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布特恩跪地求饶,妮蒂亚不禁觉得这家伙也太软蛋了,在王落辰他们面前丢了血族的人,便气呼呼地说:“你给我起来,你这混蛋,若是你再这样没有血性,动不动就下跪,那我可就只要把你脑袋给砍下来了。”

    “公主,别、别杀他。他并不是没有骨气的男人,他是为了我才这样的。他这么做也是不想让我受他连累呀。”艾琳见妮蒂亚发怒了,赶紧从他身后闪出,走向前来替他向妮蒂亚请求宽恕。

    这时,王落辰朝妮蒂亚笑了笑说:“妮蒂亚,别生气嘛。艾琳说的没错,当初这家伙在艾比斯堡垒面对奥斯顿时,的确是有那么几分骨气的。呵呵。可见,他也并非是一个没有血性的软蛋。所以,你就原谅他刚才的软弱吧。”

    “好吧,看在你们两人的面子上,我就暂且饶了他吧。”妮蒂亚听了艾莉的解释和王落辰劝说,收起自己的怒气,当先一步,走出了这间关押他们的房间。

    等她出去,王落辰向屋内所有的人问道:“你们这些人是不是能做到象布特恩所保证的那样,对妮蒂亚公主没有二心,全力效忠啊?”

    那些俘虏一听,马上跟布特恩一样,跪在了地上,一起向王落辰保证说:“我们以自己和家人的血脉向血神发誓,全都誓死效忠公主和王室。”

    见他们态度非常诚恳,王落辰点了点头,从音灵石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对他们说道:“光是发誓,空口无凭的,我无法相信你们。我需要你们用行动来证明一下,你们说的是否是真心的。喏,这里有一瓶毒药,如果你们确实想向我证明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在就马上吃下这些毒药,来向你们的公主表明你们的忠心吧。”

    那些俘虏听了王落辰这话,心里自然是十分挣扎了。

    但他们也想到,若是自己不吃下毒药,就无法证明自己对妮蒂亚没有反叛之心。那样的话,自己还是洗脱不了反叛的罪名,到头来,终究还是要按照血族的法律被处决的。

    他们便个个都觉得,与其那样,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吃下毒药,洗脱罪名,落个一身清白而死呢。就纷纷站起来,到王落辰的面前领去了一颗“毒药”,当着他的面儿吞进了肚子里。

    药刚进了肚子没一会儿,他们就感觉自己的肚子里一阵绞痛,就以为毒性发作了,便个个都捂着肚子,躺在地上打起滚来。看那样子,好像真的马上就要死了一样。

    就在此时,王落辰却突然笑了起来,对他们喊道:“哈哈,不过就是一点清火去毒的药,让你们清清脏腑,重新做人而已,又不会真要你们的性命,你们至于做出一副垂死挣扎的样子吗?好啦好啦,都起来吧。赶快去厕所里面排泄一下,然后回来,好好服侍你们的妮蒂亚公主吧。”

    见他们吃下所谓的“毒药”只是抱着肚子打滚儿,却没有一个在临死之前对妮蒂亚和自己心生怨恨,埋怨和谩骂的。王落辰就知道这些人的确都是血族的顺民,对妮蒂亚没有反叛之心的。便大笑着,将自己的骗局给揭穿了。

    那些人原本是抱着必死之心的,没想到就在自己“垂死之际”突然听到了峰回路转枯木逢春的消息,心里顿时对王落辰和妮蒂亚充满了感激。便再次向他们跪拜了,表了忠心,才争先恐后地向着厕所和可以解决问题的荒僻之处跑去了。

    看着他们有些狼狈的样子,妮蒂亚和罗凝玉以及飞羽都笑着谴责一下王落辰的恶作剧。

    “妮蒂亚,你们别笑啊。这些人以后都是要留在妮蒂亚身边当她的佣人和亲信的,不测试一下,怎么能叫人放心呢?”王落辰笑着向他们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留在我身边当佣人和亲信?这么多人我往哪儿安排他们啊?不说别的,就单说这住的地方,就没法解决啊?”妮蒂亚听王落辰这样一说,犯愁了。

    “这你不用担心,你尽管收留下他们就是。现如今长老们既然和你结盟了,那必然是会给予你公主的待遇的。我相信,超不过今天,他们就会让门中弟子安排你住到一处大殿里去。不信,我跟你打赌。”王落辰笑着宽慰她说。

    “打赌?赌什么?你要是输了怎么办?赔什么给我?”

    对他的话,妮蒂亚有些不相信。在她看来自己这次到圣境里来,根本就没有展现出血族的实力,她不觉得五极门的长老会真正看得起她。便想跟王落辰赌一把。

    谁知,飞羽却拦着她说道:“妮蒂亚,你快别上他的当,不要跟他赌。因为五极门接你去住处的人已经来了,我已经感知到了。想来这家伙也已经感知到了,才想用打赌来赢你点儿什么吧。”

    “真的?辰,你好坏啊。”妮蒂亚听了飞羽的话,用手在王落辰的胸口拍了一下说道。

    “哈哈,飞羽,你这人太无趣了吧?本来可以借机占妮蒂亚一点小小的便宜的,你干嘛要说破,坏我的好事儿呢?”王落辰笑着向多嘴的飞羽埋怨道。

    “我这是帮姐妹嘛。谁知道你会不会接着这个机会让妮蒂亚吃亏呢?哦,妮蒂亚,你说是不是啊?”飞羽朝妮蒂亚挤了挤眼睛,笑着说道。

    “吃亏?她能吃什么亏?顶多也就是把早晚要给我的提前送给我罢了。呵呵。”王落辰色色地在妮蒂亚的脸颊上摸了一把,坏坏地笑道。

    “去,又没正经了。也不看看当没当着别人的面儿。”当着罗凝玉和飞羽的面儿被他给摸了脸,妮蒂亚用手拍开他的手掌,娇羞地说道。

    “你害羞什么啊?又没有外人。你看,罗罗就比你大方,就是亲一下,她也不会像你这么矫情儿的。”说着,王落辰朝自己身边的罗凝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正看他和妮蒂亚嬉闹的罗凝玉,没想到他会突然偷袭自己,被他给亲到了脸颊,不由地一阵脸红,拍打着他的肩膀,叫他坏蛋。而趁此机会,妮蒂亚便和罗凝玉联合起来,一起跟他嬉闹。

    他们正嬉闹着,飞羽突然对他们做了一个噤声地动作,指了指门外说:“嘘,别闹了,接妮蒂亚的人来了。”

    三人听了,便停止了下来,收起玩笑的表情,一本正经地望向了门口,等待着门外那些人的到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