉梢儿飞上一抹喜色,他一把握住王落辰的手说:“哎呀,落辰,你真是智多星,活诸葛,我们星族的大救星啊。你这主意太好了,我没什么可说的,就按你说的办。”

    飞羽这时也说:“你这家伙,还真是聪明。只是,这样一来,我肩头的担子好像就变重了呀。”

    “飞羽大人,同胞的希望就全在你身上了。所以,关于利用星石驱动飞船离开圣境的事儿,还请您三思啊。”

    趁此机会,劳心连忙劝说飞羽采用自己原先提出的方法,利用星石驱动飞船,返回星盟。

    “师叔说得对,飞羽,只有你尽快赶回星盟,才能保证圣境中你的这一千多同胞的安全,所以你千万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固执己见了。”王落辰也在一旁帮着劳心劝说道。

    “哼,你这家伙,是不是巴不得人家快点走啊?哈哈。”听他们两人都这样说,飞羽先是娇羞地跟王落辰开了个玩笑,然后正色道:“好吧,好吧,做大事不拘小节,虽然这星石我使用起来的确心里很不安,但鉴于这样做也是为了族人着想,就牺牲一回我堂堂星空战士的荣耀吧。”

    “好,星羽大人既然答应了,那我就放心了。我这就安排族中最好的飞船技术传承人,去改造飞船。”劳心听飞羽答应了,感到星族安全有了保障的他,十分高兴,马上就要去为飞羽准备飞船。

    “等等,什么是飞船技术传承人?他的技术靠谱儿吗?我看,为了我的生命安全,还是由我亲自去飞船那儿看看吧。”

    飞羽听了由打劳心嘴里冒出的“飞船技术传承人”这一名词,马上想到这里的星族已经有几千年没有使用过飞船了,他们的飞船维修技术,恐怕也早就生疏了,靠他们改造飞船,恐怕是不成的,便提出自己亲自去改的要求。

    “呵呵,不瞒飞羽大人说,几千年来族人越来越少,技术流失的很厉害,所以我们才专门培养了一批技术传承人。但就是这样,也不能保证技术的完整性。因而,说实在的,改造飞船这事儿,还真的要您亲自去呢。”劳心笑着,坦诚了现如今星族飞船技术的不完整性,并答应了飞羽的要求。

    “那既然这样,还等什么?咱们走吧。”

    飞羽一听,也不啰嗦,立刻招呼他们离去。

    劳心因为她的急脾气跟王落辰相视一笑,便拿出自己的权杖,打开了由星耀塔通向母舰的传送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