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王落辰接受了这个任务,木长老和水长老都很高兴。不免又称赞了王落辰两句识大体什么的。

    对他们称赞的话,王落辰笑笑,做出一副很谦虚的样子,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带着妮蒂亚离开了。

    离开长老院,妮蒂亚和王落辰飞到了一块儿,妮蒂亚很开心地跟他说:“辰,没想到你们的王者们这么好说话,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跟我们血族结盟的事儿。而且,我看他们对你也很信任,赏赐了不少东西不说,还委派给了你新的任务。照这样看的话,辰,你将来很可能会成为这里的新王者呢。”

    “新王者?”

    王落辰没想到妮蒂亚会这么单纯,仅仅因为长老们答应结盟的事情答应的痛快点儿,并给了他们一点儿小恩小惠和一个对自己好朋友来说不怎么厚道的监视任务,就乐观地以为自己受到了长老们多大的器重,将来的前途会怎么怎么样的无量。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以神识跟她交流道:“看事情别光看表面,也别光看一时。我能成新王者,这话绝对是个笑话。你若知道两个月前我怎么被他们给拒之门外的,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五极门的水很深,你慢慢就会懂了。”

    “哦?那照你这么说,是不是他们的话都不可信呢?那结盟的事儿,靠谱吗?”妮蒂亚被王落辰这么一说,心里对结盟的事儿变得没底了。

    “结盟的事儿是靠谱的。因为这是他们面对当前的形势,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所不得不做出的决定。这你无需担心,只要咱们共同的敌人狂霸星人不走,他们和你们结盟的态度和决心就不会变的。”王落辰跟她分析说。

    “这话也对,毕竟我们血族也是一股有那么一点分量的力量嘛。好吧,辰,我信你的话,对结盟的事儿不会再怀疑了。那接下来,你就陪着我去见一见从艾比斯堡垒抓来的那些族人吧,看看能不能劝服一两个,让他们回去将结盟的事儿报告给我的父王。唉,只是这些人都是背叛者,他们会听我的吗?”

    结盟的事儿,虽然妮蒂亚身为血族唯一的公主,可以当一半的家,但毕竟她的父王才是血族的最高决策者,她不可以不就此事向他汇报的。

    所以,刚刚跟五位长老达成了口头协议,她就要派一个人回去跟她的父王报告一下。只是,到底派谁去呢?在这个人选上,她比较犯愁。

    不过,王落辰替她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说:“不用发愁,关于回血族向你父王报告结盟一事的人选,我已经替你想好了。”

    “真的?快说,是谁啊?”妮蒂亚没想到自己愁的不行的事情,他却早替自己想好了,便赶紧问是谁。

    “还能有谁?就是那个在咱们攻克艾比斯堡垒后,为堡垒的原长官布特恩求情的女仆啊。”王落辰笑着向她说道。

    “她?那个女仆?为什么是她?而不是布特恩,或者其他人呢?”妮蒂亚有些不解地问。

    “为什么?因为她比其他人勇敢,也比其他人更有人情味儿啊。你想想,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刀都架在她的脖子上了。她还能对自己的相好儿念念不忘,想着替他求情,不正说明了她是这样一个人吗?所以,我才说要选她去。我感觉,这样的人,只要答应了你去送信,那她必定就会将这信儿给送到的。”王落辰说出了自己之所以打算派那名女仆去的理由。

    “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些道理。只是,她真的会听咱们的话,去送这个信吗?就怕她不肯呀。”妮蒂亚又说出了另一个担心。

    “嘿嘿,她会同意的,你忘了?她的那个相好,不是还在咱们手里控制着嘛,必要时可以利用一下他啊。”王落辰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道。

    “呵呵,你真狡猾。好吧,就听你的,派那个女仆去。至于怎么才能让她听话,我就不管了。”妮蒂亚笑了笑,将这事儿交给王落辰全权处理了。

    王落辰是个不怕事儿多的人,他冲妮蒂亚点了点头,很干脆地说道:“行,你就瞧好儿吧。”

    说完,他就加快了速度,一马当先地向着传送大殿附近罗凝玉和抵抗军战士的居所飞了过去。

    不是要找女仆安排她去送信的事儿吗?为什么要去那里啊?

    那是因为,由于昨天临时安排住处,比较匆忙,女仆他们的关押地点并没有另选,而是就安排在了抵抗军战士们的居所旁边。

    所以,到那儿去,就可以在和抵抗军兄弟见面的同时,顺便把这件事儿给办了。

    他们一路飞行,很快就到了地方。

    远远地,他们便瞧见了正在居所周围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的抵抗军战士和他们那些停在居所旁边的高大的机甲。

    “兄弟们好!”王落辰热情地打着招呼儿,从天空中飘落了下来。

    “指挥官好!”那些士兵听见他的问候声,见到从空中逐渐降落下来的人,也不用什么人指挥,立刻就很主动地向一起聚拢,站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队伍,正经儿八百地向他行了军礼,发出了自己的问候。

    “大家稍息,呵呵。不用这么严肃。咱们的军事行动已经结束,我现在已不是你们的指挥官了。”见他们如此正式,王落辰慌忙向他们表示。

    “不,指挥官,您这就说错了。因为,在您没有来之前,我和孟虎还有张贤达,以及罗罗和刘三江,我们已经跟大家郑重讲明,以后我们这四支队伍就合成一支,组成一个军团并公推你做我们的指挥官了。”

    王落辰正同大家客气,听到战士们的问好声,戴占雄和孟虎他们几人都从居所的室内走了出来,正正经经地地站到队伍的前面,向王落辰行了军礼,并说明了他们的决议。

    “什么?合成一个团,还公推我当指挥官?这可不行。我又没有学过军事指挥。哪儿能指挥得了大家?再说,我刚刚已经跟长老们协商好了,他们已同意你们加入五极门,成为门中的弟子并传授你们五极门的武功了。那样的话,你们和我一样,就都是一个辈分的弟子了。哪里还有什么军团和指挥官一说?”

    王落辰连连摆着手,推辞着指挥官的头衔,并将他们即将加入五极门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谁知,他们听了,却说:“指挥官,您就不要推辞了,加入不加入五极门,跟您是不是我们的指挥官没有半点儿关系。无论我们的身份怎么变,您都将永远都是我们的指挥官。”

    这话传进王落辰的耳朵里,立刻让他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同时,也让他自己在心里暗暗吐槽了自己个儿一句:“靠,就说你有神棍的潜质嘛,看看,这些人这样推崇你。简直就是把你给当神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