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这个理由,飞羽自然是不可能接受的,于是便反驳他。但她的反驳,王落辰也是不会接受的。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两个人便就这个问题进行了充分的争论。最后,争论来争论去,两人谁也说不过谁,只好决定一起以神识进入宇阵。

    这样做有倒是有一个好处,就是到了宇阵里面,可以相互照顾,万一遇到危险,两人的神识可以合力对付。也不失为一种良策。

    “族长大人,我们这就要进去了,请你为我们护法,不要让任何人打搅我们。另外,我们的神识离体后,若是顺利的话,会很快回来。但若是不顺利的话,很可能会很长时间才回来。而在这期间,身体会出现假死现象。你们一定不要大惊小怪,随意对我们的身体进行救治,免得出问题。”

    两人商量好了以后,飞羽就向劳心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随后,她便和王落辰盘膝而坐,开始入定起来。

    很快,两人就将神识从体内分离了出来。

    “飞羽,你跟在我身后,若是有事儿,你就先跑,不必管我。”王落辰以神识跟飞羽交流道。

    “你说这话不是打我的脸吗?你有危险,我先跑,我还是个人吗?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否则我跟你急,听见了吗?”飞羽十分不悦地说。

    “好好,不说了。反正你只要记得到时候见机行事,多加小心就好了。”王落辰笑笑说。

    “知道啦。啰嗦。你还不是一样?”飞羽冲他扬了扬眉,故作轻松地说道。

    就这样,两人互相提醒着,由星耀闪烁的地方,一起闯进了宇阵里。

    “呼呼!”

    他们刚进入宇阵,就被一股由星芒所组成的凶猛的风暴给吹得飞了起来。

    “啊,辰!快抓住我。”

    风暴将两人吹得如枝头飘落的树叶一样摇摇晃晃地在空中飘荡,飞羽眼看王落辰要被吹向另一边去,连忙伸出一只手来,要他抓住自己。

    “飞羽,这风暴的好猛烈啊,不知道咱们会被吹向哪里啊?”

    王落辰镌刻出一道法阵抵御住风暴,然后慢慢地靠近了飞羽将她的手给抓住,问道。

    “谁知道呢,我又没有参悟过宇阵,不知道它的基本架构啊。要不这样,咱们就随着风暴飘荡好了,看看这风暴会将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然后,再采取对策吧。”飞羽在两人的手搭在一起后,将王落辰和拉向自己,并抱紧了他后,在他耳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只能如此了,毕竟逆风飞行的话,咱们的神识根本就做不到的,倒不如顺着风去它的尽头看一看呢。至少,这样更省力些。”

    仔细看了看自己所置身的这个不知具体有多大的风暴,看不出有从其中穿出去或者逆风飞出的可能,王落辰同意了飞羽的想法。

    于是,两人就紧紧地搂抱在一起,随着风暴飘荡了起来。

    风暴一直前进,席卷着这片看起来星光灿烂的虚空,不断地将更多的光芒裹挟进自己的身躯里,它的身躯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大。以至于到了最后,它自己因为身体过于庞大,而变得行动不便了起来。

    “风暴好像一只贪吃蛇,它吸收的星光太多了,反而没有力气再带着它们快速前进了。你看,它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停下来的。”王落辰感觉着这风暴的速度,发现它慢了下来之后,他对飞羽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幸亏它会停下来,不然的话,我恐怕就要被它给吹散架儿了。”飞羽在王落辰的怀里,庆幸地说。

    “不会吧飞羽,你连星阵都可以使用了,按说神识应该比我更强大才对。怎么会比我先感到撑不住呢?”王落辰听她这样说,疼惜地将她抱得更紧一点问。

    “人家不是跟你说了嘛,我能够使用星阵和能功的拟态攻击,是由于使用了星空战士们的特别方法才做到的。我的战力和神识本身并没有那么强大。所以,人家当初才会打不过齐赞,而如今也才会扛不住这风暴啊。若是真正的星空战士,那理所当然地是比你师伯卓不群更厉害的角色,自然是不会像我这般脆弱的。”飞羽跟她解释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说自己是实习的星空战士呢。哈哈。”王落辰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亲昵地说了句,然后问道,“虽说这样,可你毕竟已经能够使用星阵了,那么你能够告诉我星阵和矩阵的区别在哪里吗?”

    “区别嘛,我可以告诉你的。可是功法我不能说的,因为第一我学习功法的时候发过誓,不可对别人说起,哪怕对方是自己至亲至近的人也不行,否则会死于星力之下;第二呢,你的体质跟我们星族人不同,告诉你也没用的。”

    飞羽听他这样问,还以为他想要学习星空战士的功法,一脸为难地向他说明了自己是不能够对他说的。

    “小羽羽,你想多了,我这样问可不是要学你们的功法。而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两种法阵结构上的区别,并进而推断一下宇阵相对于其它两种法阵有什么不同,从而找出修复宇阵的方法。明白了吧?”王落辰见她想岔了,就跟她解释了一下。

    飞羽一听,才明白过来王落辰的用意,便赶忙说:“对不起啊,是我心眼儿太多,误会你了。”

    “傻瓜,我们之间用得着说对不起吗?”王落辰用胳膊使劲儿勒了一下她,责备说。

    “对,对,不用说。”飞羽想到自己跟他已经不是普通朋友了,赶紧改掉了原来的思维习惯和说话方式,亲昵地在他怀里拱了拱,享受了一下他带给自己的温馨感觉,继续说道,“你想知道它们之间的差异,其实这种差异我也说不准的。我只能说,如果说矩阵是以神识镌刻在微观世界,这种二维平面世界中的能量通道的话,那么星阵就是将这种能量通道移植到了宏观的立体世界中的神识架构。它所表达的是镌刻者着对三维世界的参悟。所建立的通道更为宏大,所利用的能量更为巨大,因而所具有的威力,也更为强大。”

    “哦,原来是这样。所谓矩阵和星阵,不过是作用对象不同,复杂程度不同罢了。照此说来,所谓的宇阵,便是镌刻者在参悟了宇宙的奥秘之后,以自己的神识引导宇宙最本质力量的能量通道的系统了。但凡是系统,必有关键的节点和枢纽。这样的话,就好办了。等下风暴停下来,我们就开始寻找宇阵的节点和枢纽,由那里进去宇阵的核心,慢慢查找宇阵出现问题的地方,然后再想办法去修补它不就行了?”

    王落辰受到飞羽的启发,想到了找出宇阵问题的方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