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试探?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因为,他以为,若是眼前这人就是劳九归本人,那么鉴于他实力非常强,近乎于神,他就很难对付他和忽悠他。

    若是眼前这人仅是劳九归的一道残念或另一个神识,那么他觉得自己就不用那么怕他了。至少,他可以与之周旋一下。

    但那老者也不笨,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就他的提问,他说道:“你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而且是个智商很高的人。呵呵。也对,不如此的话,你怎么可能参悟法阵并且到达这里呢?你想确认我的身份,以便对付我是吗?不过,你觉得以我的修为,即便现在你所面对的是不是我劳九归本人,你有对付得了的可能吗?”

    “呵呵,您老人家想岔了。我怎么会那么自不量力,以为凭自己的那点儿微末道行就可以对付得了您老人家呢?无论现在在我面前的,是您本人的神识还是您的一道意念或者分神识,我都只有仰望的份儿啊。我那样问你,不过是好奇罢了。因为,毕竟大家都在传说您已经离开圣境了嘛。”

    王落辰知道,越是高人,越要对他表现出自己的谦恭。因而,当他听出这老者有些不高兴之后,立马将高帽儿送了上去。

    “呵呵,你这小子,倒是识趣。”果然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一顶高帽儿送上,那老者立刻便高兴了起来。接着,或许是因为高兴,他将自己的身形显现了出来。

    王落辰以神识感知,这老者长得身材魁梧,器宇轩昂,整个容貌无论眉眼、胡须都给人一种威严神圣的感觉。

    尤其他那一身散发这圣洁光辉的白袍和手里长长的镂刻着星图的权杖,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神,而非一个人。

    这副形象,使人见了,便产生出一种想要立刻匍匐在地,抱着他的脚丫用力亲吻,甘心与之为奴为仆的感觉。

    王落辰心中虽然很清楚他这样的装扮和所表现出的气质,都不过是他刻意制造出来的,想要征服别人的所谓神性,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同其他人一样去膜拜他。

    “我真的要去膜拜这样一个神棍吗?不,我本身就是一个比他还有范儿的神棍,又怎么会上他的当,去膜拜他呢?所以,所谓神性什么的,都去死吧。我才不会屈服于这种刻意的神性呢。”

    王落辰散碎的神识颗粒在那老者出现的一刻,缓缓地凝聚成一个整体,并慢慢地向下瘫软,向他表现出自己的臣服。但便在此时,王落辰的体内突然响起了一道属于他自己的声音,提醒了他,所谓神性根本就不应该在凡尘中存在。

    即便存在,也不过是一种刻意的伪装,不值得他去崇拜和臣服。

    更进一步讲,即便是非凡尘领域,真的存在某种神性。他觉得,自己也不应该去崇拜。因为,他倔强地以为,自己也是具有神性的生命体,无需向其他神性献上自己的膝盖儿。

    因为有着这样的一丝清明和一份不知畏惧的自傲,在他的身体将要触及地面的刹那,王落辰本已弯曲的双膝猛然如被压缩到极限的弹簧一样,反弹了起来。这使得他的身躯重新恢复端正挺拔,昂首挺胸姿态。

    “哟,想不到你这小家伙不仅智力非凡,意志也十分坚强。老夫倒是看走眼了。”

    那老者将王落辰的体态变化看在眼里,由他外在的表现揣测到了他内心的转变过程,不禁轻捻着自己的胡须,微笑着轻轻赞许了一声。

    “呵呵,不是我的意志坚强,而是在没有确定您的身份之前,我不能随便表达对您的尊敬啊?万一您不是我的劳九归祖师而是他的敌人,那我岂不是拜错人了吗?”抵抗住那老者的神性对自己造成的威压,王落辰自豪地挺了挺胸膛,向他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就是劳九归,你会膜拜我吗?恐怕也不会吧?我已看出来了,你这小子,天生了一副硬骨头。是不会对别人真正地臣服的。至少,精神上不会。”那老者拆穿了王落辰的谎言。

    “问题是,您是他吗?”王落辰依然揪住这个他最关心的问题不放。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我,是,也不是劳九归。说是,是因为我和他本就是一体。说不是,因为我已经拥有了自己与他不太相同的灵性。这么说吧,三位一体你听说过吗?就是神识、神念和身体三位一体。我便是他的神念,而他的神识和身体早已经离开了。”

    那老者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但他的这个身份却并没有让王落辰心中感觉到丝毫的轻松。

    “三位一体?人不是只有神识和身体吗?神念和神识不是一回事儿吗?您说的我有些不懂了。”王落辰再次提问。

    “谁告诉你神念和神识是一回事儿的?神识是神识,是一个人的感知世界的能力,属于智力的部分。而神念是神念,是一个对世界的情感和感觉,属于感情的部分。当然,也是性格的部分。或者说人性的部分。我便是劳九归的感情部分。当初,因为他对这个世界投入了太多的情感,以至于他离去时,都无法说服自己心无挂碍地离开,故而他便将我留了下来,替他守护这座宇阵,守护他的族人,和他的世界。当然,也可以说,是我的宇阵,我的族人和我的世界。你明白了吗?”

    那老者似乎因为刚才的赞许,对王落辰产生了好感,将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跟他进行了更加深入的解释。

    “原来还有这种修炼之道,那么说,您就是劳九归祖师了?那就好办了。祖师爷,如今宇阵出了问题,您的族人中很多人年纪轻轻的就死了。而且,长此下去,恐怕星耀塔也会崩溃,从而造成这个世界的毁灭。请问?您有什么好办法来修复宇阵吗?您能帮着我们修复避免这场灾难吗?”

    了解了他的身份,王落辰也不啰嗦,直接向他讲明了自己前来的目的。并提出要他帮忙的要求。

    “我就生活在这其中,宇阵的问题,我当然已经感应到了。只是,我虽有办法,但我却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不然地话早就解决了,也不会等待你的到来了。”劳九归微笑着盯着王落辰,大有深意地说道。

    这老家伙,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儿看着我?难道对我不怀好意?

    看到他的眼神儿,王落辰心中不禁暗暗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