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在世上,多多少少都有几个亲近的人。而因为有亲近的人,就不免会同这些亲近的人之间发生很多故事,也难免会为了他们去做很多事情。从而结识更多的人,产生出更多的故事。

    作为一个得到众多女人爱慕,众多男人崇拜的人,王落辰同样也适用这个规律。

    因为要关心和帮助自己的亲人,友人和爱人,他的一生,注定会不平静,注定会被众多的事情困扰。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身边也注定会因他的真诚付出而聚集更多的人,将他推举到更高的位置,让他活出更精彩的人生。

    他们在聊了沙傲云的事情之后,又聊了很多事情。直到夜深,才再次因为话说得太多,酒醉的太深,而在客厅里随便找了个地方,呼呼睡去。

    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沙傲云他们过来。

    而他们所以会过来,是因为他们用音灵石叫了他们好多遍,都没有应答,才跑过来看看出了什么事儿的。

    到这儿之后,见了他们七个东倒西歪地睡相儿,大家不禁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的笑声,吵醒了王落辰几人。

    他们几个睁开眼睛,见是他们来了,便慢吞吞地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揉着僵硬生疼的脖子和后腰,从各自的所找的“床”上,爬了起来。

    “师弟,妮蒂亚,你们赶快去洗漱吧,要去见长老他们,可不要迟到了。而吴师妹、秦师弟、应儿你们呢,可是要跟我们一块儿去铁人营的。至于罗罗和飞羽两位妹妹,你们若没事儿,可以约上抵抗军的兄弟们在这圣境中随便逛逛,看看山,玩玩水,了解一下风土人情什么的。”

    沙傲云见他们醒了,笑着向他们说道。

    “沙师姐,你让他们自己去逛,恐怕有些不妥吧?你想啊,若是遇到欧阳靖司徒鹰他们那样儿的家伙,岂不是会受人欺负?要不然,就让我和思雅,我们两个陪着他们一起玩儿几天吧?”卓应儿一听沙傲云建议罗凝玉他们去游玩儿,顿时,来了精神,马上主动申请陪游。

    “应儿,你还没睡醒呢吧?哈哈。”沙傲云笑着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问道。

    “就是,应儿,你就别想这样的好事儿了。我们都已经接到了铁人营的通知,说是要咱们赶快归队、继续训练呢。否则,就以军法处置了。你要不怕被打军棍,你就去吧。反正,我是不会陪你的。”赵思雅跑过来,将她的美梦给唤醒了。

    “什么?这铁人营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人家累死累活地去救人,这才刚回来一天,就催着归队。真是可恶,可气,可恼。这帮混球儿!”

    美梦被残酷的军令给破碎,卓应儿心里一阵恼怒,不禁对着铁人营的方向骂了起来。

    “好啦,应儿,你不必生气。因为我们也并没有游玩的打算,我的弟兄才刚来圣境,多少会有些不适应,我要过去安慰一下。至于飞羽姐姐,我想她现在所想的,应该是快点儿见到自己星族的同胞,随他们去星族吧?所以,你看,即便你留下来,也是捞不着游玩儿的。哈哈。”见她生气,罗凝玉过来劝慰她说。

    “对啊,我现在要做到的,是尽快跟我们星族的同胞见上面,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然后想办法和我们星空战士的大本营联系上,想办法回去。哦,说到这事儿,思雅妹妹,不知你将我的事儿向族里说了吗?”

    飞羽证实了罗凝玉的话,权当安慰卓应儿,然后便向赵思雅问起自己去星族的事儿。

    “飞羽姐姐,我已将你的事儿向族里汇报了,他们很高兴在时隔这么多年之后,能再见到同族的亲人。因而他们决定,今日就派人过来将你接过去。但因路途遥远,他们到这儿得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所以还请你不要焦急,耐心等待一下。”听她问起,赵思雅赶紧向为整个星族带来了希望的她,说明了情况。

    “没事儿,只要族人们肯接纳我就好。先前,我还怕他们不欢迎我呢。那既然这样,我就先陪罗罗去抵抗军那里玩耍一下,等他们来了,直接去那儿找我好了。”听说族人亲自来接,飞羽很高兴,表示自己等等不算什么的。

    而这时,沙傲云拿出几块音灵石递给罗凝玉她们三个说:“给你们这个,这是我们圣境奇巧院的新发明,可以储存东西,并可传音的音灵石,有了这个,我们联系起来就方便了。”

    “这东西好,给我一个,剩下的就让罗罗带走,分发给她的那些伙伴吧。”飞羽识货,知道这音灵石乃是以能量封存了一个空间在里面的宝贝,就抢先拿了一个。

    罗凝玉见识过这东西的奇妙,早就想拥有一个,只是当时王落辰身上没有多余的,就没得到。如今见沙傲云一下送给自己好几个,自然是十分高兴了。

    她连忙向沙傲云连说了几声感谢,便将音灵石分发给妮蒂亚一个后,将余下的给收了起来。

    她刚收下,吴梦雪便过来说:“罗罗,用这个的话,需要先学会调用元气的,否则就无法开启它了。我没有礼物送给你,就教你一段练气的口诀吧。”

    吴梦雪这是见飞羽和妮蒂亚都会调用天地元力,而罗凝玉不会。怕她空有音灵石而无法使用,心里焦急,特意过来传授她使用方法的。

    罗凝玉听了,也向她连忙感谢,并说:“谢谢姐妹们的帮助,唉,我现在真的羡慕死你们了,个个都那么厉害。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你们这样厉害就好了。”

    “哎,罗罗,你这么一说,倒是把我给提醒了。待会儿见了长老,我要向他们提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他们能够让你和抵抗军的战士们都学习些功法,提高一下你们的战力。那样,你们离开的时候,即便没有机甲的保护,也不用惧怕传送阵的伤害了。再说,若是你们个个都能学会一些功法和武技,等你们回到了尘世,再跟狂霸星人战斗时,也能多一些优势,多杀一些敌人。”

    王落辰被罗凝玉的话给提示了,想到了一个提高抵抗军战士战力的方法。

    “这主意好,若是我们都学会了你们所使用的功法,那我们以后到了外面,也可以将新吸收的战士给教会,并让他们也成为战力很强的人。那样的话,岂不是我们整个地球的抵抗军的实力就大增了?”罗罗比王落辰想得还长远,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她的领导才能。

    “别高兴太早了,五极门的功法一向不向本门弟子以外的人传授的。所以,你们这想法,恐怕难以实现呢。”

    他们俩正高兴,心直口快的卓应儿一盆冷水照着他们的头顶就浇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