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吃惊,王落辰还很不理解他这话的意思,就问道:“以性命制造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师叔您能说的再清楚一点吗?”

    他这么一问,劳心立刻跟自己身边的几位老者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对他和飞羽说道:“这事儿光是说也说不清的。(书=-屋*0小-}说-+网)不如这样吧,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制造星石的星耀塔去看看吧。”

    说着,他便率先站起身来,和那几名老者,带着他俩走出这所房间。

    一行人穿过他们来时的那大厅,进入一条长长的通道,在一座光阵前站定。

    随后,他向飞羽和王落辰说:“所谓的星耀塔实际上是一片我们由虚无中开辟出来的空间,咱们需要借助这光阵才能够进去。”

    “那既然这样,师叔,咱们还犹豫什么,赶快进去吧。”王落辰点了点头,说道。

    “光阵传送时会有些痛苦,你们要忍耐一下。”原来,他在这里停住,是想预先跟王落辰他们说一声,这传送光阵的附带伤害问题。

    “没事儿,我的身体很坚韧,不怕痛苦。飞羽呢,我想作为一名星空战士,常常在星际空间旅行,经历各种复杂环境的你,应该不会惧怕这种痛苦吧。”王落辰笑了笑表示痛苦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

    “那是当然,我们星空战士的身体也是经过能量改造过的,不然怎么去各种环境截然不同的星球执行任务?所以,族长大人你不必为我担心,只管进去就是。”飞羽表示,自己这星空战士也不是白当的,小小的痛苦,她可不在乎。

    听他们两个这样讲,劳心放心了,就带着他们进入了那片星芒闪耀的光阵。

    待他们踏入光阵,劳心将手中的权杖高高举起,然后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随着他口中类似咒语的声音发出,霎时间,他金色权杖的顶端,那一颗好像太阳一样的圆球大放异彩了起来。

    彩色的光辉笼罩了王落辰等人。

    片刻后,他们只觉得眼前光芒一闪,身体一阵颤动,便消失在了光阵中。

    在失去了时间观念之后,不知多久,他们在一处到处都闪耀着星光的空间里慢慢闪现了出来。

    随着透明的身体逐渐变得凝实,王落辰和飞羽渐渐恢复了感知能力。

    伴随着这一过程,他们的体内果然传来了一阵阵疼痛。

    不过,还好,这疼痛犹在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他们忍了忍便过去了。

    “飞羽大人,王师侄,这里就是我们所开辟出的空间了。那些不停闪耀的星光,就是我们通过宇阵,从宇宙中所汇聚来的能量。”他们刚刚忍过疼痛,恢复了神志,就听见劳心向他们介绍这里的情况。

    “宇阵?这里竟然有宇阵?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族长大人,你一定是在骗我吧。像你们所生存的这种低等宇宙空间,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宇阵的。”飞羽听劳心提到了宇阵,连呼不信。

    “什么是宇阵?飞羽你为什么不信这里会有宇阵?”王落辰听到他们说了一个自己不懂的名字,心里困惑,便向两人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比较懂行的飞羽马上给他答疑解惑:“所谓宇阵,是法阵的一种,而且是最高级的那一种。除此之外,还有我所使用的星阵和你所参悟的矩阵。这样说你可能也不能理解,那我就再跟你进一步解释一下。”

    “简单来说,为了便于区分法阵,人们依据法阵所作用的空间和所调用能量的不同,将法阵进行了分类。分别是在微观世界进行镌刻的能量矩阵,在宏观世界进行镌刻的能量星阵和在宇宙星际进行镌刻的能量宇阵。”

    “其中,能量矩阵使用的只是物质间存在的能量,能量星阵使用的是星际间的能量,而能量宇阵所使用的则是宇宙深处的能量。由这个分类你可以看出,这几种法阵是层层递进的。也就是说,它们是一种比一种厉害的。”

    “既然一种比一种厉害,那么由于它们的威力有大小,它们就有一个适用不同层级宇宙空间的问题。具体地说就是,在低等宇宙空间,不能使用高等级法阵。像你们所在的这个星球,以及与它伴生的平行空间里,所能使用的法阵,顶天了,也就只能是星阵。宇阵根本就不能被镌刻,即使镌刻了出来,也会马上涣散掉,或者因它太强大,而将你们这个空间给涣散掉。”

    “可是,现在族长大人却告诉我,他们能够不理会这一原则,在低等宇宙空间镌刻出了高等级法阵,你叫我怎么能够相信呢?”

    虽然听了飞羽的话,王落辰还是不太明白所谓的矩阵、星阵和宇阵到底怎么回事儿,但他至少听明白了,就是宇阵这东西是很高级的一种东西,是没有道理在这个世界出现的。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不该出现的东西,它偏偏出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他的眼睛不禁转向了劳心等人,希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个答案。

    “飞羽大人说的对,宇阵的确不该在我们这个世界出现。可是,我想提醒您的是,您忽略了一个问题。那便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小世界,并不是一个低等级的世界。而是我们的先祖,伟大的法阵大师劳九归,施展了神功,使用本族从母星带来的宇力,以能量创世的手段,所创造出的一个微型的高等级世界。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星耀塔。然后,他还在这个世界里镌刻了一道宇阵。”

    “通过这道宇阵,我们得以从宇宙间不断地汲取些许宇力。而这些汲取来的宇里,便在这里,由我们的族人将其强行引导进身体,以他们的身体为纽带,凝结出夹杂了本世界能量,可以为这个世界所接纳的星石。供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法阵和使用,以维持我们这个世界的正常运转。”

    劳心给了王落辰一个答案,但这个答案,就如同飞羽刚才跟他讲的所谓法阵的分类一样,同样让他不太理解。

    “劳九归祖师施展的是什么神功?所谓的创世的手段又是什么?星石怎么是星族人以身体凝结出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事情怎么变得越来越匪夷所思难以理解了?”

    王落辰的心里疑云重重,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认知的真的是太肤浅了,居然有这么多东西都不理解,不清楚,不知道。

    因而,他便想着再就这些问题问一下飞羽和劳心。

    但就在这时,一向显得很随和的飞羽,突然向劳心发出了一声愤怒地质问:“劳心族长,你们这是瞎胡闹。居然以自己族人的身体为纽带制作能量晶石。难道你不知道,如果他们的功力没有神功的级别,强行引导宇力进入身体,他们的身体会被宇宙最霸道最本质的力量给一点一点地给吞噬掉吗?你,你们这样做简直是残害生命,是犯罪。我要向星盟议会控诉你们残害同胞的罪行。”

    飞羽越说越生气,大有要有跟劳心动手的架势,王落辰心中大惊,赶忙过去劝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