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热情让王落辰一时间不知给如何应对才好,而这时从队伍中走出了罗凝玉,她轻轻挎住他的臂弯,指着大家笑着对他说:“你看,大家对你可是真心拥戴的,你可不要冷了大家的心啊!”

    “这,罗罗,连你也跟着他们起哄。(书^屋*小}说+网)唉,那好吧,就按大家的意思办,咱们就成立一个军团,我就勉为其难地暂时当一下你们的指挥官吧。但是,我在此要提醒大家一点,咱们虽然成立了团体,可咱们今后也都是五极门的弟子了,一定要注意融入到五极门内,跟大家保持良好的关系,大家记住了吗?”

    王落辰听从了罗凝玉的劝说,接受了成为他们指挥官的请求,便向他们提出了一个要求。

    他这话的意思,是不想让抵抗组织的成员们因自成团体而跟外界产生隔阂,免得为五极门内的其他势力所排斥。

    “是!指挥官的话就是命令,我们一定谨记在心的。”他的话一出口,戴占雄便代替大家向他下了保证,紧接着他又问,“不知指挥官还有没有别的要交代的,趁着大家都在这儿,给我们一块儿说说。”

    “其他的也没什么啦,无非就是要求大家好好学习武功,别怕吃苦,别怕受罪,争取早一点学有所成回到尘世,继续保护咱们的家园和亲人。另外就是,你们成为五极门弟子以后,也可以加入我的天命社,同天命社其他成员交流学习心得,共同进步。最后,我想告诉大家,有问题不要隐瞒,及时告诉我或天命社里的其他成员,我们会给予大家最真诚最有力的帮助的。”

    看着大家热情洋溢的脸庞,王落辰心里很是激动,不由地就将这些战士当成了自己的好兄弟,好朋友,便想到了要他们加入自己的天命社。

    谁知,他刚刚才十分动情地讲出这段话来,戴占雄他们却笑了起来,孟虎向前一步说:“哈哈,指挥官,你这话说的太晚了。因为在你来之前,天命社的雷家栋联络员已经过来跟我们谈过话了。目的也是要我们加入天命社。只是没用他费口舌,他一告诉我们说你是天命社的社长,我们所有人立刻就让他把名字报给他了。所以说,指挥官,您现在不光是我们的指挥官,而且也是我们的社长了。”

    “什么?雷家栋已经来过了?这家伙,行动还真迅速啊。不过,也亏得有这干事积极的家伙在,不然的话,天命社还发展不了这么快呢。”王落辰听孟虎一说,想到那么极为崇拜自己的小世家的少年,不禁对他大加赞赏了一句。

    “辰,没想到你还有自己的团体。而且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发展的还不错。照这样看,我好像说的没有错呢,你的确是具有王者气质和潜力的。”听了他们的谈话,了解到王落辰拥有自己的团体,妮蒂亚小声儿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王落辰听了,微微一笑,传了一道意念给她:“我已经因为团体这事儿和别人发生过矛盾了。原因就在于别人害怕我的团体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所以,妮蒂亚,所谓我将来会成为王者什么之类的话,以后千万不要再跟别人提及了。否则的话,有可能会给我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明白嘛?”

    妮蒂亚接收到了他的意念,立即对他肃然起敬,醒悟到他这人原来不像看起来那么轻浮,是个心中自有天地但却不肯轻易展露的人。

    她明白这种人才是做大事的人,故而不禁为自己的当初选择跟随他而暗自庆幸。也因为这一点,她开心地笑了起来,并且像温顺的小绵羊儿一样点了点头,向他表示自己记住他的话了。

    王落辰看着她温顺的样子,知道她的心里,此刻定是已经真正将自己当成了她所认可的人,不禁有些得意,也有些小幸福。

    于是,他又向她传了一道意念,告诉她自己这样做并非是怕事儿,而只是隐忍,要她理解。然后,便向罗凝玉等人说:“你们加入五极门和咱们成立军团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大家就此解散,各自休息去吧。我和妮蒂亚公主呢,要去见一见她被咱们给抓来的那些俘虏,去谈些事情。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呢?”

    罗凝玉等人听他这样一说,便解散到了队伍,围过来说要带他们去见那些俘虏。

    但王落辰暂时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血族和五极门结盟的事儿,就借口妮蒂亚要跟俘虏们谈的事儿涉及到血族的秘密,将除自己恋人罗凝玉之外的人都给劝走了。

    他找得理由很合理,其他人自然识趣,便纷纷离开,让罗凝玉带着他们两个去见那些俘虏。

    罗凝玉走在前头,带着他们绕过抵抗军兄弟们的住所,走向了一个独立的宅院,因听王落辰说妮蒂亚见这些人有秘密的事情要谈,心中好奇,便边走边问道:“有什么秘密的事儿要谈?要不要我和飞羽都回避啊?”

    “飞羽?你的意思是说,飞羽正和那些俘虏在一起吗?怪不得我们来到之后,没有见到她呢。”听了罗凝玉的话,王落辰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因为她提到了飞羽,并想到了某种可能,反问了她一句。

    “对的,她对……”听他问及,罗凝玉看了妮蒂亚一眼,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她说对血族的飞翼以及他们身体结构比较感兴趣,想仔细地研究一下。”

    因为飞羽将血族当成研究对象的行为显得有些对血族不够尊重,所以,当着妮蒂亚的面儿,罗凝玉说起来自然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妮蒂亚对此却并没有什么怎么介意,她笑了笑说:“其实我们血族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可研究的。我们的身体也是由古代生物一步一步演化来的,只是在演化的过程中,与你们人族略有不同而已。但却没有大的差别。这早已被我们族里的科学家所证实。并且也为一些跟你们人族通婚族人所验证过。因为,那些通婚之人,他们的后代并没有生出怪物。也就是说,他们后代的身体形态,无非还是人族和血族的形态,并没有出现其他另类的形态。”

    “哦,这就好,这样的话,至少我们两个以后放心大胆地生孩子了。哈哈。”王落辰听了妮蒂亚的话,玩笑道。

    “当然可以啦,要不人家当时会跟你在一起吗?你以为我没脑子啊?”

    说到生孩子,误会王落辰曾经担心过自己会给他生出怪物小孩儿,妮蒂亚有些羞恼,忍不住白了王落辰一眼,不高兴地说了一句。

    王落辰见她有些恼了,赶紧说道:“别生气嘛,我没那个意思的。刚才那样说,不过是个玩笑。不信,你问罗罗。罗罗,你也听见了,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啊?”

    罗凝玉笑了笑,靠近妮蒂亚,正要帮着王落辰说话,却看见飞羽紧锁着眉头地从那座宅院里走了出来,不由心中疑惑。便将双眼望向了她,暂时没有响应王落辰的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