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长老们的心思,王落辰微微一笑说:“那弟子只好勉为其难地在诸位长老面前献丑了。”

    说着,便以神识镌刻出一道法阵,并将其变形为元力之刃的模样,便要向着天空释放出去。

    便在此时,他看见木长老向自己招了招手,说了句:“向我出手,让我看看你这法阵的威力。”

    “这,不大好吧,弟子不敢。”王落辰将那道法阵悬停在自己胸前,面露为难之色说道。

    “怎么?你以为你的法阵能伤到我啊?呵呵。”木长老笑笑,又向其摆了摆手,问道。

    “那好吧,请恕弟子不敬了。”

    王落辰嘴里说了句客套话,再次复刻出一道复仇法阵,重叠在刚才那道悲悯法阵的上面,以增强攻击的威力。随即,便以神识驱动法阵,等它们吸收了天地间的元力之后,快速地向着木长老的面门打了过去。

    “好,来势很凶猛啊。”

    感觉到那飞速袭来的法阵上的浩荡元力,木长老赞了一声。便轻轻挥手,在自己面前幻化出一朵青色莲花。

    那莲花散发着淡淡的光辉,一下将王落辰的法阵给挡住,让它一丝一毫也前进不了了。

    “法阵,爆!”

    王落辰见自己的法阵无法前进,脸上毫无慌乱之色,只轻声说了句爆,便将法阵给引爆。

    法阵爆碎,其间蕴含的天地元力狂暴地涌现出来,向着木长老的青莲轰击而去。大有将青莲轰成碎渣儿之势。

    但就在此时,青莲却突然胀大数倍,用它的花心如巨兽张开大口吞食食物一般,将王落辰法阵所爆发出的能量全都给吸了进去。

    待能量全部吸入,它的花瓣突然合拢,将所有能量给压缩成一颗莲子般大小的圆球,向着王落辰猛地喷射了过来。

    “法阵,凝。”

    那些能量虽然被压缩成莲子般大小的圆球,改变了形体,但其中犹然残存着王落辰的神识,王落辰仍然可以控制它。因而,随着他的那一声“凝”一发出,圆球便怦然爆开,再次变成了元力之刃那般模样的法阵,停在了王落辰的胸前。

    “好,好,收放自如,动静由心,你果然将法阵玩儿的很溜。”木长老收起自己的青莲,对王落辰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嘿嘿,谢谢长老的夸奖,献丑了。”王落辰亦收起法阵,躬身行礼,谦虚地说道。

    “啪、啪,不错,不错,很不错,才短短的两个月,你这小子就将法阵给掌握到这等地步了,倒是叫本座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呢。”

    此时,从长老院的正房中走出了一身素色衣服的水长老,他边鼓掌,边对王落辰说出了平常难得听到的赞赏之言。

    “嗯,怪不得我们两家的小子英晨和立军都喜欢跟你这小子厮混,还和你一同在五极学院的学生中成立了什么天命社呢。今日一见才知道,你果然是有过人之处。”

    水长老的身后中年人打扮,长着一副平淡无奇模样儿的土长老和一头红发,英武不凡火长老,也跟着一块儿走了出来。

    “我就说嘛,这小子是可造之材,你们还不信。怎么样,见识过之后,信了吧?”

    继他们之后,一身金色衣服,显得十分老迈的金长老也缓步走了出来,向大家夸赞着王落辰说。

    “呵呵,他是云丫头中意的人,你自然是向着他说话了。不过,我说句公道话,你们别不高兴啊。如今看来,这孩子,轮武功,论才智,论情商,样样儿都比人强,就是可惜了在这体质奇怪不能凝聚使用元力上面,否则,他的成就或者会不可限量啊。”

    听金长老也夸赞王落辰,水长老摇了摇头,露出一脸可惜的神色,替他惋惜道。

    “哎,欧阳,凡是不可看得过于悲观,落辰这孩子虽然无法凝聚和调用元力,但他若将这祖师爷留下的法阵给参悟透彻了,未必就不能步入高战弟子行列,成为咱们五极门未来的栋梁。”金长老力挺王落辰说。

    “谢谢水长老的激励和金长老的青睐,还有各位长老的赏识。弟子定会再接再厉,努力提高战力的。因为,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着巨变。我的父母,还有我远在故乡的亲人,都正遭受着苦难。且这苦难还因为狂霸星人的野心,大有将在我们圣境出现的趋势,所以我必须得变得更强,才能解救亲人脱离苦海,防止那些强盗将苦难带到圣境中来。”

    听到这里,王落辰向他们各位行礼,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同时也将话题从自己身上,引到了当前的形势上面。

    “哦,怎么?你也认为狂霸星人能够找到咱们的所在,并且打到我们这里来吗?”水长老听他谈到了当前形势,似乎很替圣境的未来担心,便问了一句。

    “嗯,弟子是这样以为的。因为,据弟子所知,狂霸星人是宇宙中的强盗,是非常凶残的一个种族,他们所到之处,必定会为那处的种族带来死亡和破坏。而且,他们的科技还很先进,有足够的手段将咱们圣境给找到。妮蒂亚他们的血域以及跟血域伴生的影界就是咱们的前车之鉴。”

    “而一旦被他们找到咱们的话,他们必定不会对我们手下留情,他们肯定会向对待血域和影界一样,将咱们征服或者剿灭的。我想,这种担忧,恐怕长老们也不会没有吧。否则的话,今天就不会让妮蒂亚过来了吧?”王落辰直言不讳地说道。

    “不错,你小子说的够直接,够坦白。我们正是有这样的担忧,才想跟妮蒂亚公主了解一下当初血域是如何被发现,随后又是如何被攻破的。还有,在他们屈服于狂霸星人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摆脱他们控制的打算。假如有这种打算的话,他们又是否愿意跟咱们圣境结成同盟呢?”

    木长老见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再没有绕来绕去的必要了,就将此次召见他和妮蒂亚的目的给讲了出来。

    由于他这些话很显然是向妮蒂亚讲的,王落辰不便多言,就将目光转向妮蒂亚,示意她跟大家说明一下血域现在的情况和血族反抗压迫的决心。

    妮蒂亚非常平静地看了所有人一眼,然后在点头向他们表达了自己的敬意后,开口说道:“在谈血域的事情之前,我还是很想代表我们血族王室,向诸位圣境的王问一句,你们是否真的有诚意跟我们合作?还是,只是为了从我这里得到一些狂霸星人的兵力和破镜方法的资料,而假意说要跟我们合作呢?对不起,我说的可能比较直接,但我真的希望能够看到你们诚意,然后再将一些事关我们血族未来命运的事情告诉你们。”

    此刻,妮蒂亚不再是以王落辰的恋人身份,而是以跟圣境对等的一个世界的公主的身份,跟长老们谈判。

    所以,她不能够不为自己一方的利益打算。

    该直接摆到桌面的东西,她以为,还是要先摆上来,双方才能够进行更深入的交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