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卓应儿的这盆凉水浇下来之后,只对罗凝玉一个人起了作用,并没有令王落辰的热情降温。

    他见罗凝玉因为卓应儿的话而面露沮丧之色,便伸手轻轻托了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说道:“别垂头丧气地嘛,应儿说的不过是老规矩,并代表这个规矩就一定会适用在你们身上啊。况且,我既然这么说了,必定是会想办法叫这想法实现的。你尽管放心就是。好啦,现在咱们赶快洗漱去吧。我想,今天或者又会是非常忙碌的一天呢。”

    王落辰的话给了罗凝玉以信心,她又变得笑容满面起来。而其他人,因为也都有事情要去忙活,被王落辰催促了,便赶紧去洗漱了。

    过了一会儿,大家都洗漱干净,穿戴整齐后,简单地吃了一点早餐,便各奔东西,各忙各的去了。

    王落辰和妮蒂亚一路同行,一边欣赏着旭日峰和化极峰之间的山景,一边飞向了那在朝阳中熠熠生辉的银白相间的雪峰,化极峰。

    长老会所在的长老院,就在化极峰上靠近雪线的位置,而且还真是个院儿。

    因为,它是五极门最早的建筑,是元化极初到江湖圣境时的居所。

    由于那时候,他并没有这么多的弟子,所有建筑房屋的工作都只能由他和他的夫人来完成。所以也就只能将他们的住处建成一座拥有三间正房,一间偏房的小院儿了。

    到了后来,随着他在江湖中的名声越来越响,地位越来越高,他成立的五极门弟子越来越多,他所住的地方也就越来越大,越来越豪华了。

    但,他好像是一个特别恋旧的人,因为无论后来他拥有了多少宫殿楼阁,他都一直没有拆掉这座小院儿。

    他叫人将它其中原有的房屋进行了维修和翻新,并且每年总会抽出几日,住到里面,参悟人生。

    他常跟别人说,他要以这种方式提醒自己,自己来自哪里,本来是个什么样儿的人,自己当初的志向是什么,如今改变了没有。

    他的这些话都被弟子们给一一记录了下来,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奉为了圭臬,当成了五极门的精神财富。

    同时,为了表示大家对他这种精神的尊崇和奉行,后世弟子们在他故去后,还将这里弄成了五极门的最高权力机构长老会的办公地。

    王落辰和妮蒂亚此时此刻就站在这看起来十分陈旧的小院儿的外面,怀着略微有些紧张的心情,等着长老们召见。

    门口那些影卫和同样等待被召见的五极门各机构的头头脑脑儿们,都拿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他们都很好奇,好奇长老们今天怎么会在五极门的权力核心之地,召见这两名在他们眼中看起来还仅仅是小孩儿的人物。

    不过,他们也只是好奇地拿眼瞅他们两下,最多也就是彼此间交换一下眼神儿,却没有一个人敢于就此发表哪怕是声音很低的议论。

    看着他们低眉顺眼儿,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那副样子,王落辰和妮蒂亚觉得有些好笑。便相视一笑,往一块儿凑了凑,挤眉弄眼儿的说起悄悄话来了。

    那些人见此情景,心中不免来气。心想,身处五极门重地,我们都毕恭毕敬地在此等候长老们的召见,没有一个敢随便大口喘气儿的。你们两个黄口小儿,却在此做这等亲亲热热的小情侣模样,简直太不庄重太不严肃了,这不是对我们这些人的无视以及对五极门的不尊重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就有一华服老者从众人中走出几步,对着正在谈情说爱的王落辰说道:“年轻人,此处是五极门重地,不是你们家闺阁内院,所以请自重些,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

    “就是,你们两个亲亲我我的,举止如此轻浮,成何体统?”

    “也不知是谁家的子弟,仗着家族那根本不值一提的所谓是势力,到这儿来撒野了。”

    “对啊,这可是五极门的长老院,是整个圣境最神圣,最庄严的地方,岂容你们在此谈情说爱?”

    老者的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他们被他给这么一说,个个都发表了自己对他们两个的不满。

    “嘘——”

    王落辰将右手食指竖起放在唇上,向他们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同时以神识向所有人传递了一个意念:“五极门重地,尔等在此喧哗,成何体统?难道就不怕长老们听到,觉得聒噪,怪罪于你们吗?”

    “啊,神识传音?这少年神识居然如此强大。到底是什么人?”

    “这小子神识如此了得,怕不是普通人,咱们先别说话了,免得得罪了人。”

    “就是,就是。门内派系林立,巨头众多,哪个都不好惹,咱们还是快别逞能,多管闲事儿了。要知道,自古以来,都是祸从口出啊。”

    王落辰露了一小手儿,立马便惊退了好几个。

    看着那悄悄退下的几个人,他心里暗暗嘲笑了一下,然后便不再理会他们,神情自若地继续跟妮蒂亚将头脸凑在一起,说起话来。

    “你这少年,怎么如此不知好歹?我们好心规劝你两句,你还反过来教训我们。我们都是五极门内各部门的头面人物,对五极门的门规了如指掌,对五极门各位长老的无比尊崇,还用得着你来教训?”

    那老者见自己的话对王落辰丝毫作用也不起,反而还被他给教训了,心里十分不爽,忍不住又向他质问了两句。且因为激动,这次的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对于他的质问,王落辰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指了指院内,对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

    紧接着,众人便听到院内脚步响起,一个满是不悦地声音也同时传来:“何人在此喧哗吵闹?眼里还有没有门规法纪,以及我们兄弟几人?”

    那些人听见这声音,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暗暗地叫声不好,赶忙慌慌张张地退到门的两旁,规规矩矩地弯腰低头,不动作也不做声儿起来。

    随后,他们便从自己低垂的视线中,看到一双自己无比熟悉的穿着黑色软靴的脚和一片青色衣角。并由此知道是谁来了,他们心里更紧张了。

    “弟子王落辰和血族公主妮蒂亚参见木长老!”见那满脸英气,身材魁梧的“青年”一脸愠怒地走了出来,王落辰一碰妮蒂亚的胳膊,向他行礼道。

    “哈哈,落辰、公主都请免礼。随我进去说话吧。”木长老见他们行礼,立刻将脸上的怒色退去,换上笑容,向前迎出门来,客气地说道。

    听到木长老客气的话语,以及那话语里的笑意与善意,那些刚刚还教王落辰规矩的人,只觉得自己耳朵嗡地响了一声,脑袋就蒙了。

    ——————————————————

    谢谢世俊公子的打赏。本来内力榜我已经进了前十,不用发这一章的。但为了答谢世俊公子的打赏,加更一章。谢谢,没有你们的支持,写作真的没有动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