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易造,黑暗难为。宇宙造化,主宰在神!”宇阵中的黑暗出现的时候,劳九归的声音再次在王落辰耳边响起。

    “神?宇宙间真的有神?”

    王落辰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是说,人的创造,总归还是不如神高明,所以人要做成什么,就要借助神灵之力来成全。一向不信神灵存在的他,不禁向劳九归提出了疑问。

    “神,当然有神了,参悟了宇阵之后,我对这一点毫不怀疑。真的,当你对这世界的认知越接近于这世界的真实,你就越会感觉到这世界的背后,隐藏着真正的神明。这神明,我们星族称之为宇宙之母。是她,创造了宇宙,化生出万物,操控着我们所有人的命运。我们绝不能否定她的存在。”劳九归以极为虔诚的语气表述着自己对神的认识,以此作为对王落辰所提问题的回答。

    王落辰听了,若有所思,片刻之后说:“哦,你说的这么肯定,看来是真有神灵了?而且,看得出来,这宇阵的关键之处,便在于这最后一步的神灵显灵上面了。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我要告诉你的便是这个。你只需记住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神创的,在心里真正地信仰神,崇拜神,向神奉献上自己的忠诚,那么参悟宇阵是早晚的事儿。”劳九归肯定了他的理解是正确的。

    “好吧,我记住了。”王落辰点点头,表示自己的已经将他的话给记在心里了。

    然后,他又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信不信的有啥屁用?我现在连法阵中最低级的能量矩阵还没有完全掌握呢,更别说参悟什么宇阵了。

    仿佛能看穿王落辰的想法,劳九归对他说道:“你记住就好。只要你坚定了对神的信仰,你将会发现,参悟矩阵和星阵会变成轻而易举的小事儿。好啦,现在我的本体正在将宇阵打入星耀塔这片刚开辟出来的空间里去,让我们随着宇阵在星耀塔中的成长,来看看宇阵逐渐展开的过程吧。”

    随着他的话出口,王落辰感觉自己的神识猛地被一股大力吸进了劳九归的本体正在不断催动,以便让其膨胀到可以塞满整个空间的那道宇阵中。

    “记住宇阵最初的样子,再以其与咱们现在的宇阵对照,相信你就能发现现今宇阵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那样的话,你便可以确定修复的方向了。”劳九归在他进入宇阵后,又对他进行了指点。

    听了这话,王落辰心中暗道:原来,这才是劳九归让自己亲历星耀塔的开辟和宇阵建立过程的目的所在。

    无疑,这个方法是很好的。没见过宇阵原来的样子,怎么知道宇阵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明白了这一点,王落辰不禁对劳九归的心智十分佩服。

    同时,因为明白了现在这一时刻的意义重大,他对宇阵的观察和记录,也变得更加认真细致起来。

    只见那被黑暗填充进去的宇阵,在黑暗的支撑下不断地扩大,慢慢地将新开辟出来的这片空间给填满。而在这一过程中,宇阵中的那些光球也随着宇阵的扩张而不断地膨胀着自己的体积,以及彼此之间的距离,直至它们彼此间的位置关系,渐渐稳固下来。

    王落辰睁大眼睛,默默看着这一切,并将这副图景全部复刻进神识中。

    “好啦,整个宇阵的样子,我全都记下来了。咱们可以从这个虚拟世界脱离出去了。”

    见宇阵稳固下来,劳九归的本体正在离开宇阵,去圣境中做救助灾民和安置族人的工作,他向劳九归的情感体发出了离开的请求。

    “全都记下了?真的吗?这宇阵中可是有亿万个节点啊。你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全都记下了吗?”劳九归有些不信他的话,向他确认道。

    “真的,这种事情我怎么可以说谎呢?要不然,我即刻复刻一份我所记录下的宇阵的图谱给你,你可以看一下有没有错漏。”王落辰听他不信,便要复刻图谱,以证实自己的话是真的。

    “哈哈,那倒不必。”劳九归笑着说道。

    然后,在他话音未落之际,王落辰便再次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给带离了这个虚拟的世界。

    眼前的景物再次变幻,恍惚间,他发现自己已经从自己冒死才闯入的星系团中出来了。而飞羽就待在自己的身边。

    “年轻人,我们能够相见,即是神灵对我们彼此的命运做出地安排,因此我相信你是神选中的人。所以,依照与本体的约定,我将我们星族用来沟通宇宙母神的暗黑权杖交给你。记住,它是汇集了我们星族智慧的神识体,也是凝聚了我们星族对母神崇敬的情感体,还是可以吸收使用宇宙能量的能量体。随着你的修为的提高,它所能发挥的作用也越大。你要好好保管它。我族的希望还有你们人族的未来就寄托在你这拥有母神权杖的人身上了。希望你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

    当王落辰刚刚清醒,正欲同飞羽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劳九归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一道无比绚烂的光华也突然飞进了他的体内。

    “辰,你出来了?太好了?哎,那道光是什么?你没事儿吧?”那道光亮起的时候,惊喜万分的飞羽一把抱住他问道。

    “没什么?不过是宇阵这个节点中所释放出的一丝能量,不用担心。哦,对了飞羽,我已经找到了修复法阵的方法,现在咱们从这里出去吧。这个修复的方法还得要咱们先出去才能够实施。”

    王落辰将飞进自己神识中的那一根原本在劳九归情感体手中握着的权杖略微看了一眼,轻轻安抚了飞羽一下,就要带着她回归本体。

    “找到了修复的方法?辰,你真棒,我就知道你会成功的。”听说他已经成功地找到了修复宇阵的方法,飞羽乐坏了,抱住他一通猛亲。

    “飞羽,你好功夫啊,吻得我好有感觉,若不是现在还有重任在身,我都忍不住要在这儿和你以神识‘练功’了。”王落辰被她吻得心潮澎湃,用力抱紧她说。

    他这样一说,吓得飞羽赶紧将他一把推开说:“你好色啊,老是想那种事儿。人家不理你了。”

    说完,她沿着风暴将他们席卷来的方向,飞了出去。

    “哎,飞羽,回去的路途没有风暴助力会很漫长,很无聊,咱们找点儿有趣的事情做,打发一下无聊的旅途不好吗?”

    虽然没有光羽,因对宇阵有了一定的参悟,王落辰在其中飞行的速度并不比她慢。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他一下就追上了飞羽,向她提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建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