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里吐槽完毕,王落辰傻笑着向劳九归问:“祖师爷,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连修为已经出神入化的您,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个宇阵的问题吗?那既然这样的话,我这趟不是白来了?”

    “白来?怎么会呢?有我在,怎么会让你白来呢?我说了,我有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的,只是没有能力而已。而你来了就好了,能力的问题就解决了。也就是说,咱们相互配合,以你的能力去实行我的方法,宇阵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呵呵。”

    劳九归将王落辰最不愿意听到的话给说了出来,令王落辰心里不禁紧张起来。

    他连忙摆着手向劳九归说:“呵呵,祖师爷说笑话呢吧?您那么大能耐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一个战力为渣儿的白板怎么可能解决的了呢?”

    “这可不是说笑。因为,你知道这宇阵的问题出在哪儿吗?就出在我构筑能量通道的神识出现了衰减这方面。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以新的神识去弥补旧的神识所衰减的量。可你也知道,我并非神识,所以我虽然知道方法,但却无力去做这件事情的。而你就不同了,据我观察,你的神识修为已达清明之境,已能做到将神识自由随意地分离和凝聚。这样一来的话,你完全可以将神识分离出一部分来,补充到这宇阵中去,维持这宇阵的稳定。”劳九归看出他心中的紧张不安,向他解释道。

    “可是祖师爷啊,若是将我的神识分出一部分去,我的神识岂不是要受损了?我会不会变白痴啊?”王落辰十分担心的问。

    “臭小子,想做英雄,想要拯救世界,难道那么容易吗?不需要做出点儿牺牲吗?用一部分神识就可以拯救整个世界,比起人家其他英雄人物把性命都搭上,已经算是很划算的事情了。你还犹豫什么啊?呵呵。”劳九归笑着跟他讲道理。

    “话是不错了,可是我还是有些害怕啊。怕自己真的会变白痴。”道理虽然明白,但这到底是关系到自己以后会不会变白痴的大事,王落辰心里还是很犹豫。

    劳九归见他这副模样,略一沉吟,笑着说:“放心吧,不会变白痴的,只可能是会变笨一点点。而且,你做这件事对你而言也并非全是坏处。可以这么跟你讲,这件事情你不会白做,我保证你可以从中获得几个好处。”

    “真的?祖师爷你不要骗我小孩子哟。”一听说有好处,王落辰的眼睛猛地放出光芒来,赶忙追问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劳九归笑了笑,正色说道:“你这孩子,难不成我老人家一大把年纪还会骗你不成?我说有好处就一定会有好处的。”

    “嘻嘻,也不是不信祖师爷啦,只是人家这人天性如此,做人比较谨慎啦。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所以,您能不能跟我讲一讲具体有哪些好处啊?”王落辰向劳九归身前凑了凑,问。

    “具体有哪些好处嘛,说给你听听也好,免得你不信我老人家的话。听着啊,第一个好处,就是你修补宇阵的时候,有很大的机会能获得镌刻宇阵的奥秘,从而为你法阵的升级之路打下坚实的基础;”

    “第二个好处,你的神识和我的神识结合起来,这宇阵便会有一部分受你控制。那样的话,好像入股一样,有了风险你固然要分担,可有了好处你也会得到红利的,而宇阵的红利,便是它汇聚起来的宇力,这东西对你气功的进步肯定是有好处的吧;

    “第三个,宇阵中有了你的神识,你就有了操控宇阵的能力,你将这消息放出去,无形之中便会让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你另眼相看,令你在这世界上的地位提升,为你带来很多实实在在的利益。怎么样,有此三大好处,你给我个痛快话儿,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吧?”

    劳九归向他细数了将神识分化出一部分,加强宇阵的好处,令王落辰觉得自己这趟星族之行真是没有白来,牺牲一部分神识,居然就能获得这么多好处。不由地心中暗喜。

    不过,他心中虽然高兴地快要大笑起来了,但脸上却还是一副不情不愿地样子,并且又假装考虑了半天,才说:“好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既然此次就是为了解决宇阵的问题,为了拯救世界而来的,我又何必如此畏首畏尾的呢?好,祖师爷,我就听您的,分出一部分神识去吧。只是,具体怎么做,还要您老人家多多指教。”

    “指教自然是要指教的啦,不然以你的修为如何能够找到神识薄弱之处,又如何将自己分离出来的神识填补上去?所以呢,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你现在就闭上眼睛,按照我的指导来做吧。”

    见他决定了,劳九归也不跟他啰嗦,直截了当指导起他来。而王落辰呢,为了完成此次任务,也为了得到劳九归所说的那些好处,很安静地盘坐下来,听从着他的指导。

    “每个宇宙都是万物的母亲,我们的宇宙也是如此。而宇宙万物的化生有如智慧生命的诞生一样,也是从母体中的那一套神秘而和谐的系统中分离出来的。所以,所谓的宇阵,就是对于这一套神秘而和谐系统的模拟。此为宇阵的基本原理,你要记住。”

    “记住这个以后,咱们就可以开始宇阵的重构之旅了。首先,你要冥想着自己和宇宙之母重新合为一体。然后,你便以自己的神识深入到宇阵之中去。去寻找那些薄弱之处……”

    王落辰听从着他的吩咐,渐渐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神识再次化作千亿颗细碎的颗粒,在这片虚空中游荡起来。

    只是,这次他所见到的不再是纯粹的黑暗,也不再是纯粹的光明,而是无穷无尽的混沌之色。

    所谓混沌之色,就是看似没有颜色但又似乎拥有无尽颜色的说不清道不明,但又真真切切存在的色彩。

    他整个人在这混沌之色的虚空中尽情地游弋,浑身享受着一种暖洋洋的感觉。那种感觉将他紧紧包裹,唤醒了他潜意识中的记忆。

    “这是胎儿在母体中的感觉。宇宙果然是万物之母,我在这虚空的宇宙中,竟然找到了在母亲体内被孕育时的感觉。”

    找到了这种感觉,有些感动,王落辰心念不禁微微动了一下。

    突然,就在他的这一点心念刚刚产生之际,他觉得自己为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所吸引,猛地被传送到宇宙的一处边缘地带。

    那里,正有两艘巨大的星族母舰,向着不同的方向快速地分离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