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赞赏使得王落辰有些不好意思,忙说:“呵呵,大家不要老说我了,还是谈谈正事儿吧。究竟法阵出了什么问题?该怎么解决,你们有具体的方案吗?”

    大家听了纷纷摇头,劳力代表他们说:“王师侄,实不相瞒,别看宇阵是我们星族的先祖留下的,可我们这些做后辈的却并没有将他的这一能力给继承下来。我们对宇阵根本就是一点儿都吃不透啊。只是看出星耀塔最顶层那里与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才觉得宇阵出了问题的。”

    “星耀塔的最顶层是什么意思?难道这片空间还真是个塔型的?分很多层?”飞羽的关注点老和王落辰不一样,王落辰关心的是宇阵出了什么毛病,而她关心的则是星耀塔到底是不是一个塔。

    她这样一问,劳心自然要回答,王落辰向他摆了摆手说:“师叔,不用多解释,她这问题,只需要你带着我们从这塔里由下到上走一趟不就解答了?”

    “哈哈,道理是这样的,话却还是要说的。毕竟,飞羽大人问了,替她解答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嘛。”劳心笑着说道。

    “即便要说,也是边走边说的好。怎么样,飞羽,你没意见吧?”王落辰朝大家以及飞羽招了招手,边示意劳心带着他们开始游塔,边说出自己的建议。

    已然将自己交给了他的飞羽,对他的建议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她配合着他的行动移动起脚步,并向劳心说:“他说的挺有道理,不如就照他说的,边走边说吧。”

    早已看出两人关系非同一般的劳心,见她对王落辰言听计从的,并没有感到讶异。他朝两人点了点头,并吩咐了随同前来的老者们留下来帮助老兵处理劳战的后事后,抢先一步走在了两人的前头,向着这空间的深处走去。

    走动的同时,他向他们解释起了这星耀塔的分层问题:“星耀塔最初的时候,是不分层的,建立了宇阵之后,它便有了层次。所以说,它的层次,其实是宇阵对它进行了切割所造成的结果。这种切割非常的精妙,除了咱们所身处的这些显现出来的部分,据说还有很多隐藏在虚空中的部分。不过,那些部分不是咱们这些修炼气功的人所能到达的。能进入其中的,必定是修炼神功的大能之辈。”

    “劳师叔,您一再提到‘神功’这个词,恕弟子愚钝,不理解您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心中不免有些困惑,想请您给解释一下。”

    经过一阵儿行进,他们三人在不知不觉间就走入了星耀塔的另一层,而在此时,劳心也将分层的问题给讲了一个大概出来了。

    但在他的讲话最后又一次提到了“神功”这个词,让王落辰产生了兴趣,他忍不住向他请教了关于这个词所蕴含的意义。

    “这个问题星空战士都有过培训的,我来回答你。”没等劳心回答,飞羽抢先说道,“所谓神功,实际上就是气功的高级阶段。当然也可以说是高级气功。另外,在它和气功之间,还有一个阶段,就是能功。”

    “这三种功法,是依据人们对不同等级宇宙能量的不同使用方法,划分出来的。简单来讲,气功是指通过将星球上的所谓元力内化到体内,再利用其进行战斗的功法。而能功是通过将星际间的星力直接拟态出万物,攻击敌人的那些功法的总称。而神功,是指可以直接调用宇宙最深处,最本质的力量宇力,来破碎虚空,形成自己所主导的小宇宙小世界来获取对敌人的绝对优势和绝对控制,从而杀死敌人的神奇功法。”

    “一般来讲,这三种功法因等级不同,存在着递进关系。也就是说,不练好气功的话是不能练习能功的,练不好能功也是不可以修炼神功的。但事无绝对,凡是都有特例,像我们战士,就有可以越级修炼功法的方法。所以,我才能够在气功还没有大成的情况下,修炼能功,实现能量拟态攻击。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飞羽的解释,王落辰听得有些不太明白,欲行再问,劳心却在此时插嘴说:“我们已经到了星耀塔的最顶层了,你们看,这里的星耀十分不稳,说明宇宙的某些节点处于不稳地状态。”

    听他这样说,王落辰便收起了求知之心,将目光投向了眼前那如舞厅中的镭射灯一样闪烁不定的星耀。

    看了一会儿,王落辰说:“只是凭肉眼观察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不如还是以神识深入其中,一探究竟吧。”

    “那样不妥吧,以你现在的功力和神识修为,若是法阵和星阵的话,你以神识窥探自然没什么问题。但宇阵极为玄奥,其内部所蕴含的能量对普通人来讲,又极其的狂暴,恐怕会伤害到你的神识的。”飞羽听他这样说,赶紧阻止说。

    “话是这样说,可是飞羽,除了这个办法,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王落辰了解到了法阵的等级和气功的层次之后,当然明白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去尝试窥探宇阵这种高级法阵,必然是极为凶险的一件事儿。

    但没办法啊,不这样做的话就无法查探出宇阵内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从而也就无法解决那些问题啊。

    而问题得不到解决,宇阵就有可能会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一旦它的不稳地造成自身的崩溃,进而引发星耀塔的毁灭,那整个圣境就危险。

    圣境危险了,地球和血域影界就都危险了。到时,只怕整个星空都会走向毁灭。那样的话,死的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了。

    鉴于宇阵稳定与否的意义如此重大,因此,王落辰决心当一回英雄,舍己身而救大家。

    “你说的没错,除了以神识深入宇阵,的确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可即便是这样,我也不能让你去冒险的。因为,我比你的神识更强大,修为也比你高,要去的话也是我去啊。”

    到了此时,大家都没有退路,只能是冒险一试。但身为星空战士,王落辰的爱人,飞羽觉得,这种危险她不能让王落辰去承担。

    “别争了,正因为我比你弱,所以才要给你当马前卒啊。飞羽,你听着。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试一试,探探路,如果不行,你再来。有了我的经验教训,你成功的机会也会高些。”王落辰见她不同意,又找了一个理由来说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