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一到传送大殿,只扫视了几眼,便已看出当前大殿中的形势。(书^屋*小}说+网)

    他马上就让沙傲云放下自己,以一条腿撑住地面,向卓不群传过去一条意念:“师伯,金长老帮我们打跑了齐赞,您说他会不会在收留抵抗组织这事儿上面站在我们一边?”

    “不好说,因为他帮你们打跑齐赞,那可是在他的家人沙傲云遇到危险时才出手的。不代表他就支持你将这么多尘世中的人带到圣境里来。你说呢?”岳不群也以意念向他说道。

    王落辰点了点头,表示深以为然。

    沙傲云看他冲着岳不群点头,便明白他们师徒正在商量当前这件事情。便向王落辰附耳说道:“你不用太过担心,必要的时候,我会亲自向金长老求情的。”

    “嗯,好的。其实,我倒是不怎么担心他老人家会反对让抵抗组织的兄弟们入境,我主要还是担心木长老和水长老。”王落辰也附在她耳边说道。

    就他这种说法,沙傲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就在两人亲密地谈话之时,罗凝玉、妮蒂亚、飞羽连同刘三江、戴占雄、孟虎、张贤达他们四人,一同穿过人群来到了他的身边。

    “怎么办呀落辰,你们这里的人好像不太欢迎我们啊?”一见面,罗凝玉便有些焦急地说道。

    “就是啊,小兄弟,你们这里的规矩好像是不允许带外人进来啊。我们是不是会被他们给赶出去啊?早知道这样儿,我们就不听你的话,跟你到这里来了。”刘三江挑着兰花指,向王落辰埋怨说。

    “就是,想不到我们的到来会引起这么多麻烦,我们这些人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呢。”戴占雄代表其他人,也代表自己的兄弟,向王落辰表示了歉意。

    “大家稍安勿躁,不用焦急,也不用烦恼,更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你们在救我墨师兄这事儿上,对我们组织帮助很大。并且此次到这里来,不过是权宜之计,又不是长期赖在这里不走。相信等我将这些情况向长辈们报告清楚了之后,他们不会那么不近人情,赶你们走的。”王落辰安慰他们说。

    “辰,要不待会儿要我去向你们这里的王去说明情况吧,我最擅长这种说服人的工作了。”妮蒂亚走近他,挎起他的胳膊向他请求道。

    “对,你说的没错儿,你的确是很会说服人。待会儿要是有机会的话,你可以站出来说上一些话试试。”

    她说自己会说服人,被她给说服过的王落辰因为有亲身感受,对她所说的自己会说服人的说法没有异议,并同意了她的想法。

    “我有个提议,要不待会儿你们这里领袖们都到来之后,我们所有人一起请求他们,希望他们能体谅我们的难处,暂时收留大家。”在此时,飞羽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个想法也不错,不如大家到时候将这些想**番试试。”王落辰听了,也觉得不错。

    “师兄,你们别说话了,长老们来了。”大家正在讨论,一直注意着大殿中动静的吴梦雪,向他们提醒道。

    大家经她一说,便都安静了下来,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他们前方金长老那里。

    此刻,在他的周围已经多出来了好几个人,正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那些人就是你们的领袖?哇,好年轻好帅气啊。”

    飞羽看着正在讨论的老者和年轻人,不禁有些讶异,觉得圣境中的年轻人太厉害了,居然才这点儿年纪就可以做到统领整个世界的领袖。

    “呵呵,这你可就看走眼了,你别看他们外表年轻,实际上他们每个人都有几百岁了。只不过是用了某种方法,让自己的容貌看起来比较年轻罢了。不过,这事儿你知道就行了,可千万不要当着他们的面儿说出来,或者问他们的年纪啊。”怕被长老们听见,王落辰以神识向她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这里的功法还真是奇妙。如果可能的话,我要好好学学。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永远保持美丽了。”飞羽听了王落辰的话,想到了这种功法的妙用,有些兴奋地说。

    “若你有这样的想法,那你可就要勤学苦练,努力提高战力了。因为这种让人看起来年轻的功法,战力低的人是练不成的。不然的话,你看看四周,我们圣境也不会有这么中年大叔和白发老者了,不是吗?”王落辰笑着向她浇了一盆冷水。

    “也是哦,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被他一盆冷水浇下来,飞羽如仙子般娇嫩妩媚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

    “别不高兴嘛,虽然练功法保青春这条路比较不容易实现,可使用护肤品让容颜常驻还是较为容易做到的嘛。呶,我这里有瓶‘踏雪无痕神丹’,对护肤有特效,你拿去内服外敷,保准对皮肤有很好的保养效果。”

    为了给她一点安慰,王落辰伸手拿出一瓶丹药,避开师妹她们的眼睛,悄悄塞进了她的手里。

    “哇,你这人对妹子真是太好了。怪不得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你呢。呵呵,你这样动不动就送人家礼物,弄得连我都忍不住喜欢你了。”飞羽很机灵地将神丹偷偷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假意向他抛了一个媚眼儿,玩笑道。

    她这样做,顿时让王落辰紧张了起来,唯恐她的话被另外几个美女听到,会惹来她们的醋意,为自己增添许多麻烦。连忙朝一边躲了躲,顾左右而言他了。

    就在这时,殿中金长老他们的讨论结束了。木长老从他们的行列中向着大家走近了几步,朗声说道:“这次事情呢,发生的的确有些突然。所以才令我们对大家的到来有些准备不足,以至于怠慢了大家。为此,在这里我首先要向你们所有人说句对不起。”

    说着,他很真诚地向大家微微一颔首,表示了对大家的歉意。

    然后,他接着说道:“刚才,我们长老会连同门内的护法掌门等人一同商议过了,鉴于大家都是同宗同源的同胞,又在此次门内营救弟子的行动中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们决定,打破圣境不接纳外人的陈规,为大家提供避难的场所。甚至,即便你们想长期留在圣境,我们也一定会热烈欢迎的。”

    “因此说,同胞们,你们放心的住下吧,这里就是你们的家。我们,欢迎你们回家。谢谢大家,我就讲这么多,你们一定都累了吧,都赶快跟着门中弟子去吃饭、休息吧。”

    他的讲话刚一结束,大殿中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口哨儿声和感谢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