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说要跟她去森林里玩一下捉迷藏,飞羽自然是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但她刚才的那点儿想法被打断了,脑子变得清醒起来,在理智的掌控下她变得矜持起来,突然间热情就冷却了。

    因而,她摇了摇头说:“你这个坏家伙,谁要跟你去玩捉迷藏啊?而且,人家都已经追上来了,咱们再这样猛不丁地跑下去跟人家玩捉迷藏,人家不笑话咱们才怪。不行,你是男人无所谓,我一个女孩儿家,才不想被人家说三道四呢。”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等一下他们追上来了,我们没机会玩捉迷藏了你可不要后悔啊。飞羽,你真不考虑一下?我可是真想的。”王落辰在她耳边儿吹着气说道。

    他嘴巴里的热气吹进飞羽的耳朵里,弄得她心痒痒的,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都要忍不住答应他了。

    但转念一想,想到自己刚跟他好上,就同他那么亲密,恐怕会被他给看轻,便狠了狠心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说:“你想也没用,人家才没那么轻易让你得逞呢。除非,你能证明你对我要比她们几个都更好一些,我才会考虑答应你的。”

    王落辰听她这样讲,色眯眯地看着她笑着说:“我和她们都没有捉过迷藏,把第一次捉迷藏的机会给了你,这还不是证明吗?”

    “没有捉过?第一次?我怎么有点儿不信呢?”听到他这样说,又看了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飞羽还真有点儿动心了,她用手勾住他的脖子说:“若是那样的话,倒是可以说明一点儿问题。至少证明我比她们更能让你心中产生捉迷藏的念头儿吧。只是,辰,即便是这样,现在是不行的。你忘了人家身体不方便的事儿了吗?呵呵。”

    “那好吧,反正听劳力他们的意思,我们此去星族,恐怕要在妖精森林过十几天呢,那样的话,我们至少有十几天独处的时间,不怕没有机会的。我愿意等的。”王落辰玩笑着说道。

    “嗯,你真好。算我没有看错人。”飞羽在他唇上轻点了一下,高兴地说。

    “没有看错人?你确定?”王落辰被她肯定了,带着几分得意反问说。

    “我很确定,从你以法阵替我挡下狂霸星人飞船爆炸时所产生的冲击波开始,我就已经确定了。要不然,你以为人家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子,心里对你没有点儿意思,就由着你胡乱亲亲吗?”

    飞羽的话让王落辰恍然大悟,原来,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地亲亲。自己今天能够亲到飞羽,得到她的福利,原来是因为这女孩子早在尘世中便已经想到要从编外人员转正所致啊。

    明白了这个道理,他便正色说道:“飞羽,你放心,我跟你亲亲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我对你的爱意,由打你从海虹号里飞出,替我挡下霸神齐赞的攻击开始,便产生了。只是,想到自己身边已经有那么多女孩子,觉得有些配不上你,才没有对你表白的。”

    “行啦,行啦,不用表白了,我早看出你色色的小心思了。这下好了,你如愿以偿了。只是,人家可得警告你,虽然我跟你好了,可你今后若是对我不好,我还是一样会恨你,会离开你的。你明白吗?”飞羽很认真地提出了自己对他的要求。

    “放心啦,你对我都这么好了,我还能对你不好吗?你若不信,我可以发誓!”王落辰再次亲了亲她,举起了自己手,准备发誓。

    “别、别发誓。你若真心对我好,何用发誓?所以,辰,我信你,你根本不用发誓。”飞羽伸出自己的手指,封住王落辰嘴巴,制止了他的发誓。

    “嗯,听你的,那就不发誓了。”王落辰收回了自己的手指,从她手指缝儿里说出一句话来。

    他们的话讲到这里便结束了。

    不是他们不想讲下去,情人之间,情话绵绵,要说的话简直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若是有时间,不被人打扰,估计就是讲个几天几夜也说不完的。

    他们讲不下去了是因为就在他们讲了大约十分钟情话儿后,劳力他们终于追上来了,将他们两人的情话儿给打断了。

    “王师弟,你的飞行兽飞得好快啊。”劳力他们追上他之后,挥动着自己的光羽,气喘吁吁地说。

    “哈哈,劳师兄,这也叫快?若不是我对妖精森林的道路不熟悉,恐怕这会儿都已经坐在你们星族的客厅里喝茶了。”王落辰笑笑,指了指黑暗阴森的妖精森林说道。

    “唉,看来师弟这速度是已经照顾我们几个了。呵呵。只是师弟啊,现在天已经黑了,咱们就更飞不过快了。所以,下面这段路程只怕还要师弟你耐着性子,慢些走呢。”

    劳力无奈地干笑了两声,振动着自己的光羽,十分客套地对王落辰他们两人说了句带有几分歉意的话,然后飞到前面领路去了。

    跟在他后面,王落辰轻轻在飞羽的脸颊上捏了一把,笑着喊了声:“师兄,不要飞太快啊,免得我们跟不上,在森林里迷了路什么的。哈哈。”

    飞羽一把扒拉开他的手,在他耳边说了句:“你这坏蛋,吃了人家豆腐,还要取笑人家。小心我一掌把你打飞。真让你到森林里捉迷藏去。”

    “对啊飞羽,你提醒我了,你的战力好像比我高啊。这事儿咱们得说好了,你若跟我好,以后在外人面前,一定不要表现的战力比我高,不然,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王落辰催动着巡天兽缀在劳力他们三人后面,向自己身边的飞羽不真不假地提了个要求。

    “哟,想不到你还是大男子主义啊。我就非要表现得比你高怎么啦?难道你还能吃了我不成?嘻嘻。”飞羽调皮地说道。

    “吃了你也不是没有可能哟。哈哈,你可要小心,我可是随时会把你吃干抹净的。”王落辰张开嘴巴,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咬了一口说。

    “哎呦,我发现,你这人真的好污。不理你了。”飞羽被他咬了,一把推开他,变身出光羽,向前飞了出去。

    “飞羽,小心!”

    但就在她飞起的瞬间,王落辰却突然感到有一丝危险降临,赶忙一把拉住她的脚将她拉回来几分,并飞快地在他俩周围打出一道法阵。

    “啵”

    就在那法阵成形地瞬间,一道青光和它撞击在一起,令法阵犹如丝网般被顶的变了形。

    “啊,我好怕啊!”

    就在那法阵变形的刹那,飞羽猛地倒飞回来,一头扎进王落辰的怀里,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