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在几人的注视下,门口出现了七八名五极门的弟子。(书=-屋*0小-}说-+网)

    “参见公主,我等奉命请公主到我五极门专门接待贵客的同心殿居住,不知公主现在可方便移步?”

    那几名弟子中,为首的是一名三十多岁面貌清秀的女子。她一走进来,马上就向妮蒂亚行了个礼,客客气气地对她说明了来意。

    “谢谢这位姐姐,请您稍等。等我的族人到来,我就随你前去。”妮蒂亚十分可情敌向那名盛装女子回了个礼,说道。

    “好吧,那我们就等您一会儿。”那女子再次向妮蒂亚行礼,便带着几名弟子站到了一旁,等着妮蒂亚启程。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王落辰听到了,笑着对飞羽说:“飞羽,你等的人也来了。”

    飞羽笑笑说:“他们挺厉害,一下子就找到这里来了。”

    听她这样说,王落辰以神识同她交流道:“星族和五极门有莫大的渊源,直到现在仍保持着名义上的同门关系,因此,他们在无极门内自然是有一些耳目的。能找到你并不奇怪,这也是刚才我没让你回五极学院的原因之一。”

    飞羽笑着白了他一眼,也也以神识交流道:“就你聪明,鬼灵精。呵呵。”

    两人在眉来眼去到底暗自说话,门外那些人已经走了进来。来人一共三个,为一名中年和两名青年。

    他们的容貌跟飞羽有几分相象,同样都拥有银发尖耳朵,上挑的细长眼睛,或红或蓝的彩色眼瞳,以及唇线弯曲的嘴巴。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衣服。或者是入乡随俗的缘故吧,他们身上穿着的,不是飞羽这样的有若仙子的羽衣,而是跟五极门弟子一样的袍衫。

    他们进到院子里以后,那名领头儿的中年人立刻满面春风此走到飞羽面前,单膝跪地,朗声说道:“圣境星族欢迎您,伟大的星空战士。”

    “快别这么说,我还没有正式成为星空战士。另外,请问您是?”飞羽连忙将他们扶起,并询问起了他们的身份。

    “哈哈,您谦虚了,您这一身星羽战衣,已经表明了您星空战士的身份。而星空战士,历来都是咱们星族的英雄,理应得到所有人的尊重。所以,我劳力,圣境星族族长劳克的特使,以及他们两个,劳兵和劳战,理应由衷地献上对您的敬意。”那叫劳力的中年人带着一脸地崇敬,向飞羽报上了自己和他身后那两名青年的姓名。

    看他说的如此真诚,飞羽不好再谦虚了,便向他们说道:“既然你们还保留着对星空战士的尊敬,那就好办了。我在星空中不小心迷失了方向,到了这片星域,遇到了一些困难。希望你们能够按照咱们星族世代相传的族规,不遗余力地为我提供最大的帮助。”

    “这一点您放心,我们虽然在圣境生活了这么多年,但却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当然会遵守族规,为星族伟大的战士提供尽可能的帮助的。那么,现在就请您到族里去吧,有什么事儿到了那儿咱们再具体商谈。”劳力特意向左右看了一眼,向飞羽示意到。

    “嗯,好吧,我这就跟你们走。不过,这次不是我一个人去。你看到了吧,我身边这位少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并且在救我的时候受了一些伤,我想让族长使用大光明术为他调理一下身体。所以,必须把他也带去。”飞羽指了指身边的王落辰,一本正经地撒了一个谎。

    而王落辰为了配合她的谎言,很适时地将自己的气息故意弄得十分紊乱,好像真的受了什么伤一样。

    那中年人听了飞羽的话,看了王落辰一眼,笑呵呵地说:“王落辰师弟是思雅的好朋友,即便他没有为了您受伤,想要去族里一趟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这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们不会介意多他这样一位客人的。”

    显然,他这样说就表明他已经看穿了两人的表演,只是碍于情面不挑明而已。这弄得王落辰和飞羽挺不好意思地,心里不禁暗自责怪自己刚才不该撒这么没有没有水准的谎。

    不过,王落辰这家伙脸皮一向不薄,被人识破了谎言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仅仅不好意思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他脸不红心不跳地向劳力说道:“那就谢谢师兄了。”

    然后,他转身向妮蒂亚说:“妮蒂亚,你的人我已经帮你彻底收服了。想来他们不会再对你有二心了。而且,这里是五极门,他们也应该很明白当前的形势,断然不会做出什么傻事儿来的。所以,你尽管放心大胆地带着他们去同心殿就是了。”

    “至于送信的事,你就按照咱们说好的,只管派艾琳去就好。她此去的安全嘛,你也无需担心。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送她出圣境的必定是我的郎溪生师兄他们。事关两族结盟,他们肯定会一路护送她回血域的。好啦,就说这么多,我先陪飞羽去趟妖精森林,回来再跟你们详谈。”

    “辰,你放心去吧。你走了以后,我会让罗罗陪我去同心殿一块儿住的。那样的话,我们姐妹两个彼此间就都有说话的人了。”妮蒂亚拉起罗凝玉的手说。

    “那就好,有罗罗陪着你我就更放心了。而且,罗罗他们很快就会加入五极门,你们两个在一起,正好可以一块儿学习功法的。”王落辰抚摸一下罗凝玉的脸颊,柔声说道。

    “好啦,你走吧。啰里啰嗦的干嘛,你去星族不过就是一两天的事情,干嘛要交代这么多呢?有话不会回来再说?”罗凝玉拿开他的手,笑着批评起他的磨叽。

    “这位姑娘,恐怕王师弟一两天的时间回不来呢。因为,我们星族有一件比较麻烦的事要请他帮着给解决一下,或许会耽误个十天半个月的也说不定呢。”罗凝玉话音儿刚落,劳力在一旁插了一句嘴,说出了让大家非常疑惑不解的话来。

    “劳力,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师弟可是我们长老非常器重的少年弟子,我警告你,可不要对他耍什么花样儿。否则的话,即便是同门,长老们也不会对你们客气的。”

    那名前来接妮蒂亚的女子,毕竟上了些岁数,警觉性比王落辰他们高一些,听劳力如此说话,怕星族对王落辰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赶紧出言警告了一句。

    “这位外事部的师妹多虑了,我们都是同门,岂会对王师弟做出不利之事?所说帮忙之事,他能帮就不帮,不能帮便罢,并非强迫。所以,请你也请王师弟等诸位,不必想的太多。”

    劳力听她误会,也不气恼,笑着向她还有在场众人解释。

    王落辰听到此时才明白,原来星族此次来接飞羽,本就有将自己一起请去的打算。

    只是,他心中不免困惑,不知道的是他们星族之中,到底是什么事情是他们自己所解决不了的,非得要他去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