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长老似乎对妮蒂亚的话并不感到意外,他们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早就料到你会这样说的神情。

    然后,他们便将目光都投向了水长老,水长老好像也明白他们的意思,直接一挥手,在众人头顶上打出一片水幕。

    接着,他指着其中的缓缓浮现出来的景物,对妮蒂亚和王落辰说:“你们将看到的,是我们五极门核心的秘密之一,护宗大阵。而让你们知道护宗大阵的存在,就是我们向你们血族所展现的诚意之一。至于另外一个诚意,请容许我先卖个关子,一会儿再说。”

    “护宗大阵?看这样子好像就在这化极山脉之上,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呢?”

    王落辰看着那水幕中的那一百零八座山峰上,代表阵枢阵眼的小光点儿和笼罩在整个化极山脉所有山峰之上的,那流光溢彩的光阵,有些疑惑不解地问。

    “你当然感觉不到了,因为大阵有守护模式和防御模式两种嘛。另外,这水幕上面的光阵你能看到,是为了便于你们观看,由我特意加了彩虹效果的。实际上的笼罩在咱们头顶上的光阵,可就是纯粹无色透明的了。那样,才不容易被别人所察觉嘛。”水长老向他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明白了。”王落辰点头表示。

    他的问题解决了,妮蒂亚的问题又提出来了:“各位长老,你们说展现这大阵就是向我们展现诚意,不知道这是何意呢?毕竟,大阵是你们的,与我们血族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妮蒂亚的问题,也正是王落辰心中所疑惑,但却不好意思直接问道。

    他暗自吐槽说,就是,大阵不大阵的有什么用,人家妮蒂亚又不是来学习阵法的,你给人家看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啊。

    就这个问题,水长老笑了笑说:“妮蒂亚公主别着急,听我解释嘛。我们之所以说展示这个大阵是在向你展示我们的诚意,原因有两方面。其一,是因为这个大阵乃是保护我们五极门不受侵害的大杀器,其防护能力非常强。”

    “可以这么说,就算狂霸星人能够找到圣境,并且打进来,他们想要突破我们的护宗大阵也没那么容易。鉴于这个大阵如此重要,它的存在和它的阵图我们从来都没有让外人见到过,而今天我们把它展现在了你的面前,足见我们对你的信任吧?”

    “其二,我们向你展现这个大阵,还有另外一个用意就是,一旦我们双方结成了联盟,我们在此郑重承诺,到时候我方可以派出阵法高手,为你们血族构建一个同这一样的大阵,保护你们族人的安全。这大阵建设起来可是花费巨大,十分不易,若没有过硬的关系,我们可不会浪费这气力的。怎么样,公主?这,足见我们的诚意吧?”

    水长老讲完,妮蒂亚心中的困惑消除了,她有些兴奋地说:“让水长老这么一说,这大阵的确是代表了你们圣境的极大诚意。本来呢,你们展现了这样的诚意,我不应该再提什么要求的。但这个要求的关系到我们结盟以后的战力问题,我又觉得还是提出来的好。所以……”

    见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木长老十分爽快地说:“既然我们双方都快成为盟友了,公主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嘛。只要所提要求都在合理范围之内,我们是不会拒绝的。”

    “就是觉得这要求有些不合理,我才不好意思提的。但既然木长老这样说了,我还是提一下吧,答应不答应都没关系。其实,我是觉得就单兵战力方面来讲,我们血族的战士是远不如你们圣境的。所以我就想,看看你们能不能将圣境中的功法传授给我们的士兵一些。当然,若是能派些人过去亲自教导训练一下他们就更好了呢。”

    妮蒂亚想了想,鼓足了勇气向几位长老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个嘛,可以考虑嘛。毕竟提高了你们战士的战力,对我们将来整个同盟的战力提高还是有好处的。只是,妮蒂亚公主,你看我们向你展现了极大的诚意,你也向我们提出了非同一般地要求。那么,你可否也向我们展现一下你们血族的对此次结盟的诚意呢?”

    木长老所谓的可以考虑,基本上就代表他已经答应了她的要求了。只不过,在答应了她之后,他也提出了想要看看血族这方面诚意的要求。

    “这个嘛,我早就想过了。我觉得,为了展现我们血族的诚意,我可以代表王室向你们承诺,一旦结盟。我们血族的全部战士都可以划归你们指挥。真的,我们不在乎在结盟中的主导地位,只在乎能不能获得最后的自由。”

    “你们觉得这个条件怎么样?另外,再补充一点,为了巩固我们两族之间的联盟,我已经决定嫁给你们的弟子王落辰了,那样的话我以后就会长留在圣境,当我们血族留在你们圣境的人质了。”

    妮蒂亚讲明了己方地诚意,并当着几位长老的面儿,亲口宣布了她跟王落辰的婚事。

    听到妮蒂亚所宣布的婚事,木长老大笑起来,高兴地说道:“哈哈,好啊,公主这样说,就是展现了你们最大的诚意了。那好,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们的第二个诚意。那便是,我们长老会已决定,鉴于王落辰和公主你们俩的亲密关系,我们将全权委托他,担任和你们血族结盟谈判的大使。不知,公主以为我们这个诚意够么?”

    这样的诚意,妮蒂亚自然觉得太够了。她羞红了脸,点了点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长老,你们,你们这样就把我给卖到血族去了?不行,我有意见。嘿嘿。”妮蒂亚对王落辰当大使的事儿没有发表看法,王落辰自己却有意见了。

    “你能娶到如此高贵美丽的公主,都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还有意见?不行,你有意见也得保留。哈哈。”水长老听他有意见,冲他一瞪眼,玩笑道。

    “不是,长老们,我这意见跟娶不娶妮蒂亚没有关系,是跟另一个恋人罗凝玉有关,你们能不能听一下啊。”他一跟自己玩笑,王落辰立刻也嬉皮笑脸了起来。一把拉住他的衣袖,央求道。

    “哦,跟另一位美女有关?莫不是让我们处理你们之间争风吃醋的事情?那可不行,人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年轻人之间那些情情爱爱地事情,我们可管不了。”水长老连连摆手说。

    “不是,不是,跟感情无关,而是跟传授功法有关。其实,我想说的是,诸位长老,可不可以考虑一下也传授一些功法给抵抗军的战士,帮尘世中的人提高一下战力啊?”

    王落辰心里一直记着罗凝玉想要让抵抗军的兄弟学习功法的事儿,他一听到长老们答应了将功法传授给血族,便趁机将罗凝玉的要求也给提了出来。

    ——————————————

    连续两个月日更接近一万,作者脖子痛,腰也痛,要缓上两三天,请读者朋友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