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和飞羽两人洗完了澡,从卫生间出来,双双躺在了房间的大床上。

    “辰,你说劳心他们把我们请来,到底要做什么呢?”飞羽依偎在王落辰的怀里,轻轻地问道。

    “我猜,或者跟他们族里人口繁衍问题有关。你说呢?毕竟,他们在圣境生活了数千年,才千把族人,实在是个大问题啊。”王落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说。

    “我也觉得跟这个问题有关。可是,我想不明白的是,劳力请你来的时候明明说是因为你参悟了法阵,所以才请你的。他所用的理由跟人口繁衍问题明显不沾边儿嘛。”飞羽在他怀里拱了拱,说道。

    “好啦,不要想人家的问题了。反正我估计,到了明天,他们就会把请咱们来的原因讲明的。到时候呢,你就趁机提出用他们的飞船离开的问题。想来,他们会很痛快地答应的。只是那样一来的话,飞羽,你岂不是很快就会离开我了吗?想想这个,我心里很不好受呢。”王落辰紧紧抱住飞羽,一脸不舍地说。

    “傻瓜,我离开你又不是不回来了。如果他们真能提供飞船,即便是老旧一点儿的,我这一去,也顶多就是两三个地球月便回来了。不会让你等很长时间的。你不会是连这点儿时间都等不起吧。”飞羽笑着,在他鼻子上点了一点说。

    “这点时间嘛,也很长的。长夜漫漫,寂寞难耐啊。”说着情话,王落辰的手不老实了起来。

    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飞羽娇哼了一声道:“哼,长夜漫漫?我在宇宙间飞行会寂寞才是真的。你有那么多美女陪着,随便抓一个过来就能陪着,你会寂寞吗?你这个坏蛋。”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啊。她们代替不了你的,所以,不如趁着你没有走,我们长夜漫漫,不寂寞吧。”说着,王落辰就又要欺负她。

    “不要了吧!人家被你害得够惨了。若是再让你给欺负一顿,恐怕明天下不了地了呢。再说,你像馋猫似的总没个够,就不怕累得明天没有精神吗?”飞羽一翻身,躲开了他说。

    “呵呵,我的身体就这有这样一个好处。就是无论是受伤,还是疲劳,都能很快修复。至于你,你不是说你练过什么功法的。难道不能帮着你恢复吗?”王落辰扑了上去,要她动弹不得,问道。

    “那功法是有那么一点效果啦,可是不怎么明显的。特别,特别是你那么厉害,人家哪里承受得住啊。所以,宝宝很可怜的,求放过啊。”飞羽向他求饶说。

    “好吧,放过你后半夜,前半夜却不能放过的。因为,我已经忍不住了。”王落辰笑着,将自己的漫漫长夜计划,改成了半夜计划,算是可怜了一下飞羽。

    “你好残忍。啊!”

    飞羽感觉自己内心是痛苦的,身体是愉悦的,捶打着王落辰,跟他进行起了计划。

    两人疯狂地痴缠,并将各种新鲜花样儿的都一一实验了一遍,才结束了这让人欲罢不能的计划。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被你给害死的。我发誓,明天我一定不允许你再碰我了。”飞羽像一摊烂泥一样瘫在床上,用低到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发誓。

    “明天或许你就不这样想了。哈哈。”

    王落辰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得意地笑着说。

    “嗯,也许吧。你这家伙太有魔力了。真的让人无法拒绝呢。”飞羽突然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娇羞地说。

    “哈哈,知道我的魔力就好了。话说回来,你的魔力也挺厉害的,特别是你的光羽一展开,带着我在房间里一阵儿乱飞,还真是叫人受不了呢。”王落辰在她耳朵上低声说。

    “别说了,好害羞,弄得人家以后飞行的时候,都会胡思乱想呢。”飞羽用手捂住他是嘴巴,不让他说下去了。

    “好吧,我不说了,我做,还不行吗?呵呵。”

    坏笑着,王落辰又一次对她使坏了。

    “不嘛,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只是半夜计划吗?怎么还来?这都后半夜了啊。”飞羽抗议说。

    “计划赶不上变化嘛。刚才你是带我飞,下面该轮到我带你飞一次了。”

    王落辰打出一道法阵,将两人升到半空中,和她飞了起来。

    不知多久,两人都乏了,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并响起劳力的叫喊声:“王师弟,飞羽大人,你们起来了吗?族长有请。”

    “族长?哦,是劳师兄啊。我们早就起来了,正在探讨法阵的问题,你先走吧,十分钟后我们就到。”

    王落辰虽然睡着了,可却一直以神识监察着周围的一切动静。所以劳力刚一敲门,他就醒了。为免劳力知道他和飞羽两人昨夜睡在了一起,并说给别人听,他赶紧以平静地语气,向他喊了一嗓子,以洗白他和飞羽的关系。

    “哦,这样啊,那我先走了。没想到,你们两个这么用功啊,大早晨一起床就研习法阵,怪不得师弟你能参悟法阵,并能将之运用的这么纯熟呢。”

    得到王落辰确切答复的劳力,赞叹了一声两人的勤奋,笑吟吟地离开了。

    “飞羽,飞羽,快起床,族长要见我们。”王落辰摇晃着飞羽说。

    “不行,不行,我累死了,浑身都疼。该死的坏蛋,这下真被你给害惨了。”飞羽任凭他摇晃着自己,有气无力地赖在床上,就是不起来。

    “累了,乏了,洗个澡就有精神了,要不我抱你去洗澡吧。”王落辰伸手将她抱起,向卫生间走去。

    “还洗澡,都是洗澡惹的祸。不过,不洗也不行呢。不洗是没法出门了。唉,还是洗洗吧。但是,咱们有言在先,这次可真的就只是洗澡了。你可千万千万别再那什么了。”飞羽被他抱在怀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一片狼藉,非常无奈地任由他将自己抱进卫生间。

    “放心,我答应了劳师兄,几分钟后就出去。这么短的时间,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够用啊。所以,你放心,这次我不会打你的歪主意的。哈哈。”

    王落辰说笑着,将飞羽抱进了卫生间,然后以神奇的速度,仅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就将两人全身上下,给洗了个干干净净。

    “哇,你洗澡的时候都在练功,怪不得你功法进步这么快呢。咯咯。”看着王落辰在自己和他的身上飞快地一通忙活,飞羽被他给逗乐了。

    “一个武者,若得功法玄妙,做世间一切事情都可练功。比如洗澡,比如咱们昨晚演练的七十二绝技。嘻嘻。”王落辰朝飞羽抖了抖眉毛,睁大两只眼睛,卖萌道。

    “呃,你这混蛋,还真是是敢说。照你这么说,感情昨晚你是拿我练功来着。好啊,你轻薄我,看我不打死你。”飞羽听他这样说,不乐意了,追着他打了起来。

    ————————————————

    加更一章,喜欢的话,请打赏。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