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们突然转变一向的行事风格,轻易地将抵抗军的战士给接收进圣境的原因弄明白了,明天去见长老们的事情也商量好了。(书屋 shu05.com)王落辰他们这帮年轻人就告别了卓不群、郎溪生和独钓江雪等人,暂时回到了五极学院的寓所。

    本来,按照原来的商定以及军规,他们是应该回铁人营的。但既然他们这次的“秘密”行动,如今已经彻底地变成了公开的了。也就没必要那么急着回铁人营了。

    而且进一步说,即便他们现在不回铁人营,铁人营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毕竟,连长老们都没有追究他们擅自离营和擅自离境的罪责嘛,他们小小的铁人营难道比长老他们的权力还大?

    无论到任何时候,一个组织内所谓的规矩、法度,都是该组织内各方势力争斗和制衡的产物。五极门内的所谓门规和军规也是如此。

    王落辰他们这次出去,就是蔡不离和肖不弃绕过五极门几位长老,一手策划和实施的行动。

    按道理说五极门的长老们知道了以后,绝对应该会因为他们的私自行动而勃然大怒的。但事实上却没有。

    而且不仅没有,反而还单独召见这次行动的主角王落辰,大有借此对其表示嘉许之意。

    之所以会这样,王落辰以为,很显然,他们应该是已经跟蔡不离和肖不弃他们达成了某种协议,对此次事件中所有人的罪责都不予追究了。

    王落辰在回寓所的路上,边和大家说着话,边将长老们不追究此次行动的原因,给分析了个明明白白。

    到了寓所,土豪李英晨已经置办好了酒席在等着大家,他们便简单洗漱了,纷纷入座,大吃大喝了起来。

    只不过,因为昨夜一夜未睡,且都参加了战斗,大家不免都有些疲倦了,所以导致他们吃喝的兴致虽然很浓厚,谈天说地的兴致却不怎么高。以至于,刚刚吃饱喝足,就都各回住处休息去了。

    罗凝玉、妮蒂亚和飞羽三人,也被吴梦雪和卓应儿暂时安排到了她们为三人所收拾的房间里,安歇了。

    他们这一觉睡得很香甜,睡得时间也很长。从早晨一直睡到了晚上。

    到了晚上,他们因白天睡足了,个个都不困了,就简单地弄了点吃的,围坐起来,边吃边聊了起来。

    此时,沙傲云和李英晨等人因各有住处都已经离开了。房间里就剩下王落辰和秦俊彦这两个男人和卓应儿吴梦雪她们五个女人。

    他们几个除了飞羽这个外星人外,都是最亲近之人,说话间自然没有什么顾忌,就畅所欲言了起来。

    聊着聊着,他们就聊到了自己今后的打算。

    这话头是卓应儿挑起来的,最开始的时候,她向王落辰问:“师兄,墨师兄也救回来了,你父母也有消息了,他们过得还算安好,不过就是暂时救不回来罢了。而你呢,又回到了圣境,不知道这今后的一段时间,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嘛,有很多啊,比如提高战力,参加三教大比,替师父师母报仇,救回父母,帮你罗姐姐发展抵抗军,助妮蒂亚复兴血族,送咱们飞羽仙子回家等等,一大堆啊。”王落辰喝了一口酒,掰着手指头说道。

    “哼,你这些打算里面怎么没有云姐姐和我的事儿?”卓应儿听他说了一圈儿,却没有提到沙傲云和自己,有意见了。

    “云姐是五极门长老的家人,金长老面前的红人儿,她有什么需要我帮的?而你,五极门卓武圣的爱女,各位师叔师伯都不敢惹的小魔头,你这么厉害的人物,又有什么地方是用得着我的?”王落辰笑着问。

    而且不光是他这样问,别的人,经王落辰这样一说,也都是这种说法,都觉得卓应儿这意见提得有些勉强了。

    “不是啦,不是啦。人家没有你们说的那么风光,那么无忧无虑啦。人家不是跟你们说过,人家也有个心愿的吗?怎么你们都没记住呢?哼,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记不住,还说是人家的好师兄好师姐呢。”卓应儿撅着小嘴儿,向他们所有人埋怨到。

    “你的心愿?哦,我记起来了,你要去冷月宫找你娘嘛,这事儿我记得。只是,你去找你娘,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尽管去找就是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难事儿,还用得着师兄我帮忙?”

    她一提心愿两个字,王落辰就想到曾在她神识里见到过的情形,记起她哭着喊着找她娘时那伤心的模样儿,便马上猜到她说的心愿大概就是这事儿了。

    “对,对,就是这事儿。没想到师兄你还记得。”卓应儿见自己一说,他就想到了,非常的高兴。

    “看吧,应儿,师兄心里多在意你啊,连这点儿小事,也替你记着。”吴梦雪在一旁打趣道。

    “师姐,和自己母亲见面,在别人那里或许是小事儿,可在我这里就是大事儿了。你可别忘了,我娘她不是一般人,她可是咱们五极门的死对头冷月宫的人啊。就因为这一点,恐怕我想见她就没有那么容易呢。”

    吴梦雪跟她玩笑,卓应儿却没有笑,而是苦着脸,一本正经地解释起,为什么她说跟亲娘见面会很难来。

    “说的有道理,不然的话,若无阻隔,这么多年她总该来看看你才对。不过,应儿,你也别过于忧虑了。除了师兄,我们大家都会帮你想办法的。而只要我们一起想办法,我相信总有一天,你跟你娘会重聚的。”吴梦雪见她眉宇间带着忧虑,赶忙安慰她说。

    “经她这么一讲,你还别说,应儿这事儿,细想起来还真是有些不好办呢。看来,师兄刚才说错了,咱们的小师妹,其实也是满腹心思,困难多多,非常需要咱们关心和帮助人呢。唉,那这样说起来,咱们这些人中,也就只有云姐过得舒心,没有心事了。”王落辰又喝了一口酒,感叹道。

    “师兄,你这说法,恐怕也是错的。你们或许没有留意,我可是暗中观察过,沙姐姐有时在不经意间,也会蹙起眉头,叹一下气的。只是她比咱们成熟,会隐藏心事,咱们都不大能注意到她有烦心事儿而已。”卓应儿又一次推翻了王落辰的结论。

    “是吗?应儿,你说的是真的?云姐会这样儿,我怎么从来都没注意到呢?若是真的这样的话,那我还得好好问问她呢。总不能大家都这么熟了,还把自己的难处藏着掖着地不跟咱们分担一下吧。”

    王落辰见卓应儿说的不像是瞎编的,不禁对沙傲云有心思不告诉自己这事儿,有些不悦。决心回头要好好“审问”一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