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话十分有道理,虽然金长老说齐赞被他给打得很重。但,毕竟那家伙实力比他们要高出许多,谁知道他此时还有没有战斗力?

    若是贸然过去,万一再被他纠缠上,岂不是耽误了事儿吗?所以还不如赶快撤离,等战力提高了,以后再找机会把今天的仇给报了。

    于是,飞羽就听从他的建议,没有去找齐赞。而是将他们两个给送进传送之门后,继续守护在传送之门外,直到卓不群和独钓江雪两人回来,才一起进入传送门离开。

    “又是这道门,上次就是因为这道门,我才差一点儿没有抓到那四个小蚂蚁的。没想到,今天又是这道门坏了我的好事。唉,这道门到底通往那里呢?该死的,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找到你们的老巢儿的。嗷——”

    当卓不群他们四人被传送走之后,那道门的光亮就迅速地暗淡了下去,只留下了一道残影。那表示那门已经关闭了。这令稍后追来的埃尔再次被气得嗷嗷叫。

    “埃尔,埃尔,快别鬼叫了,赶紧过来扶我一把。”他大喊大叫之际,耳畔听到了齐赞有气无力的求助声。

    他四下寻找,在启蒙山山脚的一个池塘边,找到了满身泥水的齐赞。

    “哈哈,霸神,你这是咋了?怎么成落汤鸡了?”埃尔伸出一根手指将他给勾到自己手掌心里,将他托到自己面前,取笑他说。

    “你这憨货,要犯都跑了,还有心情来嘲笑我。哼,等君主打了你的军棍,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齐赞斜躺在他手心里,捂着胸口,冷哼了一声说道。

    “霸神,你别乌鸦嘴了,君主若是知道了这事儿,打了我,恐怕你也跑不了。嘿嘿。”埃尔提醒他说。

    “埃尔说的没错,这次的事情,你们两个都有责任。若是你们早点儿向我报告,就算抓不到他们,我也可以锁定他们的去向。现在倒好,不仅人没抓到,连他们的传送目的地也没锁定。所以,你们两个,就乖乖地给我去军法处各领一百电击棍吧。”

    就在两人互相开玩笑似的谈论着打军棍的时候,也不知道到底两个人中哪一个是乌鸦嘴。他们的君主,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将他们给训了一顿,还每人赏了一百电击棍。

    “是,主上。我们甘心受罚。可是主上,我们事先也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强大啊。尤其是后来出现的那人,仅仅一道光,就将我给打飞了。看他的战力,恐怕是不在我们霸神院院长之下吧。”齐赞为自己的失败辩解道。

    “哦?对方有实力如此强大的人?难怪我们每次都抓不到他们呢。那好吧,你先回去休息,我会再派高手来帮你的。另外,埃尔,你回去后告诉天眼部队,让他们仔细搜索地球附近的空域,寻找能量异常之处。力争尽快将他们的老巢儿给找出来。记住,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吩咐完他们俩,黑暗君主伴随黑暗光影的消失而消失了。

    他们两个人则是在他消失之后,相互埋怨起对方是乌鸦嘴来。

    在他们的争吵中,启蒙山迎来了破晓的晨光,传送之门残留的光影便于这晨光降临之后,彻底地消失了。

    准确地说,这光并非是消失,而只是作为一股能量,被传送大殿传送阵给彻底吸收了回来,以便下次传送时,能够少消耗一点星石中所蕴含的能量。

    说实在的,传送阵这次一下子传送回来这么多人,消耗了那么多能量,实在是令传动大殿的人万万没有想到,也着实疼坏了他们。

    他们都怀疑是不是传送阵出了问题了,便等传送一结束,争相从操控室涌向了大殿,去一看究竟。

    但等他们到了那里,看到那么多从未见到过的人以及那么多高大的机甲后,他们不再怀疑传送阵出问题了,而是纷纷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有没有毛病起来。

    “这些高大的家伙是什么?”

    “这些人是哪儿来的?”

    “没毛病吧?我们是不是看错了?”

    为了证实是不是只有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们向周围的人问道。

    “哈哈,各位师兄,你们没有看错。这些都是尘世的难民,是跑到咱们圣境来避难的。你们别看,他们的装扮虽然跟咱们不太一样,但跟咱们一样,都是人类啊。所以,你们不用用这种眼神儿看着人家的。”

    卓应儿是最先被传送来的一批,她看到传送大殿这帮人一脸蒙圈的样子,笑着向他们解释了一番。

    “对啊,对啊,不用大惊小怪。他们呢就是我常常跟你们说起的,咱们在尘世中的同胞了。为了救我,被那些异族给盯上并遭到了他们的追杀,实在没地方去,才跟着我们一起回圣境的。”

    这时,墨可被甘恒通背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向掌管传送阵的人做了更加深入的解释。

    “墨师兄,你可回来了。怎么,你真被人给抓了,并且为这些人所救吗?这么说,他们都是好人了?”

    由于经常使用传送阵,墨可跟传送大殿里的人不仅相熟,而且还是好朋友。他的解释,大家自然是相信了。于是,他们就纷纷跑过去,热情地欢迎起他以及随他而来的机甲战士来。

    只是,他们中间,也并非全都是墨可的朋友,也有几个是跟他不对付的,便在此时发难了:“大家先别急着搞欢迎仪式,你们难道忘了长老会的禁令了吗?本门弟子,无论何种原因,可是禁止从尘世中往圣境中带人的。何况,墨师兄还一次带了这么多回来呢。”

    “这位兄弟,话不是这样讲的,这些人都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们是为了救我才被人追杀的,我总不能眼看着他们去死吧。所以,就把他们给带回来了。而且,现在人家来都来了,依你说该怎么办吧?”墨可冷眼看了那人一眼,不紧不慢,不冷不热地问道。

    “怎么办?当然是报告长老会,请长老定夺了。墨师兄,我这可不是针对你啊。你想想,圣境里突然来了这么多外人,不声不响地就让他们入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咱们怎么着也得向长老们说一声吧。”那人以一副公事公办地语气,回答说。

    “不用汇报了,此事我已经知晓,且已通知了其他长老过来,现场解决此事了。”

    他们正在争辩,一道沧桑地声音响起,金长老慢慢从大殿一处空间的光影中走了出来。

    紧接着,传送阵再闪,王落辰他们几个也通过传送阵,相继来到了大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