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和飞羽听他这样说,都只是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然后就催着他再次启程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他们两个由打化极峰出来,赶了小半天的路,再加上又在这儿打斗了一场,都有些累了饿了。巴不得早点儿赶到星族,好吃点儿喝点儿,休息一下呢,所以要催他一催。

    劳力也想到这一点了,被他们一催,便立时就加快了脚步。

    接下来,他们一行五人就一门心思地埋头赶路,很快便飞越了大半个妖精森林,到了它的深处。

    这里尽是高达百丈,几人才能环抱过来的枝繁叶茂地千年老树。浓密的枝叶,使得此处看起来显得十分阴森。

    王落辰他们就停在了这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的地方。

    看着眼前这片漆黑的林地,他向劳力问道:“劳师兄,这里便是你们星族居住地吗?怎么看上去乌漆嘛黑的,一点儿也不像你们星族住地该有的样子?”

    “呵呵,王师弟,你不要被这里的表象给骗了,我们星族是一个向往光明的种族,怎么可能住在这阴暗的地方呢?所以,这里是另有乾坤的,只是不突破防护屏障,看不到而已。走,师弟,你不知道道路,还是请跟在我身后吧。我这就带着你去看看我们星族居所的真正面目。”

    劳力向王落辰呵呵一笑,从空中飘落地面,对他和飞羽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便领着他们向密林中的一棵最粗大的树木走去。

    到了那棵树木之前,劳力由怀中取出一颗星星模样的,一闪一闪的不知材质为何的,手掌大小的发光体,向着天空猛地抛了上去。

    “叮!”

    那星星闪着光向着天空飞出去大约数十米,在它小到真的快要成为一颗星星的时候,突然大放异彩,并发出了和某物碰撞的声音。

    紧接着,由那星星撞击的地方开始,王落辰他们头顶上,就突然就亮起了一片星空。

    “哇,好美!”飞羽仰望着“星空”,发出一声惊叹。

    “哈哈,飞羽大人,还有更美的呢。您看。”劳力指着天空,向飞羽说道。

    就在他的话刚一出口之际,天空中那片星空里突然出现一道七色彩虹桥。

    那桥的一端在星空,而另一端就伸向了王落辰他们脚下,宛如真实的桥梁一样。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们居然还保留着古老的星光通道术。”在那如梦似幻的彩虹桥出现的时刻,飞羽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发出了自己充满惊喜的呼喊。

    “飞羽大人,我们能够保留下星光通道术,也是沾了我们拥有一艘完整的星族母舰的光啊。若不是这艘母舰在来到圣境时没有损毁,我们即便是保有星空通道术的技术,也不可能使用它的。”劳力笑着跟沉浸在意外惊喜中的飞羽解释。

    “这倒是,没有母舰上的星光动能发生器,彩虹桥是激发不出来的。这么说,你们这儿现存着一艘完整的星族母舰了?那真是太好了,看来我到这儿来真是来对了。”飞羽点了点头,赞同了劳力的话,并感慨了一声。

    “有母舰你就来对了?为什么?”王落辰听飞羽这样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开口问道。

    “为什么?呵呵。你知道什么是母舰吗?母舰、母舰,只有拥有星族战舰舰队的巨大飞船才叫母舰啊。而他说他们这里有母舰,那不正说明他们拥有为数众多的战舰吗?而有了战舰,我不就可以回星盟了吗?回到星盟我不就可以召集力量,来解救你们这些被狂霸星人奴役和压迫的人们了吗?这不正是一件好事儿吗?”飞羽笑着向他解释道。

    “呵呵,飞羽,你的这个想法很不错。可是,我忍不住要提醒你的是,你看看你的这些几乎已经变成圣境中人的族人,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他们的真的像你所说的拥有那么多飞船,他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去星空中寻找你们星盟,而是留在这里当一个被五极门收取保护费的小种族呢?”王落辰听她将事情想的太乐观了,不由地提醒道。

    “这个嘛,可就要问劳力他们了。劳力,王落辰的问题,你告诉他答案吗?”飞羽当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这些族人拥有这么多飞船却不离开了,就将这问题甩给了劳力。

    劳力看了一眼飞羽,又看了一下彩虹桥,说道:“这个问题,还是请飞羽大人和王师弟先到我们的住处,也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那艘母舰的里面再说吧。”

    这时,老兵和劳战也这样劝说,并说如果不赶紧进去,彩虹桥会消失的。

    听他们这样一说,他们两个也不好再纠缠于刚才的问题不放了,就一前一后,赶紧地上了彩虹桥。

    那彩虹桥是由一股能量汇聚而成的,他们的脚一踏上去,就为它上面所冲起的能量光芒包裹,被它带入了一个色彩斑斓的隧道里。

    随后,仅仅一秒不到的时间,他们面前的光芒便迅速消失了。

    光芒一消失,他们就可以看清周围的环境了。

    借着他们所身处的这片空间里亮如白昼的光线,他们看到,自己正置身于一艘巨大的像一座城市一般的飞船里。

    “果然是母舰,一艘可以容纳数千艘飞船,近十万人口的母舰。”飞羽看着自己周遭儿那一层层的环形通道,密密麻麻的管线和错落有致的好像居民楼一样的舱室,喜出望外的地大声喊道。

    “飞羽,别这么大声,你看人家主人来迎接咱们了呢。你这样,会不会太失礼了呀?”

    王落辰跟她的关注点不一样,他到了这里,首先关注的是有没有危险,因而他进来后的第一眼,更注重周围的人和武器。

    结果,他一眼望去,便发现了一位被数名老者簇拥而来的,穿着白色长袍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头上戴了一顶如星辰般耀眼的钻石王冠,手里拿着一根镂刻了星图的金色权杖,显得气度非凡,雍容华贵,一看就是这里的权威人物。

    而其眉宇间,又分明跟赵思雅有几分相像,更让王落辰确信他不是星族的族长,便是星族中族长的兄弟之类的拥有权力的贵人,便赶忙提醒飞羽,莫要大声喧哗,以免人家笑话她没有礼貌。

    谁知,对于他的好心提醒,飞羽却毫不理会,她大笑着走向那群大人物,朗声说道:“头戴星冠,身披白袍,手里紧握宇宙星辰,看来你就是圣境星族的族长了?”

    那人听她询问,慌忙领着那几名老者,过来向飞羽行礼道:“星族江湖圣境分支族长劳心,向伟大的星空战士致敬。因有族中事务缠身,未曾亲自到化极峰迎接,还请您原谅。”

    “哎,好说好说,族长大人何必客气?我还不是正式的星空战士,哪敢劳您大驾?哈哈。”飞羽将手在胸口做出一个星芒的样子,向他还礼,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