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心中困惑,王落辰便单刀直入地向劳力问道:“我向来跟星族毫无过节,料想星族也没有理由跟我过不去,所以劳师兄的话,我相信是真的。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星族是劳九归祖师的后人,自然个个都是能人志士,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们都搞不定,非要我这名刚入门的少年去帮忙的?”

    “看来我若是不说出来是什么事,王师弟恐怕会心存疑虑呢。但此事事关我族机密,还真不好明说,不如我只提个引子吧。那便是,法阵!这下师弟明白我请你所为何事了吧?”

    关于为什么请他去的原因,劳力只简单地说出了“法阵”两个字,王落辰以及其他人就都明白了。

    王落辰是五极门中新近蹿红的一个名人,而他之所以会红,就与大家都在传说他将法阵参悟了并且使用的出神入化有关。

    所以,当劳力讲出了“法阵”二字,众人心中自然便豁然开朗,明白星族为什么要请王落辰去了。想来他们是有某事需要他的法阵去解决吧。

    “哦,居然跟法阵有关,那好吧,虽然师弟我对法阵也只是略懂皮毛,但好歹也有些心得,若是贵族不嫌在下浅薄,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去献一下丑吧。”

    对方提到因法阵而请他去,正中王落辰下怀。

    他正愁着自己跟飞羽去星族师出无名呢,对方就给了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他当即便借坡下驴将帮忙的事儿一口答应了下来。

    “哈哈,师弟说笑了,就你当前法阵的参悟水平来讲,五极门何人能与你相比?所以你就不必谦虚了。还是劳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而且,我们星族向来讲究知恩图报,此次既然请师弟去,定然不会让你白劳累的。”劳力笑着,对他和飞羽做出一个请的动作,意思是邀请他们现在就启程。

    王落辰和飞羽见状,也不客气,向罗凝玉等人道了个别,便和他们一起走出了这座宅院。

    出了门之后,因是长途飞行,借助法阵飞行太过消耗神识,王落辰便将自己的巡天兽给召唤了过来,并让飞羽收起光羽,和自己一块儿骑乘巡天兽前去星族。

    飞羽见到他的巡天兽,不禁十分吃惊,也十分羡慕地说道:“哇,这是你的飞行兽啊?比人家的足足大出了一圈儿还不止呢。怎么会这样呢?”

    “哈哈,这个好解释。你随我上去,在路上听我慢慢解释吧。”王落辰纵身一跃,飞上巡天兽,边向飞羽伸出一只手示意要拉她上去,边向她说道。

    谁知飞羽根本就不理会他伸向自己的手,粉面含羞地冲他一笑,就直接一展光羽,飞上了巡天兽的后背。

    王落辰没想到她竟然如此腼腆,连拉一下手也会害羞着避开,就微微一笑,喊了声“坐稳了,咱们走喽”,便催动巡天兽一冲而起,破空而去。

    巡天兽突然起飞,猛然加速,让飞羽有些惊慌失措,赶紧伸手抱住王落辰的腰才稳住了身形。只是如此亲密的接触,让她感到十分地羞涩。

    用力呼吸了几下才稳定了情绪,然后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她对王落辰说道:“这坐骑速度好快啊,不亚于我们的陆地飞行器啊。”

    “哈哈,我的巡天宝宝比别的飞行兽都优秀,当然速度快了。飞羽,你可坐稳了,不要掉下去啊。”王落辰感觉到她搂住自己腰身那双手的柔软,感觉到此时她对自己的依赖,不禁心里一阵得意,笑着向她炫耀起了自己的飞行兽。

    “掉下去?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我堂堂星空战士,飞船都开得溜溜的,这坐个飞行兽还当事儿?”感到自己被他小看了,飞羽不甘示弱地说。

    “哦,是吗?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让我的巡天兽用尽全速了。哈哈。”王落辰见她不服气,当即向巡天兽下了一个,使劲儿飞尽力折腾的命令。

    巡天宝宝会意,然后,下一秒,它便在空中开始了花样儿飞行。

    “啊!王落辰,你这个坏蛋,你是要故意整我吗?”

    “啊!太快了,太快了,慢点儿,慢点儿。人家受不了了。”

    “啊!不行了,不行了,太刺激了。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吗?”

    巡天兽一通翻滚腾挪,在天空中做着各样的飞行姿态,令飞羽大受刺激,紧紧抱着王落辰的腰,将身体贴在他的后背上,大呼小叫起来。

    感受着她身体的柔软,王落辰心里都有些酥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飞羽花容失色的鲜丽脸庞,问道:“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

    “去,你这个坏家伙,一肚子坏水儿,就会想办法欺负女孩子。”飞羽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

    “哈哈,好好,不欺负你了,咱们慢慢飞吧。顺便也等等星族的那三个慢吞吞地家伙。”王落辰看看此时已经快要飞出化极山脉进入妖精森林了,便示意巡天宝宝慢下来,等等那三名星族的子弟。

    巡天兽应声儿减慢了速度,开始平稳地向着妖精森林滑行。

    感到速度降了下来,王落辰笑着对飞羽说:“速度降下来了,这回你满意了吧?不会再说我欺负你了吧?”

    “嗯,这还差不多!唉,被你这样一折腾,真累啊。我要好好休息一下。”飞羽长出了口气,将自己的脑袋靠着他的肩膀上说。

    巡天兽的速度慢了,她靠的也近了,王落辰便闻到了她身体上散发出的一股淡淡地幽香。他不禁心中一荡,身手在她的脸颊上摸了摸,然后将手指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向她问道:“飞羽,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使用了香水儿还是因为你扑了什么香粉了?”

    “什么香水儿香粉的?你仔细瞧瞧,人家的皮肤可是天生丽质的,根本就不用那些东西的。你再闻闻,人家的香味儿也是纯天然的。”飞羽笑嘻嘻地将自己的手伸到了他的鼻子前,向他说道。

    王落辰将鼻子凑过去,在她的手心手背闻了一下,果然有股香味儿。然后他就很好奇地侧了一侧身体,转头将鼻子凑近她的脸颊,闻了起来。这一闻之下,他觉得她的脸颊上的香味儿更浓。就很好奇地问:“呀,这味道儿真好闻,飞羽,你这是怎么弄得啊?”

    “不都跟你说了嘛?是天然的。生下来就这样。”飞羽笑着回答说。

    此时,因为王落辰正在闻她脸上的香味,两人的脸颊靠的比较近,她对着他说话,那嘴巴里吐出的气息,也是香气扑鼻,真应了那个对女孩子口气大加称赞的“吐气如兰”的说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