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和妮蒂亚也看到一脸凝重的飞羽了,便搁置下刚才的话题,向她打招呼。

    “咦,你们也来了?怎么?结盟的事情都谈妥了?”飞羽见到了他们,脸上的凝重消失了,换上了一副仙女般空灵的笑容。

    “谈妥?哪儿那么容易,不过才刚刚开始。哎,飞羽,你跑到这里来干嘛啊?”王落辰也一脸笑容地迎上前去,问道。

    “哦,我来这儿也没什么事儿啊?罗罗没有告诉你们吗?我来这儿只是因为我对血族的飞翼比较感兴趣。哦,妮蒂亚,关于这一点你别误会,我研究飞翼没有不尊重你们血族的意思。我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们星族变身时会有飞羽,所以我才对一切有羽翼的种族比较感兴趣的。”飞羽笑着解释说。

    “没关系,飞羽,我理解。毕竟我们两族的样子都跟人类不太一样嘛。你这样做,就是想在我们两族之间做一番比较对吗?那么,飞羽,你有什么发现吗?”妮蒂亚非常大度地笑了笑,表示。

    “发现嘛,当然有了,而且非常令我感到意外。妮蒂亚,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会相信。经过使用基因比对仪器的比对,我发现,咱们两族的基因居然有百分之九十八点多的相似度,比我们和人类的百分之九十七的相识度,高出了一个多百分点。这很令人惊奇和不解啊。要知道,我们两个种族可是连一个宇宙都不属于呢。整个进化历史根本就没有重合的地方。根本可能存在这么高的相识度呢?”

    飞羽说出来一个令大家都感到有些意外的消息。

    王落辰、罗凝玉和妮蒂亚三个人都不禁为她所说出的这个消息吃惊不已。他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各自说出了对此事的看法。

    “或许,这只是一种巧合吧。”妮蒂亚说道。

    “对,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巧合的事情很可能会存在的。”罗凝玉也这样以为。

    “这事儿或许有些奇怪,不过若是做进一步的研究,一定能够找出其中的原因来的。只是那样的话,就需要花费很多时间了。就现在的情形来看,咱们没有那么多时间的。所以,这个问题还是留待以后在说吧。”

    王落辰跟她们两人的想法不一样,他不认为宇宙间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觉得这事儿或者另有原因。

    只不过,他也知道要弄清这原因,不是仅凭一点简单的仪器和他们这几个不是科学家的人所能解决的。

    所以,他提议暂时搁置这个奇怪的相识度问题,留待以后再去解决。

    “落辰说的对,这问题还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找到答案的。因此,就按他说的办,先算了吧。那既然这样,我就不在此耽误你们的事儿了。想来,这里的族人也该来接我了,我还是先去五极学院等他们吧。”飞羽以为王落辰的话有道理,便暂时将这事儿给略过,向他们告辞。

    “别忙走啊飞羽。这圣境你是初来咋到,你那些族人又是多少千年没有联系过了,你孤身一人就此前去,作为朋友,我多少都有些放心不下呢。所以,我决定,这次的星族之旅,我要陪你走一趟。”王落辰微笑着,向飞羽说出了自己的“好意”。

    “真的?那太好了。只是,这不耽误你陪你的美女们吧?呵呵。另外,两位美女,你们不会因此不高兴吧?”

    飞羽听了他的话,对他的用心毫无怀疑,十分高兴。只是在高兴之余,她对王落辰这种帮助自己的行为,会不会引起他身边美女的醋意感到担心,不免很客气地征求了一下她们的意见。

    妮蒂亚已经知道王落辰为什么要这么做,对王落辰陪她去星族自然没有意见了。

    罗凝玉虽然不知道王落辰为什么会陪着她去星族,但觉得他做什么都肯定是有道理的。如今自己已经来到了圣境,以后跟他相处的时间多得是,自然不会在乎分别这一两日了。便也没有什么意见。

    因此,两人都跟飞羽说要她不要开玩笑,她们才不会那么小心眼儿呢,叫她只管跟王落辰一块儿前去就是了。

    如此,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王落辰便将飞羽留了下来,让她跟着他们三人再次回到了关押血族俘虏的那座宅院,同他们一起去跟那个女仆谈送信的事儿。

    到了那宅院门口,王落辰他们向负责把守的五极门弟子和抵抗军战士打了招呼,便走进了院子。

    到了这院子的正房门口,王落辰向守卫们说明自己的来意,要他们打开了门锁,他们四个便进了屋子,见到了那些被关押在房间里的血族人。

    “拜见公主!拜见人族王者!”

    那二十多血族人,见到本族的公主妮蒂亚和将他们俘虏来的那些人的指挥官王落辰来了,赶紧参拜。

    “不用多礼,布特恩呢?你过来。”王落辰冲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多礼,然后叫着布特恩的名字,要他出来见自己。

    谁知,他这么一问,布特恩没回应,那名女仆却从人们后头挤了过来,向他们行礼说道:“回公主、王者,请问你们找布特恩有事儿吗?他在床上躺着呢,病了,不能起来见你们的。”

    “病了?他怎么会病的?我们抓到你们之后,对你们所有人是一没捆绑,二没打骂,三没渴着饿着你们的,怎么好端端的就病了呢?况且,他还是一个修行生之力的修行者。所以,你不要替他打掩护了,还是让他过来吧。”王落辰故意装出不悦的样子说。

    “对啊,还是让他过来吧。不然,人族的王者会生气的,他一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妮蒂亚在一旁吹嘘了一下他的威严。

    “公主,王者,不要难为艾琳。这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有些害怕,不敢过来见你们的。”

    妮蒂亚把王落辰给“凶化”了之后,那名叫布特恩的男子,害怕他的相好会受自己连累,赶忙从后面跑了过来。

    “哦,原来你叫艾琳。好吧,听着,艾琳和布特恩,你们跟我们出去一下,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谈一下。”王落辰见那胖乎乎地中年男人到了自己面前,便指了指那女仆和他,说道。

    “啊,出去?王者,公主,你们不会是要杀了我们吧?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也不要杀艾琳,更不要杀所有的人,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是效忠王室的。真的,公主,我们对您和您的父亲,绝无二心,我们可以对着血神发誓。”

    那男子一听王落辰单单要自己和艾琳出去,还以为他要对他们两人不利,赶紧跪下指天画地地发誓,向他们表示自己的臣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