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你嘴巴里的香味儿也很香啊。”飞羽口中的香气好像有种特别的魅惑力,循着那香气,王落辰的鼻子就不自觉的靠了过去。

    “是很香,不过,你也用不着靠这么近闻吧。”飞羽见他的鼻子和嘴巴都快要贴近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了,不禁伸手按住他的嘴巴,阻止了他向自己的靠近后,问道。

    “离得近,才能闻道更多你的气息嘛。飞羽,你不知道,你的这股气息真的是太美妙了。让我心里痒痒儿的很,一个劲儿地想要闻到更多呢。”

    王落辰闻着她嘴里轻轻吐出的气息,好像着了迷一样,一下将她的手拿开,将嘴巴和鼻子跟她的嘴巴与鼻子紧紧地贴着了一起。

    “哦哦”

    飞羽被他给吻上了,不禁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不由地发出两声憋闷难耐的出气声。

    觉察出她的不舒服,王落辰的头脑才清醒了一些,赶紧和她分开,说道:“对不起飞羽,刚刚,好像我被你的气息给迷惑住了,身不由己地就……”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明明是你主动占了人家的便宜,夺走了人家保存了那么久的初吻,怎么还好意思说是受了我的迷惑呢?这,这真是太让人生气了。”飞羽回味着刚才王落辰所带给她的美妙感觉,假装气恼地说。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刚才是情不自禁地就那样做了,并非是有意要冒犯你的。真的,飞羽,你的香味真是太诱人了,它就好像是冬天路过巧克力店时所闻到的甜品的香味,让人忍不住就想要闻上一闻,吃上一口。”王落辰眯起眼睛,用力吸了一下气,将此刻近在咫尺的飞羽吐出的气息深深吸入自己的肺腑,脸上露出一副非常享受的神态。

    “少骗人了,我才不信呢。”飞羽轻笑着,在他的鼻子上捏了一下,露出不肯相信的神色说道。

    她这么一捏,她手心里的香味儿再次传入了王落辰的鼻子,他忍不住抓住她的手,又闻了起来。

    “真的很香,飞羽,你知道嘛,你身上这种香味儿真的很奇怪,让人闻了心里非常的舒服。以至于,闻了还想再闻。只是,以前的时候,我怎么没有闻到呢?”王落辰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着她手上的幽香,向她问道。

    “呵呵,为什么以前没有闻到?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可是又有些不好回答呢。因为,因为这牵涉到了人家女孩子家身体上的小秘密的。”飞羽被他一问,羞红了脸,用低低地声音说道。

    “女孩子家身体上的小秘密?哦,我明白了。难道说是,你的那个来了?而你的体香只在那个来了的时候,才会出现,是吗?”

    王落辰好歹也是有四个女朋友的男人了,虽然这四个人里一个也没有跟他做过超越男女界限的事儿,可对她们身体的小秘密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因而听飞羽那样说,他立刻就明白了她所说的小秘密便是她的例假来了。

    “对,就是这样。也是巧了,刚才被你的飞行兽那样乱飞一气,一折腾,引动了人家身体里的‘开关’,那个便好巧不巧的就来了。”飞羽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向王落辰解释道。

    听她这样说,王落辰赶忙从自己的音灵石中取出两包女性用品,有些慌乱的递给她说:“哦,哦,我明白了。那飞羽,既然你那个来了,我这里还有一些女性用品,你要不要用一下?”

    “你怎么还有这些?哦,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啊。这些东西肯定是给她们准备的吧。想不到,你这家伙还这么会体贴人呢,怪不得那些女孩子都喜欢你啊?

    只是,这些东西人家却是不需要的。因为,鉴于我们星空战士有时要在宇宙中做长期飞行或者跟人家交手什么的,我们都练过一种收敛月事的功法的。所以,我们虽然每个月也会来例假,但却没有必要用什么防护的。咳咳,真是的,人家这是怎么了,干嘛要跟你一个大男人说这些呢。哎呀,真是羞死了。”

    飞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自觉地就跟面前这个男人讲出了这些,好像自己没有把他当外人一样。这种亲切的感觉,令她心里很是不解。

    但王落辰通过她的话,却是已经感觉到她没有将自己当做外人看,明白自己在她心里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地位了。便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飞羽,何必这么害羞呢,说说也没什么的,毕竟大家都不是小孩子啦。何况,咱们刚才不是连亲亲都玩过了吗?又不是外人,说了也无妨的。”

    “玩亲亲?你,你还好意思说呢。还不都怪你啊。”飞羽被他一说,又想起刚才的情形和感觉,没什么恋爱经验的她脸红的更厉害了。

    “呵呵,怪不怪我的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亲到你了。而一旦被我亲到的女人,就相当于被我打上了烙印,以后就是我的女朋友了。飞羽,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啊?”王落辰托起她的下巴问。

    “呸,谁愿意做你女朋友啊?你那么花心。我……”飞羽轻轻呸了他一下,才要说不愿意的话,就被王落辰用嘴巴将她的嘴巴给封堵上了。

    这次,王落辰吸吮地更加用力,而且也更加深入,令飞羽的气息完全紊乱了。

    “嗯嗯”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鼻子里发出了轻轻地含糊不清地声音。

    这声音很勾魂,令王落辰更加投入了。他的手也变得不老实了起来。在飞羽的身上开始了对她的第一次探索。

    虽说在飞羽身上这样做是第一次,可王落辰干这事儿却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的手法很娴熟,也还很会勾动女孩子身体内的火焰。

    也因此,他的魔手所到之处,飞羽的身上便立时腾起一片炽热的烈火。

    长期的宇宙飞行,漫长的孤寂时光,飞羽的体内早就积淀了很多的欲望火种。如今一被王落辰点燃,顿时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辰,我的身上好热,感觉就像要融化了一样。”飞羽在王落辰的耳边呢喃着。

    “是你身上火气太大了,不如让我给你扑灭吧。”王落辰伸手去解她的衣扣,准备给她灭火。

    便在此时,他只觉的心神突然一动,神识就觉察到有人从后面追上来了。

    飞羽也觉察到了,就有些不快地将他推开说:“快收敛些吧,劳力他们三个都来了。哼,都怪你,偏偏在这时候朝人家使坏。”说着,还用力在他胸口捶了一下,以示不满。

    王落辰明白她身体里的火焰骤然被熄灭,肯定是有些不舒服,所以才埋怨自己,便笑了笑,一把抱住她,指了指因为太阳下山而变得黑漆漆地妖精森林说:“森林里很容易迷路,要不我们进去跟他们玩一下捉迷藏吧?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