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你不要发火儿嘛。劳师叔身为一族之长,哪能故意残害自己的同胞呢?估计是他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才这样做的吧。咱们不要激动,还是先冷静下来,平心静气地听一听劳师叔说说,他们为什么要以这种方法制造星石吧。”王落辰两手按住飞羽的肩膀,劝她不要那么激动。

    “可是,那些都是一条条生命啊。我实在……”

    飞羽被这事儿给气得不轻,虽经王落辰劝说了,但还是无法平息怒火。

    但就在她气呼呼地继续慷慨陈词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悲戚的哭喊声,却将她的话给打断了。

    “兄弟,我的好兄弟,你不能死,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哪?呜呜……”

    一听这哭声,劳心他们顾不得跟飞羽多解释,赶紧循着声儿就跑了过去。

    他们一动,王落辰和飞羽也跟着走了过去。

    星耀塔内虽然有星光不断闪耀,但因为它是由绝对黑暗的虚空中开辟出来的特殊空间,其中的光线并不好。所以,离得远的话,王落辰他们并不能看到其他人所处的位置,只能循着声音,以神识感知着周围,慢慢接近发出哭喊声的那人。

    终于,经过一阵儿在黑暗中的摸索,他们终于来到了那正抱着一个死尸哭喊的年轻人身前。

    “劳兵?怎么是你?”飞羽的神识较为强大,刚一接近他,就认出了他。马上,她便因为这意外的相遇,发出了自己的惊呼。

    “劳兵?那他抱着的,不会是劳战吧?这,这太叫人难以接受了。昨天的来的路上,劳战还跟我们一起说笑来着。”

    听飞羽喊出劳兵的名字,想到他刚才哭喊的内容,王落辰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涌现出来一个不好的预感。

    “王师侄啊,他怀里抱着的正是劳战。由于缺人手儿,他们昨天回来后,立刻就进入这里制造星石。没想到,或许是因为疲劳,劳战他竟然年纪轻轻地就……”劳心痛苦自责地声音在这片空间里响了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们这些人,搞出这么荒唐的星耀塔,以族人的性命来制造所谓的星石,才害得这么年轻的生命逝去的。你,你简直是罪大恶极啊。不行,我一定要将这星耀塔毁掉,不让这种残害生命的事情再继续下去了。不然,我就枉为星空战士。”

    飞羽见到一个昨天还跟自己说笑的年轻族人死去了,心里难受,不禁正义感大爆发,当即就要行使星空战士的权力,为宇宙铲除祸害。

    然而,就在此时,一直哭泣地劳兵却放下怀里紧抱的劳战,一下拦在她面前说:“不可以,你不可以这么做。如果你那么做了,我们所有的族人,还有圣境里的亿万生灵就都会死去。那样的话,我兄弟就白死了。所以,飞羽大人,如果你坚持那么做,我会阻止你的。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

    “你说什么?如果毁掉星耀塔,所有的人都会死?劳心,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劳兵他说的是真的吗?”

    飞羽见自己的行动居然遭到了痛失兄弟的劳兵的反对,并且他反对的理由比自己毁掉星耀塔的理由还要充满正义感,她不禁迷茫了。

    “飞羽大人,是真的。劳兵说的没错,当初劳九归祖师开辟出星耀塔,其目的正是要让这个世界保持稳定,以拯救圣境中的亿万生灵。当然主要也是为了给我们这支在宇宙间流浪的星族人自己,保留一处适合居住的世界。”

    “据先辈们讲,当初我们初来圣境,由于母舰穿梭时空时所产生的时空风暴,将圣境这个世界的稳定性给破坏了。圣境这个小世界发生了崩裂现象,马上就要毁灭。”

    “然而,正当它要毁灭之时,劳九归祖师却发现,这个世界的环境非常适合星族人生存和修炼。并且他又看到这个世界的智慧生命以及其他珍稀物种,都可以作为星族复兴的有利条件来利用。就决心要挽救这个世界,以便让这个世界的生灵免于毁灭,并让族人定居于此,逐步统治他们,以为星族谋求未来。”

    “因此,他就施展了智能生命使用宇宙能量的最高级功法,神功。将存储在母舰中的宇力全部释放出来,开辟了一个吸收时空风暴能量的空间即星耀塔。并在其中建立了宇阵以容纳这片星空中多余的能量,让这个世界重新变得稳定。”

    “然而,等他开辟好了这个空间,并且也将世界稳定下来以后却发现,由于宇阵不断吸收能量,最终达到饱和,它竟然开始往星耀塔中不断地注入宇力了。”

    “宇力是比这个世界更高等的能量,若是星耀塔中积聚太多,终究是会溢出到外界去的。到时候,由于这个世界无法承受宇力,那么这世界终究还是会毁灭。不想让自己的心血白费,他狠了狠心,就开始了一场豪赌。”

    “他一边在圣境以及周边小世界中以各种身份传授修行之道,以便让这个世界的智能生命都学会修行,成为星族以后复兴时的助力。一边让族中的子弟以自身身体去吸收那些宇力,然后在体内将其凝聚并混杂上这个小世界中的能量,制造出一种晶体结构的复合能量体,用来发展这个世界的能量学和能量科技。将这里建成我们复兴的基地。”

    “但世事无常,很多时候,人算不如天算。当他做完了这一切,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地按照他预想的轨迹那样发展的时候,他的复兴计划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或者说阻力。”

    “首先他发现,这片星空,并不是所有的世界都适合修炼功法。你比如地球,就有些不太合适。另外,影界和血域修炼的结果也不理想,唯有圣境这里才最为适合。”

    “其次,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人族的修炼者中居然也能诞生功力超绝的大能。那些大能的战力非常惊人,有些甚至超越了他。从而使得他无法再假借某些神灵之类身份的去控制他们了,他利用那些人的计划或者将要落空了。”

    “最后一个问题,不用我说你们也能猜到了吧。那就是我们星族的人在制造星石的过程中,身体会逐渐被宇力给侵蚀,因此最终失去生命。”

    讲到这里,劳心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王落辰和飞羽的表情,以眼神询问他们,还要不要自己讲下去。王落辰和飞羽对视一眼,冲他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