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话,桂不觉根本就不信,还以为他是在耍什么花儿招儿呢,所以并不回头去看身后。

    不仅不回头去看,他还笑着向王落辰说:“你以为这种小孩子的把戏能够骗得了我吗?我劝你还是别枉费心机了。干脆趁早引颈就死吧。哈哈,看我青藤刺!”

    桂不觉讥讽着王落辰,手掌向前挥出,在他的光盾将王落辰的五色元力之刃都挡下来之际,朝王落辰打出了一记尖锐细长的青藤刺。

    如巨锥一般地青藤刺由他掌中打出,向着王落辰飞一样地激射而来,王落辰却不慌不忙地站在原地,既不躲闪,也不抵挡。

    “看我星羽剑!老贼,去死吧!”

    就在青藤刺眼看便要刺到王落辰的身体,桂不觉暗自得意之时,他突然看到自己的身影,被身后突然迸发出的光亮给照射地在身前晃动了一下。然后,他就瞧见自己的胸口在一个女子的怒斥声中,被一柄闪闪发光地光剑扎了个透心凉儿。

    “光明神盾!”

    他的前面,那只气势十足的青藤刺也被王落辰以元力所化的盾牌给抵挡了下来。

    “砰!”

    青藤刺猛地撞击在光明神盾上,将王落辰撞的连退数步。但,尽管如此,因为身体坚韧,他并没有受伤。

    “哈哈,老混蛋,好心提醒你留意身后你偏不听。怎么样?吃亏了吧。”王落辰以光明神盾护体,得意地向桂不觉喊话说。

    “啰嗦,跟他费什么话?星空法阵,暴击!”

    飞羽作为星空战士,进行过专门的格斗训练,杀敌的时候半点也不留情。她不像王落辰那样爱耍贫嘴,直接将穿透桂不觉胸口的星羽剑一下抽出,随手就由那星羽剑所形成的伤口处,向他体内打进一道星空法阵。

    星空法阵进入桂不觉的体内以后,疯狂乱窜,接连暴击,刹那间便将桂不觉的体内给搅得稀烂。

    甚至,连他的丹田也被这暴击给破掉,以至于他丹田中的元力迸射出来,将他的腹部给穿透了无数个孔洞。

    “噗噗”

    鲜血伴随着桂不觉的元力向四周喷洒,将方圆数十米内搞得血雾弥漫,一片狼藉。

    “靠,该死的老混蛋,死就死吧,还污染环境。真是死了也不叫人可怜。”王落辰在血雾飞溅之际,迅速弹开,边避免被它们给污染,边叫骂道。

    “哈哈,难道说不污染环境你就会可怜他吗?哼,虚伪!”

    那一边,飞羽打出一道法阵将桂不觉身体里面喷射出的血雾全部驱散后,一下飞到王落辰身体,打趣他说。

    “不污染环境当然要可怜一下啦,毕竟这家伙也是武圣的战力嘛,就这么轻易地被咱们两个战力远低于他的给除掉了,还是很冤的嘛。唉!”王落辰假装替桂不觉惋惜,叹了口气说道。

    “可怜他你早说啊,让他打死你好了。那样,你就不用可怜他,也不用替他觉得冤了。”飞羽伸手扭转他的耳朵,玩笑道。

    “哇,飞羽,你的心好狠啊,这么快就要谋杀亲夫了啊。”王落辰抓住她的手,也跟她玩笑道。

    “你,……”听他将自己说成是她的老婆,飞羽心里涌起一丝小幸福,刚想对他有所表示,却因感知到劳力三人朝他们飞落下来了,而收住了话头。

    “王师弟,飞羽大人,你们没事吧?”劳力刚一落地,就向王落辰关切地问道。

    “劳师兄,我没事儿,有事儿的是他。哈哈。”王落辰指了指地上残缺不全的桂不觉说。

    “师弟真是厉害,佩服!佩服!我估摸着这人战力恐怕得达到武圣了吧,没想到却死在你的手里。”

    因为天黑,劳力他们离得又远,因而刚才下来的时候并没看到躺在地上的桂不觉,如今被王落辰一指,仔细看了,才看到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

    见了他那副惨状,想起刚才他出手时所表现出的战力,劳力不禁对王落辰的能够杀掉桂不觉感到十分钦佩。

    “哈哈,劳师兄,这事儿你不用佩服我。虽然在与这家伙的战斗中我起到了一点点作用,但我的战力还不足以杀死他。是飞羽,你别忘了,她可是你们星族星空战士哟。”

    面对劳力的称赞,王落辰没有自吹自擂,而是很客观地将功劳归到了飞羽的身上。

    “对啊,瞧我这脑子,我怎么把我族伟大的星空战士给忘啦。嘿嘿。飞羽大人,您真是了不起,居然连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战力为武圣的对手都给杀了。”

    劳力听了王落辰的话,想起传说中星空战士的厉害,顿时醒悟到原来此战的关键还在飞羽身上,便连忙将敬佩地对象又改成了她。

    谁知飞羽听了,却哈哈一笑,对他说道:“你也不用夸我,因为杀死这家伙这事儿,力气虽然是我出的,可主意却是王落辰这鬼灵精想出来的。要不然,凭我们两人的战力,哪能儿杀得了他呢?”

    飞羽这话,让劳力他们三个有些听不明白,不知道他们两人,自己该夸哪一个了。场面有些略尴尬。

    见他这样,王落辰笑了笑,解释道:“飞羽的神识感知力强,早在这家伙出现之前,就已经觉察出了这人的存在,便以意念告诉了我。而我知道后,就动了动脑筋,让飞羽假装实力不行,跟他演了一出戏。然后再让她于我同他交战之际,对其实施突袭。没想到,由于这老混蛋太过自负,我这计划还真就侥幸成功了。哈哈。”

    “不不,你的计划能够成功,也不全是因为这家伙太过自负,而是因为他这武圣本来就是瘸腿儿的武圣。空有一身战力,而没有强大的精神力,无法对战场的环境进行完全的掌控,所以才做不到及时发现我的偷袭,被我一下子给干掉了啊。也因此,你的这计划能够成功,也真有侥幸的成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其实风险还是挺大的。你想,万一他要是躲过我的偷袭,以他的战力,我们两个对付起来,岂不是要落败吗?”

    见王落辰对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颇为得意,星羽不禁提醒他一句,免得他过于骄傲,在以后对敌时会吃亏。

    “有道理,有道理。可是,飞羽,你想过没有?若不是我已经从他的神识波动中感觉出他的神识较弱,对偷袭不会那么容易躲过去,我会制定这个计划吗?”

    王落辰以自己的反问,向飞羽说明,自己制定计划并非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认真的分析与思考才作出的决定。要她不用担心自己以后会鲁莽行事。

    “佩服,佩服,两位不必再争执了,哈哈。你们的一番言语,已经让我了解了这次交战的事实真相。对两位的智谋和战力,都是无话可说,真能是佩服加佩服啊。”

    劳力听了两人的讲话,不了解他们两个已经变成恋人关系的他,错把他们的恩爱话语当成了对此事的争执,未免两人失和,赶紧出来打圆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