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此次会谈,前面谈得都还算顺利,但到了拟定出使成员名单的时候,却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因不在王落辰和妮蒂亚这里,而是出在五位长老身上。

    因为他们出于力争在此次同血族的结盟中由自己这一方势力占主导地位的目的,都很想尽可能多地在使团中安插自己的人。

    这样一来呢,他们之间便形成了一种斗争,就是你提出来的名单我不同意,我提出来的名单你也不同意,谁也不赞成谁的。这斗争的直接后果便是导致了使团成员名单的难产。

    眼见几位长老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个结果。王落辰心里惦念罗凝玉和抵抗军的弟兄们,就跟妮蒂亚相互递了个眼色后,向长老们说道:“各位长老,反正出使血域同他们谈结盟的事儿还需要做很多准备,并非一两日之内立即就前去,不如名单的事儿大家再慢慢谈谈吧。现在呢,我和妮蒂亚就先回去。也好赶紧从我们由尘世带回的血族的俘虏中挑选一两个人,派去血族送信,叫他们那边对结盟的事儿有个准备。不知您几位觉得如何?”

    “不错,结盟是件大事儿,不能仓促进行。这名单的事儿嘛,咱们就慢慢地商量商量再定吧。至于落辰的提议,我觉得甚好,不如就按他和公主的意思去办吧。”

    木长老此时也厌倦了跟跟几位长老的扯皮,听王落辰一说,心里很以为然,便同意了他的提议,结束掉了此次会议。

    大概是跟他的心情差不多,其他几位长老听他这样一说,也同意了王落辰的提议。

    就这样,这次会议便这样结束了。

    见他们同意,王落辰和妮蒂亚便起身告辞,却再次被长老们给叫住。只不过这次的原因,不再是商谈什么事情了。而是送了一些礼物给他们。

    当然,虽说同样是送礼,但因为两人身份不同,这送礼物的名目却是不一样的。

    送给王落辰的呢,就名为赏赐。送给妮蒂亚的呢,却美其名曰为略尽地主之谊的见面礼。

    礼物的种类呢,也是不同的。给王落辰的,是一些丹药和兵器,玉石。送给妮蒂亚的却是一些珠宝和采集天地元力的宝器,以及几本入门的功法秘笈。

    这些对于妮蒂亚这位血域的公主来讲,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稀罕的,因而心里没有什么感觉。但对于穷得叮当响的王落辰来说,就不一样了。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名为暴富的感觉。

    他估摸着,这些丹药玉石什么的,怎么着也能换上几千万江湖币了,心里头一下子高兴的不行。便连忙向他们几个人表示感谢。

    “不用谢,这是你此次救出墨可立了大功应得的。而且,不光是你,凡是此时参与营救墨可的人员,长老院皆有赏赐。这便是赏罚分明的意思。是要叫大家明白,在五极门内,有了功劳,师门自然是不会让大家白忙活的。”木长老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脸上挂着一抹长者的慈爱和欣赏,说道。

    “那太好了,我代师兄师妹他们感谢长老们的厚爱。”王落辰听说好处不光被自己得了,其余人也有,心里更加高兴了,连忙代其他人又向长老们感激了一番。

    “呵呵,不用谢,这都是按照惯例应该有的赏赐。哎,对了落辰,据我所知,你这次出去,还遇到了一位叫飞羽的星族女子。据说来自另外的世界,跟咱们圣境中的星族有莫大渊源,不知是否确实?”

    当王落辰对几位长老挨个行礼,以表示对他们赏赐的感谢。当谢到水长老时,他伸手扶起他,笑着问了他一个问题。

    “是的,水长老,确有此事。而且那位叫飞羽的女子还在我们遇到危难之时,助我们脱困,救了我们的性命。”

    王落辰据实回答,但没有说出飞羽也想跟五极门结盟的事情。因为,他觉得飞羽背后的势力很强大,跟狂霸星人一样可以对圣境构成威胁,这恐怕为长老们所不喜。所以,便将她的这一构想给隐没了下来。

    “哦,如此说来,真有这样一个女子了。那落辰你觉得,她突然出现,并来到圣境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跟星族有莫大关系?”水长老脸上略带了一点忧色,问道。

    “这个嘛,水长老,我想她不过是偶然路过,并卷进了这次的事件,并没有特别的目的吧?至于跟星族之间,她起初连圣境有星族都不知道,还是我告诉了她星族的存在,她才知道了星族,并跟我一起来的圣境。为此,还连累的她连飞船都毁掉了。”王落辰怕水长老对飞羽起疑心,会对她不利,赶忙向他解释。

    “哦,她的飞船毁掉了?这么说她若是想要离开圣境,必定要去星族需求帮助喽?那样的话,她或许跟咱们的原来的祖师爷劳九归一样会消耗掉大量的星石呢。落辰,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护宗大阵的存在了,可你知道护宗大阵的运行是依靠什么能量驱动的吗?我跟你讲,就是星石啊。”

    “所以,落辰,你不是跟这个叫飞羽的星族人关系不错嘛。那好,我今日就给你委派个任务。等星族来接她时,你借护送她为由,跟她去星族一趟,探听探听她跟星族之间的关系,并摸一摸星族星石存量的底细。好吗?”

    水长老还是对飞羽不太放心,竟然给了王落辰一个监视她并考察星族的任务。

    “要我去做奸细啊?这不太好吧?呵呵。”王落辰从来没干过这种鬼鬼祟祟的事情,所以,听到水长老派给他这个任务后,眉头不禁皱了一皱。

    见他面露为难之色,木长老这时候插话儿了,他说:“落辰,水长老交给你的这个任务极为重要,关系到咱们五极门的护宗大阵的安全和将来血族护族大阵的建设,容不得轻视。当然,也因此你最好也不要推辞这个任务。毕竟你跟星族族长的女儿赵思雅关系也很好,非常有利于你执行这个任务啊。别人,可是没有你这么好的条件的。”

    “啊,赵思雅是星族族长的女儿?这我还真没想到呢。好吧,既然这小丫头对我不诚实,那我也对她不坦诚一回吧。那么,这个任务我接了。”

    王落辰这样说,绝对是违心的。他和赵思雅能够成为好朋友,是因为他们之间共同经历过患难,跟她的身份绝无半点儿关系的。

    他觉得,她不肯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不成为破坏他们之间友谊的原因。

    但他当着木长老他们的面儿,却不会这样说,免得他们对自己不信任,而将这个任务交给别人。那样的话,对赵思雅他们一族来说,有可能会造成什么危害也说不定呢。

    因而,他故意说了让别人听起来他很生赵思雅的气的话,并接受了这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