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不到王落辰,王落辰同样也看不到她。(书屋 shu05.com)他现在已经被挪移到了宇阵的内部。由于被星阵包裹着,穿透宇阵的神识壁垒时,他并没有受到伤害。

    只是,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星阵在这一过程中间是被破坏掉了的。

    因而,进入宇阵后的他,除了还有他自己打出的几道法阵还在保护着他以外,基本上就相当于裸露在宇阵阵枢的宇力之中了。

    “嘶嘶!”

    宇力不断地在他身边围着他旋转,将他周遭的法阵给一点一点地侵蚀掉。

    他想打出更多的法阵来保护自己,却发现,在这里,他的法阵根本就打不出来。

    法阵慢慢地一道一道地消散而去,他有些慌了,便赶紧在这里奔跑起来。

    可是这里到处都是五彩斑斓地星芒,他根本就分不清道路,只能是漫无目的地乱跑。

    良久,他只听到“啵”的一声响,就意识到坏事儿了。自己的法阵完全被摧毁了。

    紧接着,他就觉得一股重压向自己袭来。他就再也跑不动了。

    不禁跑不动了,他感觉自己的神识一点儿活动都无法进行了。他就只能保持刚才停下来的状态,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凭那重压将自己的神识给一丝一丝地压扁。

    “嘭”

    终于,他的神识经受不住那重压,化成了无数的碎片。

    但,奇怪地是,他的神识虽然变成了无数的碎片,但他依旧保持着感知能力。

    “咦,好奇怪,我的神识不是散开了吗?怎么还能够感知周围的一切?”王落辰心里好生奇怪,不禁暗暗地想。

    然而,他正这样想着,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每一片神识碎片,都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自己,在同一时间内对周围的世界进行着感知。而且,这么多感知产生后,还居然没有产生一丝混乱。

    “清明!这不正是清明吗?哈哈,我的神识修为居然突破到清明这一层级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王落辰将自己的神识所出现的变化,跟《五极神魂篇》里面对神识修为达到清明境界的记述比对了一下,惊奇地发现这种情形正符合其所说的“化身千亿,其念如一;天地虽大,万物繁芜,我心如镜,自然清明”的意境。

    其中,“化身千亿,其念如一”,正是说到了清明之后,神识就算会破散,也不会湮灭了。跟自己当前的情形非常一致。证明他的神识修为的确达到了清明之境。

    而突破到了这一境界,神识就不会仅仅囿于微观世界了。到了此时,它已经可以自由自在地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查看天地万物了。

    因而,王落辰的神识才非但在破碎之后没有湮灭,反而还能够更方便更清晰地认识他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了。

    于是,王落辰便将这已碎成基本粒子,碎到无可再碎的神识催动起来,对这个世界进行了深入细致地查探。

    神识颗粒纷纷飞散了出去,四处游荡。

    随着他们的不断探察,王落辰将这个世界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光明与黑暗不断交织的世界。那些宛若星辰的球体,其实正是一个个光凝聚起来的光线聚合体,而在它们周围,则是另一种连一点光亮也不发出,且不折射不反射光亮的黑暗物质。

    这些黑暗物质不断地吞噬着光明,并向这世界的中心汇聚。那里,是更加黑暗的所在。

    它一点儿光明都没有,看上去,极为像宇宙中的黑洞。

    王落辰的神识就随着那些流淌着的黑暗物质,慢慢地聚集到这里。

    “看来,这里就是这个世界的核心所在。怎么办?若想搞清楚宇阵,恐怕要进去里面看一看呢。”王落辰的神识在这周围漂浮着,观察着它,并暗自打算。

    想了好久,他自言自语道:“来都来了,还怕什么?不如就进去看看吧。”

    这样说着,王落辰的神识就如点点萤火般一点一点地钻进了这黑暗中去。

    黑暗之中,全无半点光明,但却不妨碍王落辰对周围世界的感知。毕竟,神识是不需要眼睛就可以体察周围事物的。

    “核心只是无穷无尽地黑暗,不释放一丁点儿能量。这宇阵就有点儿奇怪了啊。这样的话,它是怎么运转地呢?”

    王落辰的神识在这世界里四处游荡,但却一无所获,不禁有些失望,也有些焦急,便又自言自语起来。

    就在他所谓的自言自语,其实是他神识的新意念产生了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终于有人来了?不知现在过去了多少年,你又是我星族的第多少代子孙呢?”

    一个意念传进王落辰的神识里,王落辰接受到了他的意念,将这意念转化为声音之后,马上辨认出他跟自己在法阵中所遇到的那老者是同一人,他便忙问:“请问,您是劳九归祖师吗?我也不知道现在离您离开圣境重回母星,具体有多少年了。因为我并不是你们星族之人,而是一个人类。”

    “人类?哈哈,又是人类。你们人类总是能够给我以惊喜。就好像当年元化极突破了能功,到达神功这一层级一样,叫人意想不到。唉,真是让我感到悲哀啊。我们星族子弟拥有那么优良的基因,但却无人达到那样高的战力。反倒是你们,基因恶劣的人类,却可以打破常规,创造奇迹。”王落辰的话,好像触动了这老者心中的某根弦,他不禁感慨了起来。

    “所以,你就想办法禁锢了他,是吗?”

    王落辰听他的话语里好像对元化极突破不太喜欢,不禁对他的恶意进行了放大,将他与元化极被困一事联系了起来。

    “哈哈,如果你非要这么说,我也不会否认。毕竟我让他沉迷于法阵,就是想着他有一天会在法阵中深陷,玩物丧志,再也无法从里面走出来,对我星族造成威胁了。不过,你要说我禁锢了他,那却是没有的。”

    “他像我的徒弟,又像我的儿子,还好像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并没有那样的狠心,舍得向他出手。况且,我已经打算好要离开圣境,为我的族人找一条更好的发展道路了。还需要他在我走了之后,好好庇护我的族人,怎么会将他给禁锢起来呢?”那老人向王落辰解释道。

    “这么说,你还是离开了圣境了?那你现在留在宇阵中的是你的意念呢?还是你的另外一个神识?”

    原来,王落辰刚才所提的问题,不过是在试探他是否就是劳九归本人。

    在他想来,若是面前这人,就是劳九归本人,那他应该对圣境中所有的事情都了若指掌。若他不是劳九归本人,他也就顶多保有一些劳九归离开之前的记忆和意念。

    他只需根据他对自己疑问的回答,便能判断出他的身份。

    只是,他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试探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