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索将齐赞捆得结结实实的,令他一点儿都不能动了。飞羽顿时兴奋了,对着他得意地笑道:“小样儿,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我是病猫啊?”

    说着,她便从自己身后的空间中取出了一件梭形武器,对着他的胸口刺了过去。

    “飞羽小心。”

    但就在她的武器刚刚刺出之际,她身前原本一动也不能动的齐赞,体内突然散发出一股股紫黑之气,将他给包裹了起来。

    接着,他身上的光索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而王落辰也就在此同时向飞羽发出了警告。

    “砰”

    但很显然他的警告有些晚了,因为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飞羽的梭形武器已刺中了齐赞的胸口。

    只是刺中是刺中了,却没有刺进齐赞的皮肉里去。

    “哈哈,你真以为小小的困索就可以将我给绑住吗?本霸神不过是逗你玩儿的。就是要诱你上钩,取你小命儿的。”齐赞一手抓住飞羽握着武器地手,一手掐住了她的咽喉,带着几分戏谑,说道。

    “呀!小爷跟你拼了。”

    王落辰见飞羽被他拿住,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就赶紧朝自己背后镌刻了一道法阵,然后借助法阵释放元力所产生的反冲效应,如炮弹一样向着齐赞撞击了过去。

    “嘭”

    这一下撞击势大力沉,就算齐赞身体比王落辰坚硬,战力比他高,冷不提防之下,也是被他给撞飞了出去。

    他被撞飞的时候,自然就失去了对飞羽的控制,飞羽便趁机闪到一边。

    眼看到手的猎物被王落辰这一撞给弄飞了,齐赞恼怒异常,大喝一声就重新扑了过来,对着王落辰就是一拳。

    这一拳是在他盛怒之一打出,卯足了全身的力气。因此威力自然是非同小可。以至于在他拳头地迅速推动下,拳头前方的空气因为来不及散开居然产生了压缩冷凝现象。

    这使得他的拳头打过来时,带出了一条白色的雾气所形成的气流飘带,显得十分诡异。

    面对如此凶狠和诡异的一拳,王落辰毫无惧色,直接一挥拳怼了上去。

    “咣”

    两人的拳头速度都很快,因而当两者相撞之后,便发出了十分巨大的响声。

    由此也可以看出,两人这一拳所蕴含的力量是多么的巨大。

    在这么巨大的力量对冲下,作为制造这种对冲的当事人双方,自然是力气小的那一方吃亏了。

    王落辰便是那力气小且吃了亏的那一方。

    “呼!”

    他的身体在两人的拳头怼在一起之时,晃了一下,直接倒飞了出去。

    疼痛,在他飞行的过程中,从他的胳膊上迅速传来。

    “扑通”

    他的身体飞出去十几米远才重重地落在地上。

    落到以后,他想爬起来,就习惯性的用双手去撑地面。这才发现,自己跟齐赞怼过之后的那条胳膊,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

    他便赶紧以神识内视了一下,检查它有没有脱臼和骨折。

    还好,只是因受到的震动太强烈,损伤了神经,导致它不听使唤,并没有什么大碍。

    于是,便用另一只手撑起了身体,猛地再向前冲去,跟已经追上来继续以拳头轰击他的齐赞又怼了一次。

    当然,这次的结果也一样,被打飞的,依旧是实力不如那怪物的他。

    “扑通!”

    他再次摔在地上。这一次,他的双臂都失去了知觉。但他还没有放弃,而且当前的形势也不容许他放弃。因为实力强大,完全没有受到两次互怼影响的齐赞已经如影随形般又向他攻了过来。

    他别无选择。因而,他以神识打出一道法阵,将自己给撑起来,猛地一抬腿,迅速踢出一记飞腿,再次跟对方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虽然腿比胳膊更有力量,脚掌也远比拳头大,但这次他依旧没有怼得过对方。

    “呼!”

    身体,再此飞了起来。

    “师弟!”

    他们的三次互怼,咱们说起来好像是显得时间挺长的。可实际上,因为两人的动作都很迅速,他们的交手不过是短短的数十秒钟的事儿。以至于,别人根本没有可能插手其中。

    也因此,直到他们第三次都怼完了,沙傲云和飞羽才得以及时赶过来护在他身前。

    “沙姐姐,你照顾他,这个人还是交给我来对付。”飞羽将沙傲云往自己身后一推,说道。

    “不,他伤了我师弟,我不能就这么饶了他。”沙傲云在被她推到后面之后,又从另一边闪身出来,抢先一步以自己的双拳,迎向了齐赞的拳头。

    “云姐,不要!”

    躺在地上的王落辰,见心疼自己受伤的沙傲云因急于给对方一个教训,而不计后果、不知轻重地冲出去跟人家硬拼,唯恐她有所闪失,发出来一声惊呼。

    他知道,以沙傲云的战力和她身体的强度,怼上齐赞那肯定是非死即伤的。他怎能不担心,不焦急呢?

    不过,就在他的大声惊呼发出之后,他便看到了奇迹的发生。

    只见就在沙傲云的拳头离齐赞的拳头,还有不到一张纸的厚度那么点儿距离时,一道金光自他们身后的传送之门那光影里迅疾飞出,一下打中齐赞的胸口,将他轰出了数百米远,落向了启蒙山下,不知所踪了。

    接着,他便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沧桑地声音响起:“哪里来的畜生,欺人太甚,给我滚开吧。”

    “祖爷爷,哦,不,金长老,您来了?”

    沙傲云这一下原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替自己心爱的人挡住对方一拳的。没想到当此危难之际,她的老祖宗,五极门五长老之一的金长老及时出手,替她化解了危机。

    “不必多说,他中了我的碎金指,即便不死,也多半残了,已经对你们构不成威胁了。趁此机会,你们赶快叫上卓不群,一起回来吧。”金长老语气平静地说道。

    “是,金长老。”沙傲云遥遥地向着空中深施一礼后,带着一脸地关切跑向王落辰的身边扶起了他,准备按照金长老的吩咐,撤进传送之门。

    “好精纯好强大的能量,战力简直堪比星盟的议员。沙姐姐,那人是谁啊?”飞羽满脸惊奇地看完来了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后,向正把王落辰背到自己身上的沙傲云问道。

    “那是我们的长辈,也是我们圣境里战力最高的几人中的一个,我们五极门的金长老。”沙傲云背起王落辰,回答道。

    “哦,原来是你们的领袖。怪不得这么厉害呢。”飞羽听了,略微思考了一下,明白了刚才那人为什么那么厉害,然后又向王落辰问,“那齐赞被打飞了,要不我趁机过去结果了他吧。”

    “别去了,传送之门已经快要关闭了,咱们这时候不宜节外生枝,还是快叫上我师伯他们一块儿走吧。”王落辰扭头看了看光芒已经有些暗淡的传送之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