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这个决定对于舰长来说也是十分难以做出,大家等了好大一会儿,才听到他说:“好吧,我同意劳九归的提议。释放宇力开辟空间,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不使宇力外泄,所以大家都别愣着了。赶快准备一下吧。”

    “舰长,你可要考虑清楚啊。我们……”大副听舰长做出这个决定,显得有些失望,不怎么甘心的他,还想最后再劝舰长点儿什么,却被舰长一挥手阻止了。

    “附耳过来!”舰长对他示意,要跟他耳语一番,大副呆了一呆,赶忙将自己的耳朵向舰长凑了过去,只听舰长说,“无休止地在宇宙中奔波也不是办法,何况,我刚刚得到了劳九归的意念的提醒,他说咱们的动力不足了。”

    “怎么可能?动力表上不是满格儿?”大副瞟了一眼动力表说。

    “满格儿?咱们都航行了多少路程了,还满格?你认为这表它还准吗?”舰长反问道。

    “这……”大副无言以对了。

    “好啦,既然无可奈何,我们只有坦然接受了,这或许就是我们星族的命运。”舰长苦笑着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了正在忙着开辟空间的劳九归。

    母舰之外已经聚齐了近万名星族人,他们正在以自己的星力,将由母舰中拖出的,一只看起来十分小巧精美,但好像实质上异常沉重的箱子给悬停在半空中,等待劳九归以他超绝的功力来打开它。

    “这个小箱子里面的宇力是一股具有神性,同时也具有魔性的力量,大家一定要小心应对啊,千万不要让它沾染到身体。”在打开箱子之前,劳九归向大家高声提醒道。

    大家纷纷表示知道了,会注意的。

    劳九归这还不放心,他向箱子的周围打出了数道星阵,将其严严实实地围住。然后,才以自己运起神功,利用自己身体内存储的宇力创造出一把古朴奇特的钥匙,并将其推向了那箱子上的钥匙孔。

    钥匙一路飞行,慢慢接近箱子,待到了钥匙孔前,一下飞了进去。

    进入以后,它立刻依据箱子上锁具的内部结构,自动调整了自己的形态,以适应锁具。

    “咯吧”

    完全跟锁具严丝合缝的钥匙在劳九归的控制下,轻轻转动,在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将箱子打开了。

    “嗡嗡”

    许许多多各种形态,各种颜色,无比炫目的小光点儿发出蜜蜂般的嗡鸣声,如萤火虫一样,成群结队的从箱子中飞了出来。

    它们刚一飞出,劳九归马上以自己的星阵去引导它们向着空中飞舞。在他的星阵周围,还有大家以星力打出的一层厚厚的防护罩,免得这些如精灵般的力量光团会四处飞散。

    就这样,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那些小光点儿越飞越高,终于穿破云霄,抵达了太空。

    “好了,吸收时空风暴破坏力的空间就开在这里吧。大家将防护罩撤掉吧。”

    劳九归看这个位置开辟虚空应该不会造成对江湖圣境小世界的损害了,就让大家将由他们的星力凝聚出的防护罩给撤掉。

    大家得到了他的口令,齐齐发了一声喊,将防护罩给撤了走了。

    “嗡嗡……”

    小光点好像有灵性一般,防护罩撤走之后,大概是感觉到自己所承受的禁锢之力减轻了吧,他们立刻如无头苍蝇一般在星阵中乱飞了起来。好像要突破星阵,飞走一样。

    “挤压!”

    它们想飞走可没那么容易,劳九归早已做好准备,它们刚一有所行动,他立刻就以星阵将它们压缩到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爆!”

    就在星阵将它们活动的空间压缩到极致之后,劳九归将星阵引爆了。

    “轰隆”

    数个星阵一起爆开,好像凭空爆出的绚丽烟火,将大家眼前的太空照亮。

    “大家退后!”

    星阵爆开以后,劳九归以神识密切关注着处于星阵爆炸中心的那些宇力光点。在发现它们由于星阵的爆开,被轰击的骤然放出光华的瞬间,他以绝大的力量,牵引着所有人向后退出了数千米。

    “嗷呜!”

    他们刚刚退开,那星阵爆炸的中心便发出一声犹如巨兽嘶吼般的振聋发聩的怪声儿。

    “咔咔!咔咔!”

    随着这一声儿怪声儿响起,爆点中心猛然闪过一道刺眼的光波。接着,所有人就听到了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的传来,大家看到,原本星阵和宇力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蜿蜒的裂缝。

    这一切是如此的神奇,王落辰简直都看呆了,完全沉浸在这瑰丽壮美的奇观之中。

    便在这时,他的耳边传来劳九归的声音:“别光看热闹,下面就是我的本体开辟宇阵的过程,你要认真地领悟啊。”

    说着,便一拍王落辰的后背,将他推进了那道巨大的裂缝中去。

    他刚进去,就听劳九归的本体在外面说:“空间已经开辟出来了,但仅仅依靠它来吸收时空风暴还不行,我得进去布置一个宇阵,将进入空间的时空风暴给禁锢在里面,并让其慢慢地沉静下来。”

    话音未落,王落辰就看到他由裂缝中飞了进来。

    进来以后,没有多余的动作,他一下子将自己头脑中的神识给完全释放了出来。

    或许因为十分强大,他的神识宛如一颗耀眼的恒星,悬浮在天空,将整个空间都给照亮了。

    “宇宙之母,以你之名,开辟虚空,成我宇阵,寄我魂灵……”

    口中念念有词,劳九归的双手不断地朝着自己的神识凌空虚指,打出一道道宇力。他的神识便开始随之一点点地从神识球体中飞溅而出,在空中碰撞,纠缠,慢慢演变出无数的如星系团一样的一个复杂的系统。

    “至此,宇阵才完成了一半,最关键的是下一步。注意看!”宇阵的形成到了关键的时刻,劳九归的声音又在王落辰的耳边响起。

    于是,王落辰就听他的,瞪大了眼睛看,便看见了令自己肉疼不已的一幕。

    只见劳九归的本体以自己的神识构建了一个负责的系统之后,他突然拿出一把锥子,刺向了自己的心窝。

    “啊!”

    锋利无比的锥尖被他以精妙的手法恰到好处地刺中他的心尖儿,所造成的伤口不大不小,造成的流血不多不少,恰好三滴。

    “宇宙之母,您的子孙以心血献祭,请求黑暗光芒地降临。”

    劳九归将那三滴血一一打进自己的宇阵之中,宇阵便非常神奇地变得躁动起来。

    然后,只一瞬间,其中的那些神识所形成的小光球就释放出了光明。但也就在这一瞬间,王落辰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玄妙无比的乐音响起,那些大放光明的小光球之间,刹那间便充斥了浓稠到化不开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