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族族长劳心听飞羽如此说,赶忙说道:“您说笑了,星空战士就是星空战士,哪有什么正式不正式之说?”

    “就是,飞羽大人快别说笑了。为了您和王师侄的到来,我们已专门备下了酒席,您还是随我等一同去宴会厅,咱们边吃边聊吧。”随同劳心一起迎上前来的老者中,从一旁闪出,十分客气地邀请到。

    飞羽和王落辰确实饿了,受了他的邀请也不客气,连连对着众人轻笑点头,便随着他们的引导,由打他们被彩虹桥传送进来的这间宽敞的主舱室,进入到了另一间相当于宴会厅的舱室。

    “欢迎!欢迎!”

    刚一进入到这间天花板上悬挂着精美的吊灯,墙壁上装饰着极具文艺气息的浮雕,以及地面上铺着柔软的地毯的房间,王落辰和飞羽立刻被热烈地掌声和欢迎声给震撼了。

    这房间里面的一千五六百人站成两排,手持鲜花和彩旗,形成一个由笑容和热情组成的通道,将王落辰和飞羽他们两个人给引导到了宴会厅中间最宽大的一张桌子。

    两人带着几分受宠若惊的无措,来到了那张摆满各种食物的长桌子前,在劳心和其他许多人的殷勤相让下,在显然是对方以为的贵宾座位上坐了下来。

    “族长大人,您这欢迎仪式也太过隆重了吧?弄得我心里好生不安呢。”落座之后,飞羽十分客气地向劳心表示。

    “应当的,应当的。要知道,您是我们数千年来所盼到的第一位族人,且还是一位伟大的星空战士,而王师侄是我们五极门新近出现的奇才,参悟了劳九归先祖法阵的了不起的人物,我们都理应好好接待你们的。”劳心笑着说明自己为迎接他们所摆出的这阵势,并不过分。

    “族长说的没错,飞羽大人、王师弟,你们都是我们星族族人迫切想见的人,他们对你们的热情是发自内心,且是不可遏止的。所以,今天晚上,就算族长大人不让他们参与对你们的欢迎仪式。我们举族上下这一千六百三十五口,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也必定会自发地前来围观你们的。哈哈。”

    劳力与他们相熟了,被安排在他们的旁边。他在劳心的话后面,又就今晚欢迎仪式的事儿,跟他们进行了更进一步地解释。

    他的这番解释,进入飞羽耳朵之后,她的脸上一下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紧接着就问道:“什么?你们在圣境生活了数千年,举族上下就只有一六百三十五口人?这也有点太少得可怜了吧?族长,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呵呵,飞羽大人,你别听劳力胡说八道,我们星族怎么可能就只有这么点儿人呢?只是其他人都各有岗位,不便前来迎接。所以,看起来才只有这么点儿人而已。”飞羽一问,劳心连忙瞪了一下劳力,对他的话进行了更正。

    劳心的话,飞羽自然是不信,待要再问,却被王落辰出言给阻止了,只听他说:“算啦飞羽,劳心师叔既然不愿意跟咱们说,咱们还是不要多问了。今日天色已晚,你我一路赶来,体力消耗不少,已经是又累又饿,还是赶紧吃些东西,回去休息吧。”

    “对,飞羽大人,王师弟说的很对,咱们还是赶紧开始宴席吧。”劳力也从一旁劝说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开始吧。有什么事情,且等明日再说。”飞羽见他两人都这么说,就不在问下去了,端起酒杯,向劳心等人举了举,示意酒宴可以开始了。

    劳心对着她点了点头,也端起酒杯,向大家说道:“来,让咱们共同举杯,欢迎咱们星族的星空战士飞羽大人,以及咱们五极门的天才少年王落辰师侄。干杯!”

    “干杯!”

    大家嘴里响应着他,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劳心见大家都喝光了杯中的美酒,就指着桌上的各种美食,向王落辰和飞羽两人说道:“您两位不要客气,请随意。”

    “族长大人不这么客气,我们就不会客气了,呵呵。放心,对于美食,我是不用别人让的。”

    飞羽玩笑着,开始享用起桌上的美食起来。

    她不客气,王落辰自然也不会客气,一边喝着酒,一边就将桌子上的各类美食给享用了个遍。

    吃饭期间,大家都没有怎么说话。直到吃饱喝足了,王落辰才向劳心说道:“劳师叔,谢谢您的热情款待,吃相不好,让您见笑了。哈哈。”

    “就是,就是。这事儿吧其实也不能怪我们,一来是因为我们饿了,二来是因为你们这食物弄得实在是太好吃了,简直都赶上星盟的圣厨做的了。让我一开动起来,就欲罢不能啊。”王落辰一说,飞羽也连忙不好意思地解释自己吃相难看的原因。

    “呵呵,你们客气了。论起吃相,你们年轻人不都是这样?思雅那孩子在家吃饭,更是没有女孩子的样子的。不过,飞羽大人,刚才听您夸奖我们这儿的饭菜好吃的时候,提到了圣厨,这倒令在下有些不解了。因为,据我所知,圣厨可是只为星盟的盟主大人做菜的。别人的话,若不是盟主大人的家人和亲信,是很难吃到的。不知您……”跟飞羽听到劳力说此地星族人数时产生了疑问一样,当劳心听到她提到圣厨时,同样产生了疑问。

    “你说的那是几千年前的老黄历了,如今在星盟,只要愿意花大价钱,普通人也可以吃到圣厨做的食物的。”飞羽眼睛转了一圈儿,笑着跟他解释说。

    “是吗?星盟如今变化这么大吗?唉,我们蜗居在此处几千年,对星盟的认识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劳心点点头,有些感慨地说道。

    “劳师叔,时移世易,事物都会变化的,这没什么奇怪的。您不必过于伤怀的。好啦,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两个呢,现在也吃饱喝足了,不过呢,今晚实在太累了,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无论你们此次将我们给找来,所谓何事,只要您明天开口提出,我们吃人嘴软,定会尽量帮忙的。”

    王落辰见他感慨,联想到他们此次专程将自己给请来,料定他们族中必定有什么困难之事,所以趁着宴席结束,起身告别的时机,将这番乐于帮助他们的话给说了出来。

    “王师侄所言甚是,今晚天色的确已晚,还请你们好好休息吧。有什么话,咱们明日再详谈吧。”劳心也不说虚情假意的话,见他这样说,也站起身来,回应道。

    这样,大家就将此事说定了。王落辰和飞羽便告别他们,跟随星族的两名年轻女子,前往星族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去了。

    ————————————————

    这几日搬砖辛苦,睡眠不好,精神不佳,更新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