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族的两名女子带着王落辰和飞羽走出宴会厅,穿过他们来时的那间大厅,走上大厅周边众多楼梯中的一座,慢慢的爬了上去。(书=-屋*0小-}说-+网)

    他们走了大约六七十级台阶,到了一处平台,由这平台向里走去,穿过一道自动门,就来到了一条走廊。

    走廊的两边有好多房间,她们将两人安排到了走廊中间,对门的两间房间。

    “两位大人,里面生活用品都有,还有独立的卫生间,你们可以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再休息。我们走了,祝您晚安。”两名女子将他们领到房间,说明了一下房间的设施,就离开了。

    “好,谢谢!”王落辰向她们表示了感谢,然后向飞羽挤了挤眼睛说:“飞羽,有热水可以洗澡啊。你要不要洗澡?洗澡的话,要不要人搓背或者按摩呢?”

    “切,想什么好事儿呢?我才不需要呢。”飞羽对他这种色色的想法嗤之以鼻,然后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但没有关上门。

    见此情形,王落辰有些做贼心虚地看了看左右,便跟在她的后面走了进去。

    “你干嘛进我房间啊?谁要你进来的?赶快给我出去,你这坏家伙,我警告你啊,不要动歪脑筋啊。”飞羽扭头见他跟了进来,就过来推他,要他从自己房间里出去。

    “一个人住一间房太浪费了。你看,这里的床这么大,完全可以睡开咱们两个人嘛。要不,今晚我们睡在一起好了。不过,你别误会啊,只是睡在一起,做个伴儿而已,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啊。”王落辰硬扛住她的推搡,指了指房间里的大床,说道。

    “没别的意思?我才不信呢。人家才不要上你的当呢。所以,你还是走吧。”飞羽推着他,一脸不信任地样子说。

    “好好,不让我睡这儿就算了,那我就在这儿坐会儿吧。唉,刚吃过饭,喝了酒,有些不困了,想跟你说会儿话呢。”王落辰退而求其次,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就只坐会儿?那好吧,你就坐那儿吧。我先去洗澡了。”飞羽听他这样说,不好再撵他了,就放他进了房间。

    然后,她由着他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下来,她自己则跑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哗啦啦”

    她放好了水,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迈进了浴缸。

    “呼啦”

    她刚泡进水里,就听见卫生间的门开了。接着,她就听见王落辰的声音响起:“飞羽,人家尿急,见你卫生间门没有关,就进来了。你洗你的,我解个手就出去。”

    说着,他也不等飞羽反对,就跑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浴缸和马桶之前是有隔断的,他进来,倒是看不到自己,飞羽就没有反对,她对他说:“你事儿真多啊,早也不尿急晚也不尿急,偏偏在人家洗澡的时候尿急,还好人家没有锁门,不然你岂不是要憋坏了啊?呵呵。”

    “呵呵,是啊,是啊。幸亏你没有锁门,不然真的挺折磨人的。”

    王落辰嘴里应承着,开始“呼呼”地解决问题。

    他解决问题所发出的水声持续了好大一会儿。飞羽心里想,还别说,这家伙还真是尿急了呢。

    “啊,好舒服啊。哈哈。”

    王落辰解决了问题,发出了一声感叹。然后就放水将排泄物冲掉。

    紧接着,伴随着马桶里的流水声,王落辰向飞羽问道:“飞羽,水热不热?泡澡舒服吗?”

    “水嘛,还行。泡得很舒服。哎,你问这干什么?是不是也想泡澡啊?那你就赶快回房间去泡吧。只是,出去的时候,记得给我关上门,听见没?”

    飞羽将身体完全沉浸在水里,享受着热水的温度和浮力,以慵懒地鼻音向王落辰说道。

    “呼啦”

    她刚说完,隔断的门就被王落辰给拉开了。

    “飞羽,回去泡还得放水,多麻烦?你这儿就有现成儿的,你就大方点儿,让人家跟你一块儿泡泡得了。”

    王落辰脱得干干净净地走了进来,一脸坏笑地对飞羽说道。

    “啊,你这家伙,好不要脸,怎么光着身子就进来了?”飞羽见了他的身体,赶忙把头扭向一边说。

    “呵呵,多新鲜哪,洗澡不光着身子,难道还穿着衣服洗啊?”

    王落辰快步走到浴缸边,一下钻进浴缸里,将飞羽挤到了浴缸的一边说。

    “你这混蛋,浴缸太小了,根本就容不下我们两个的。看看,你把水都给挤掉了,把我也给挤扁了,还怎么洗?”飞羽在王落辰的胸口捶了一下,埋怨道。

    “飞羽,你笨啊,你这样,咱们不就有空儿了。”

    王落辰趁机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体上面,让她面对着自己,笑着说。

    “你这家伙,真是讨厌,人家洗个澡你也要来打搅我。人家不要这样,这样很不舒服的。”飞羽又捶了他胸口一下说。

    “不舒服?为什么?”王落辰抓着她的手问。

    “为什么你心里还不清楚?人家这样,得要撑起身体躲避咱们中间的障碍物嘛。笨蛋。”飞羽羞红了脸说。

    “障碍物嘛。把它藏起来不就行了?嘿嘿。”

    王落辰嘿嘿一笑,飞快地将自己的障碍物藏到了飞羽的身体里面去。

    “你这坏蛋,太鲁莽了。人家和你们地球女人没有区别的。第一次也一样会痛的。你就这么长驱直入,是想要我死吗?”飞羽皱着眉头,使劲儿在王落辰肩头咬了一下,骂道。

    接着,被欺负了的她,特别委屈地流下了泪水。

    “对、对不起,我也是第一次。所以,缺乏经验,有些鲁莽了。请原谅我好吗?飞羽?”

    在第一次这上面,王落辰没有撒谎,但说自己没有经验,却是撒谎了。因为,他毕竟是跟沙傲云和吴梦雪有过精神上的体验了嘛,不能叫没有经验的。

    “好啦,你做都做了,别说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了。只是,这样一来,人家动一下就会痛,还怎么洗澡啊?”飞羽趴在他的胸口问。

    “洗澡嘛,好说,我帮你啊。你不用动手,一切交给我就好了。”

    将这个问题一力承当了下来。他的手便开始将水撩向飞羽,替她揉搓起身体的各个部位起来。

    只是,即便是飞羽不动,他这样动,他们两人之间因为连成了一体,也是会有感觉和触动的。

    这感觉和触动,将两人的情绪逐渐调动了起来。

    顷刻间,两人都觉得身体内像着火了一样,热得难受,便想借助浴缸里的水将自己身体内的热量带走,不由地加大了撩水的动作。

    “哗啦,哗啦”

    浴缸里的水被他们给不断地撩起,一时间,卫生间里水声大作。

    只是,若你仔细听听,好像这里也并不单单只有水声,其间还夹杂了女人好似痛苦又似舒服的轻吟声。

    良久,王落辰的声音响起:“飞羽,喜欢和我一起洗澡吗?”

    “才不呢?不,不,喜欢。你这坏人,太会欺负人了。人家敢说不喜欢吗?”听这意思,好像飞羽已被王落辰给制服了,不敢说不喜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