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就是宇阵的节点和枢纽或许很容易就能找到,但是我们都知道,宇力是一种更高级的能量,因而相对于我们这些低战力的人来说,就是很危险的能量。在找到节点和枢纽以后,我们怎样才能够进入其中,而不被宇力所伤到呢?”

    飞羽觉得王落辰的办法是个好办法,也同意了按照他说的去办,但同时她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这个嘛,我想过了,要对抗宇力的话,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在我们神识的周围多打几道法阵来进行抵抗。另外就是,万一法阵扛不住,我们只能是以神识硬扛了。”王落辰想了想,很无奈地说出了一个笨办法。

    “这样很危险的。如果我们的神识扛不住,很有可能被宇阵给弄得破碎掉,那样的话,我们的神识就要受损。以后即便神识能够再度凝聚,脑子也会变笨的。”飞羽很是担心地说。

    见她担心,王落辰非常认真地说:“正因为这样危险,所以,我仔细想了想觉得,飞羽,进入节点和枢纽的事儿还是让我一个人去完成好了。你只需帮我突破节点和枢纽的神识壁垒,并在我周围多打一些星阵保护我就好。”

    “你又来了?我不是说过了?无论怎样凶险,我都要和你在一起的吗?”飞羽听他又要让自己躲开,有他一个人去当担风险,顿时又不高兴了。

    王落辰见她不高兴,马上很郑重地对她说:“听着飞羽,这次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听我的。别问为什么?也别多说什么?只要听我的就是了。我向你保证,即便遇到危险,我也一定可以扛过去的。”

    因为拥有天一生水,王落辰觉得,即便自己的神识被毁,他也不会变成白痴的。所以,他才敢独自进到宇阵的核心里去闯一闯。只是,这一点,他不能告诉飞羽,只能以这种恳求的方式要她答应自己一个人去冒险。

    飞羽不了解这些,听他这样说自然是难以同意的,就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王落辰以自己的深吻阻止了她。

    虽然只是神识的痴缠,但产生的感觉却那样的真实,飞羽被他给吻了,头脑一阵眩晕,想说的话半天也说不出口了。

    “飞羽,相信我。为了如此美好的吻,为了能再跟你像昨晚那样疯狂地‘练功’,我也一定不会有事的。”王落辰以温柔地语气对她说。

    这温柔彻底征服了飞羽,她的心彻底软化了下来,她用力点了一下头说:“嗯,我听你的。一切小心,别忘了还有好多美女等着你呢。”

    “切,说的我好像会死一样。大不了变白痴,只要身体不坏,功能还是在的嘛。哈哈。”王落辰怕她难过,玩笑了一下,羞得飞羽一阵脸红,不禁白了他一眼。

    她白了这一眼后,还嫌不足,就欲伸手捶他的胸口。便在此时,风暴诡异地停了下来,她不由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去查看怎么回事儿,却听见王落辰说:“哇,飞羽,快看,好壮观啊!”

    “啊,什么?”飞羽听到他的声音,从他怀里抬起头去看,便发现了眼前那一幅堪称壮美的景色。

    无数颗流光溢彩星球和星云,在环绕着一个没有任何光亮溢出的巨大黑洞快速地旋转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星系团。而在它们的远处,还有许多这样的星系团。

    它们彼此之间,不时蹿出来一股由星球组成的喷泉般的激流,将能量从一个星系抛洒到另一个星系。场面极为震撼。

    “这跟矩阵的确有些不同,单就结构上来讲,就复杂多了。飞羽?星阵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王落辰看到这些星系团,向飞羽问道。

    “星阵你见过的,我跟齐赞打斗时祭出的那团星芒闪耀的法阵就是星阵。你应该看得出,单就规模上来讲,星阵跟这个就没法比。”

    飞羽从对眼前景色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向王落辰说了一下她将星阵和宇阵对比之后的认识。

    “哦,这样啊?看来,所谓三种法阵的递进关系,也表现在它们之间结构复杂性的不同上啊。好吧,既然知道了这一点,那么飞羽,我想宇阵的最关键之处,也应当和矩阵的差不多。就是那些体积大,包含着更多星球的星系团,大概就是它的核心了。我们不如就去那里看看吧。”王落辰将手指向离他们较远的一个看起来更大更炫目的星系团,对飞羽说道。

    “对,有道理。咱们就去那儿。”

    说着,飞羽便打出一道星阵,将自己和王落辰包裹在了里面,然后遥指了一下那团星系说:“挪移!”

    她的话一说出口,星阵中的各个闪耀星芒的星球就一阵飞舞,光芒闪烁间便将两人带到了那星系团的面前。

    “星阵还能挪移?真是厉害。”被星阵瞬间带到了星系团前,王落辰被飞羽露的这一手给惊呆了,不禁赞叹道。

    “这也就是神识没有重量,我才可以使用星阵轻松将咱们挪移过来。若是咱们的本体,我目前的功力还达不到的。”被他夸奖了,飞羽微微一笑,谦虚地说道。

    “那也比我强多了。所以,飞羽,现在我的安全就全靠你了。下面,向我周围打出法阵吧。”王落辰飘离飞羽,要她向自己打出星阵,好为他的神识形成一层防护罩。

    “我怎么有种要亲手把你推进火坑里的感觉呢?”飞羽很无奈地摇了摇头,向他接连打出了数道星阵,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不放心,还要再打,王落辰赶忙制止说:“好了,好了,你不要把我的壳给弄得太厚太坚硬了。那样的话,万一宇阵不对我产生排斥,外壳不被破坏,我反而会因为壳太厚钻不出来了呢。”

    “那岂不是更好?那样的话,我就不怕你会受到伤害了。”他跟飞羽玩笑,飞羽也跟他玩笑说。

    “可那样的话,咱们这次不就白折腾了?好了,飞羽,别玩笑了,快以星阵的挪移之法将我送进去。”

    王落辰在自己的周围又打出了几道法阵之后,向飞羽喊道。

    “好,星阵挪移!”

    飞羽听到他的呼喊,催动星阵,将他向着他们前面那无比巨大的星系团抛了过去。

    “啵!”

    星阵跟宇阵的壁垒碰撞在一起,发出能量湮灭的声音,并迸射出绚烂的光芒。

    这光芒照耀着飞羽的眼睛,让她什么都看不到了,等她再次能够看清眼前的景物时,王落辰和她打出的那片星阵,都不见了。

    “辰,你要小心啊。”她满心焦虑地向那团星系团喊道。

    但,她的喊声,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她更焦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