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和飞羽两人嬉闹着将衣服穿上,整理了一下房间,然后出门去跟劳心他们见面。

    出去的通道并不复杂,两个人又都有很强的神识,所以按照昨晚的道路回到他们来时的大厅并没有费什么劲儿。

    那里,劳心他们都在等待他们。

    见他们来了,劳心便带领着昨日迎接他们的几名老者,满脸堆笑地迎了过来。

    “星羽大人,王师侄,昨晚休息的还好吧。”一见面,出于礼貌,劳力便关切地问道。

    他这一问,本无他意。怎奈听者有心。

    这话一进飞羽和王落辰耳朵里,因为心虚,飞羽的双颊立刻变得微红。她羞的有些心跳过快,怕人看出自己的不自然,就没有吱声儿。而向来脸皮比较后的王落辰,则是脸上露出掩饰性的笑容回答说:“谢师叔关心。我们两个都休息的很好,真的,我和飞羽休息的都都很好。是吧,飞羽。”

    “嗯,还行吧。”听他这样说,飞羽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

    “既然两位休息的还行我就放心了,我还怕你们两人初来咋到,会不适应呢。”劳心笑着点头,客套了一句。

    “谢师叔,我这人做人一向讲求随遇而安,.到哪儿都能适应,所以不存在睡不着的问题。呵呵。哎,对了师叔,你大清早地就让劳力师兄叫我们前来,不知所谓何事?是不是打算跟我们谈谈你们需要我们效力的事情啊。”

    王落辰不喜欢客套,回应了劳心一句客套话,便直截了当地问起了劳心找他们来的目的。

    “哈哈,师侄真是爽快之人,值得师叔将本族的要事托付于你。只不过,我们需要你们帮忙解决的事情,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的。咱们还是先去吃早餐,然后边吃边聊吧。”

    劳心爽朗一笑,抬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又要将他们两人给让进昨晚的宴会厅里去。

    “师叔说的对,‘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早晨起来还没吃饭,肚子空空,确实不利于谈事情,哈哈。那不如就听您的,咱们边吃边聊好了。”

    王落辰也不客气,和飞羽对视一眼,然后便和劳力等人相互谦让着行进地次序,走向了宴会厅。

    同昨晚一样,宴会厅里的那张招待客人的大桌子上,已经摆放好了当做早餐的食物。

    王落辰和飞羽跟劳心等人客气了一下,在餐桌旁坐了下来,开始享用起美食。

    食物依然如同昨晚那般美味,王落辰经过和飞羽的一夜“练功”,腹中饥饿,不免又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他的这副吃相,令劳心等人不禁暗自佩服他的好胃口。个个都觉得到底还是年轻人,消化能力真好,昨晚吃了那么多,早餐时照样狼吞虎咽的,就好像干了一夜的体力活儿一样那样饥饿。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王落辰之所以这么能吃,其原因正是由于昨晚干了一夜的体力活儿啊。

    对于他们的佩服,王落辰不会读心术,因为全神贯注地吃喝也没有去刻意对他们察言观色,自然不知道他们内心的感受和想法啦。只在吃饱喝足之后,用餐巾抹了抹嘴巴,向他们说道:“呵呵,师叔,我吃饱了,有什么话,您就请说吧。您放心,只要我王落辰能够帮忙的,定当用心竭力为您效力的。”

    “你这家伙,答应的倒是挺快,也不说先提提条件什么的,你把我要向他们借飞船的事儿给忘了啊?”他的话刚说出口,飞羽便向他传递了一道意念,埋怨说。

    “慌什么啊,小羽羽,先听听他们要咱们帮什么忙再说你的事儿也不迟嘛。”王落辰回了她一道意念。

    由于意念直接在他们两人识海中闪现,两人的神识交流在瞬间内便完成了,根本就不耽误他们的大脑去接收劳心所讲的话语。

    他们交流完时,只听劳心对他们说:“王师侄果然够爽快,既然你这样说了,关于我们所要请二位帮忙的事儿,我也就不藏着掖着的了。”

    “族长大人尽管请说,我跟王落辰的态度一样,只要力所能及,绝不推辞。”飞羽听了王落辰的劝说,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好啊,飞羽大人这样说我心里就更有底了。呵呵。”劳心在听了飞羽的话以后,笑得更加开心,便开始向他们讲述自己族里的困难,同时也是他们圣境星族的秘密。

    他说:“其实在没有见到你们两位之前,虽说是听思雅说你们两人法阵都很厉害,但由于没有亲眼见到你们使用法阵,我一直都还在犹豫要不要将我们族内最大的秘密告诉你们。可昨晚听了劳力的汇报之后,我已不再犹豫了。因为你们两人能以法阵将一名武圣级的老者给击毙,已经用实力给了我信心了。”

    “虽然说,击毙那名老者纯属侥幸。不过,师叔,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就法阵来讲,在五极门,我自信我自己和飞羽在肯帮您的人里面,应该是修为最高的人选吧。对吧师叔。因而,若是您要我们帮忙的事儿,真的需要法阵,那名您也就只能是靠我们了。所以,你大可不必犹豫了,有话就请直说吧。”

    王落辰听他坦诚对自己跟飞羽能力的怀疑,便也直接说明了如果他们帮不了他,现在真的没人可以帮他的话。

    劳心听了,点点头说:“师侄的心思果然不像看起来那么粗枝大叶,你分析的很对。五极门中纵然是有法阵修为高深者,但却不是我们星族可以托付之人。这个,咱们以后再讲。还是先说说涉及我们星族命运的大秘密,也是大困难,到底是什么吧。”

    “师侄,恐怕你也知道了。我们星族之所以千百年来一直到都得到五极门的庇护,除了当初我们的先祖劳九归他老人家曾经是元化极祖师的好兄弟以外,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星族一直为五极门的传送阵和护宗大阵以及其他需要能量的地方,提供星石。”

    听到这里,王落辰点了点头,表示如他所讲,自己已然知道了这个秘密。

    被王落辰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劳心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知道了这个,可你知不知道,我们的星石是怎么造出来的?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可以拿出那么多星石来满足五极门的需要呢?”

    “师叔,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思雅跟我虽然很要好,但却没有跟我泄露过一点儿信息。”王落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唉,师侄啊,今天我就为你揭开这个谜底,将实话跟你说了吧。星石这东西,实际上一直就是以我们族人的性命制造来的。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星族的人口,经过几千年的繁衍,才会只有这么一丁点儿啊。”

    劳心一脸痛苦地说出了他们圣境星族,保守了几千年的秘密,令王落辰和飞羽都大吃了一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