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所站立的那些人,心跳次数在瞬间增加到一百下以上,血液像骏马一样在血管里疾驰,将身体的新陈代谢水平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因而,他们的身体中,便在短时间内产生了大量的热量。

    这热量来不及释放,就烧红了他们的脸颊,躁动了他们的体液,让体液争相从毛孔中变成所谓的汗水,涌流了出来。顺着额头和脸颊,在他们的面庞上形成了几股溪流。

    他们的紧张和窘态,自然难逃王落辰神识的感知,他便笑了笑,以神识向他们说道:“不用担心,我会替你们向长老求情的。呵呵。”

    向他们传递完这个意念,他便拉起妮蒂亚的手,对木长老说:“待会儿,妮蒂亚将会向您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要不,您就先让这些老人家回去吧,免得站在这里等待,怪累得慌的。”

    “他们?”木长老听王落辰提及这些人,又看了看他们脸上的窘态,仿佛明白了什么,便说:“哦,落辰说的有道理,我们今天没空儿见你们。有什么事,改日再说。都走吧,留在这里也是碍眼,还特别聒噪。”

    他们听了,如释重负,赶紧向木长老行礼,就欲行离去。便在此时,木长老突然加了一句:“回去后,每人抄录一遍五极门门规,明日来时,带来给我检查。”

    那些人听了这话,刚刚轻松下来的心情,顿时又沉重了起来,但木长老掌管戒律院,他的话如同圣旨,他们无人敢违抗,只好行礼领受:“是,我等谨遵长老法旨。”

    然后,便个个哭丧着个脸,离开了。

    “辰,不就是抄录个门规嘛?这些人为什么脸上会是那样的表情?”见他们脸色不好,妮蒂亚有些奇怪,悄悄向王落辰问道。

    “不就是抄录个门规嘛,你这话说的好轻巧。你知道门规有多少条儿吗?”王落辰微微一笑,反问道。

    “多少?”

    “十万零三千一百六十九条。共计,五百九十二万六千五百六十六字。呵呵。”王落辰向妮蒂亚罗列了一组数字,将妮蒂亚给惊得目瞪口呆。

    惊讶之余,妮蒂亚替那些人担心起来,向王落辰问:“这么多字?一天的时间,他们怎么抄得完?”

    这时,听了妮蒂亚的话,木长老笑了,向她解释:“抄门规就是个惩罚。抄不完以后慢慢再抄。呵呵。”

    说完这话,他又向王落辰问道:“小家伙儿,听你刚才话里的意思,好像对门规很熟悉啊。不知你是只记得个大体的条目啊,还是连内容也知道呢?”

    “呵呵,回长老,身为五极门弟子,哪能连门规都不清楚呢?弟子不是吹,我不仅知道总条目和总字数,就连门规的每一条的内容,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烂熟于心。”王落辰微微一躬身,回答道。

    “哦,真的?既然你如此说,也不是我为难你,只是出于好奇想验证一下你的记忆力是否真的有如此神奇,便考你一条吧。第九万六千七百四十一条你可知道是什么?知不道的话,可不要乱说哦,那条儿正是本人制定的,你糊弄不过去的。”

    木长老真不是要难为他,只是听他说的挺玄乎的,感到好奇,想见证一下而已。

    “五极门门规第九万六千七百四十一条‘凡门内弟子,须善待门内分配给自己的飞行兽,不得打骂、恫吓它们。更不得以饥饿、冷冻、暴晒、雨淋、火烤、水浸等等体罚方法让它们屈从使唤。违者,以伤害虐待同门论处。罚金十万,杖责一百’。”

    “弟子一直都觉得这条是门规中最能体现我五极门博爱精神的门规,对制定此门规的长辈敬佩不已。没想到,这门规原来是长老您制定的,长老果然是我五极门的圣者,圣光普照万物,令人敬仰啊。”

    借助自己头脑中天一生水的强大记忆力,王落辰将那条门规一字不差地背了出来,并在背过之后,送了一顶高帽儿给木长老司徒丹枫。

    “呦呵,想不到你真能背出来啊。这条门规,也是当时我见到门内许多弟子不疼惜自己的飞行兽,常常肆意虐待它们,以致门内飞行兽无辜被虐死的事件儿时有发生,使得咱们门内的飞行兽数量锐减,严重影响了飞行兽的使用,才特别制定的。并非是爱心泛滥的结果,所以,你小子不用给我带什么高帽儿。”

    木长老的话,意思很明白,他并不是一个有爱心的人,而是一个非常看重五极门利益的人,所以才会制定那样的政策。正如今天,他肯接见他们,不是说对他们两个有非常的好感,而是他们能够给五极门带来现实的利益一样。

    王落辰是聪明人,脑子转得特别快,木长老的话一说出口,他便已经想到了他话语中所蕴藏的深层含义,便说:“话虽如此说,但此门规出台后的结果,终究是大大改善了飞行兽们的境遇的。这样反过来一看,出发点反而就不那么重要了。所以,那些飞行兽若是能够思考和说话,它们还是要感谢您的。不是吗?”

    王落辰的话也有深意,那便是,不论出发点如何,只要能够最终导致美好的结果出现,那等到结果出现了以后,出发点为何就不重要了。

    “哎呀,王落辰啊王落辰,听了你这话,我觉得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你呢。你小子,不仅人聪明,记忆力惊人,连眼界和思辨能力也高人一等啊。而且,我还听说,你居然可以用法阵模拟出元力攻击的效果,啧啧,真是令人称奇啊。”

    木长老这话,明面儿上听,好像是在夸奖王落辰,但实际上王落辰却听得出,他这是在怀疑自己在入门的时候,故意隐藏了实力。

    “哈哈,木长老,我身上的这些小闪光点,在您的圣光面前,还不是就像萤火虫的屁股上那点儿光芒,不值一提吗?”王落辰听他怀疑,赶紧谦虚了一下,弱化了自己能力的非凡。

    就在这时,这小院儿的正房内,响起了金长老那沧桑的声音:“用法阵模拟元力攻击,这个很新鲜,我们都没有见过。落辰,你露一手,让我们几个老家伙开开眼界,如何?”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王落辰脑海中还涌现出一道意念:“他们对你可以用法阵模拟元力攻击的事儿都不相信,你就将这个演示一下给他们看看,让他们知道知道祖师爷留下来的法阵,其实并非他们所以为的旁门左道,奇技淫巧。同时,也好消除他们的怀疑。明白吗?”

    这道意念同那声音一样,也是金长老。

    这让王落辰一下明白,原来他们今天让自己陪妮蒂亚过来,除了有自己参加更便于商谈跟血族结盟的事情外,还有对他可以使用法阵模拟元力的事儿比较感兴趣,想一探究竟的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