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飞羽这样,王落辰嘿嘿一笑,轻声儿说:“你这是马上就按我的要求去做了吗?”

    “对啊,宝宝很弱小,需要你的保护。呵呵。强敌来了,你去应付吧。提醒你一句,那家伙虽然不如你的师父,但战力看起来也不亚于齐赞。你自己慢慢对付吧。真要对付不了,可以跪求我的。”飞羽抱着他,一边假装吓得瑟瑟发抖,一边跟他小声儿玩笑说。

    “切,跪求你?想得美。这有什么啊?不就是强敌吗?且看小爷我灭了他。”

    王落辰轻轻拍了拍飞羽的后背,将她推到一边,很潇洒地打出一道法阵,借着它向那名偷袭不成,已经在巡天兽前方不远处现身的黑衣人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劳力他们三人听到后面有动静儿也飞了回来。

    见到现场的情形,劳力向那人一抱拳说道:“不知你是哪里的朋友,可否给我们妖精森林一点儿面子,让我和我王师弟他们过去?”

    “哼!妖精森林?在江湖圣境中很牛@逼吗?还要我给你们面子。听着,你们几个,还有那个小妞儿,识相的话,乖乖地站在一边老实待着。不然的话,我可不介意在杀这小子的同时,捎带着把你们几个也给解决掉。”那人冷哼一声,根本就不给劳力他们面子。

    “你!欺人太甚。居然敢将我们星族不放在眼里。那好,就让我们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儿吧。”

    劳力听对方羞辱自己的家族,十分气恼,向劳战和劳兵一招呼,便要上去教训一下那出言不逊家伙。

    “师兄且慢,这家伙是冲我来的,与你们无关,这事儿理应由我来解决。”他们三个正要出手,王落辰一下挡在了他们面前。他们三个无奈,只好暂时退到了一边。

    见他们退下,王落辰对那人说:“你好像特别喜欢出没在森林里?上次见到你,也是在森林,这次见到你,又是在森林。难道说,你真是森林里的妖物吗?或者你是鬼祟吧,就喜欢生活在森林的幽暗里。”

    王落辰的话令那人身体微微一震,他向着王落辰逼近了两步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上次这次的?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那么或者我再提醒你一句,你就不这样说了。放牛山,闲云宗,六杀星。哈哈。”王落辰向那人连着说出了一串名字。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不应该知道才对啊?”那人听了这三个名字,情绪有些激动,连气息都有些紊乱了。

    “我不应该知道吗?别人都要取我的性命了,难道我还不应知道吗?哼哼,我仅知道,而且还采取了一些措施,对你们进行了一些惩戒,以便警告你们,不要随便招惹小爷我呢。怎么?你们没有觉察到吗?还是你们已经觉察到了,但却没有把我的警告当回事儿啊?”王落辰冷笑着,以神识向他传递了一道意念,对他进行了质问。

    “啊,神识离体!想不到你这小子已经将神识修炼到可以离体的程度了。这么说,那晚在森林里发生的事情都是你以神识看到的了?所以你后来就报复了齐虎成,是不是?”

    那人这时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他们自以为自己干得很隐秘的事情,其实早就被王落辰给发现了真相了。心中不由地一震。

    “不错,只不过上次单单报复了他,却便宜了你。不过,你倒也识趣儿,就好像知道小爷不会放过你一样,今天居然自己送上门儿来了。那既然这样,小爷就将你这条命留下来吧。哈哈。”王落辰笑着,朝那人飞近了一些。

    “哼,大言不惭!好啊,既然你知道了这么多,那便更加留你不得了。”那人嘴里发着狠,向王落辰打出一道青色元力。

    那元力由他手里飞出来,就化成一株长满尖刺的青藤,在空中迅速伸展着,向王落辰缠绕了过来。

    王落辰见状,却不硬接,打出一道法阵,将那青藤的来势缓了一缓,便一下向着森林的地面落去。

    “还想跑?”

    那人见王落辰根本不与自己交手,扭头就跑,还以为他怕了自己,见他落向地面,他就猛地下坠,向他追了过来。

    “青藤绞杀!”

    王落辰刚刚落到地面,就听背后那人轻喝一声,对他用上了杀招儿。

    “哼!青藤了不起?看我不烧了你才怪。”王落辰嘟囔着,也不回头,将一柄红色元力之刃照着他那正伸展扭动的青藤打了过去。

    “噗”

    红色元力之刃切开他的藤条,一下钻了进去。接着便在其内部爆开。

    “呼呼!”

    随着元力之刃的爆开,青藤如有形的实体一般燃烧起来。

    “元力?赤炎元力?你不是不能够调用元力吗?想不到你小子还隐瞒了实力。”

    那名黑衣人就是齐虎成的师伯桂不觉,上次去铁人营没有杀死王落辰,还赔上了闲云宗牛氏六兄弟的性命。回去后,被欧阳家的家主臭骂了一通,嫌他办事不利,要他好好思过,并找机会再对王落辰出手。

    这次,他听说王落辰被五位长老召见,并听说他被委派了去妖精森林的任务,便一路跟随王落辰他们,离开了化极峰,到达了不归五极门管辖妖精森林里,装扮成黑衣人,向王落辰下了杀手。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出手偷袭,竟被王落辰以法阵给挡住了。更没想到自己祭出了元力化形武器,居然被传说中并无任何元力可以调用的王落辰以赤炎元力给破了。心中不免有些大感意外。

    他感到意外的同时,心神不免有些慌乱,对自己神识的保护就弱了一些。就在此时,王落辰早就埋伏好的神识攻击便趁虚而入地穿透到了他的识海中。

    “嗡”

    他只感到双耳一阵轰鸣,脑子一片空白,接着便觉出自己的脑子好像被人家用锥子给猛地锥了一下,剧痛无比。

    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被人家给用神识攻击了。不禁大声地咆哮道:“卑鄙无耻,居然使用阴招儿。”

    “呵呵,多新鲜哪?自己本来就是卑鄙无耻的人,居然有脸骂别人。混蛋,去死吧。”

    王落辰大喝一声,连发了五道元力之刃,对着他轰击而去。

    “小子,休得猖狂,就凭你这点儿微末道行,想要杀死老子,简直是痴心妄想。”桂不觉在自己身前打出一道青色光盾,挡住王落辰的攻击,讥笑道。

    “哦,我不行?别人就不行吗?哼哼,老混蛋,你且看看身后,那是什么?”王落辰一声冷笑,向他身后指了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