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别在这儿发感慨了,传送之门都已经开了,咱们也赶快过去吧。(书^屋*小}说+网)”吴梦雪见他们几个看着传送门发呆,不禁过来催促道。

    “好,咱们走!哈哈!”王落辰经她一提醒,便醒过神儿来,用力拍了一下青云兽的屁股,搂着沙傲云大笑着向山顶飞了过去。

    “哼,竟敢不等咱们,妮蒂亚,快追!”见他俩亲亲密密地跑到前面去了,吴梦雪心中的醋意油然而生,便向妮蒂亚喊了一声,催动霓虹兽追了上去。

    “好,追!”妮蒂亚应声而振翼,也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飞去。

    他们几个身后,秦俊彦、李英晨、甄仁才、丁梁柱几个人,相对苦笑了一声,感叹了一下身为单身狗的可怜,也催动飞行兽,向着山顶那片光怪陆离的世界靠了过去。

    启蒙山是座小山,由山脚到山顶不超过百米。这点距离,也就够飞行兽两三个展翼的。所以,从他们说走,到他们到达山顶,也不过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

    如此飞速地到达了山顶,王落辰他们刚想落地,他们面前就陡然升起了一直通体透蓝的飞行兽。

    “师兄,你们回来了?哎,你们后面怎么还带了客人?”

    不用说,那只蓝色的飞行兽正是卓应儿的冰蓝雉。她见他们来了,便兴奋地从光影里飞出来迎接。

    但在跟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借着传送之门的光芒,却猛然看到了位于他身后不远处的那个骑着飞行兽的红发红脸的丑陋怪人。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

    “客人?什么客人?”

    王落辰经她这样一问,特意放出了神识警戒着周围却没有发现那人的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便也赶紧转过头去查看那名修为高深的家伙是谁。

    不看还罢,他这一看,赶忙对其他人说:“快,赶快进入传送之门,催促大家快点儿离开。这人是我来对付。”

    “你来对付,你对付得了吗?哈哈……”

    那人来得很快,几乎就在王落辰说话的同时,便来到了他们面前。他听到王落辰的话后,好像听到了特别好笑的笑话一样,狂笑了起来。

    “齐赞,你张狂什么?他对付不了你,不是还有本战士了吗?我告诉你,我就知道你会来,所以一直守护在此,就是为了对付你这丑陋狂妄的家伙。”

    他的话音刚落,笑声未止,王落辰还没来得及搭理他,光影中便走出了一人,将他给斥责了一顿。

    “飞羽,今夜风大,你也不怕闪了舌头?哼,手下败将,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本霸神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就免费将你给送回老家去吧。”

    齐赞见她还敢出来阻拦自己,便也不跟她客气,也不等她身形稳定下来,就直接如闪电一般攻了过去。

    如此,两人就又如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激斗了起来。

    而趁此机会,王落辰也是赶紧将战力比较低的秦俊彦等人都送进了传送之门的光影中。

    而在这光影之外,只留下了他和沙傲云与飞羽这三人。

    “师弟,如果我没记错,你们好像说过,飞羽妹妹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吧。那样的话,她跟他打斗岂不是很危险。另外,她若挡不住他,咱们该怎么办?”沙傲云望着自己面前以她的感知力根本难以看清的那个战团,忧心忡忡地问。

    “还能怎么办?咱们和这家伙的战力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根据他和师伯交手的情况看,恐怕他已经是武圣战力的高战人物了。别说你我,就是师伯来了,这一时半会儿的恐怕也制服不了他。更何况,他现在也不是一个人战斗了。他还有了一个战力在他之上的巨人将军埃尔给他帮忙。唉!为今之计,只能是跟他拼了,能撑多久是多久,多送走一个人也是好的。”

    王落辰通盘考虑了一下形势,然后,比较悲观地说道。

    “嗯,也只能是如此了。不过,师弟,就算是死,今天师姐也会陪着你,绝不后退半步。”沙傲云听他这样一说,知道形势十分危急了,便向他表明了心志。

    “不要这样说,云姐,我不会让你死的。放心,万一待会儿飞羽挡不住他。我会以自己的身体硬扛住他,换取你和飞羽逃生的机会的。”王落辰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娃娃脸,说道。

    “不行,你如果死了,我也不要活了。所以,我一定不会让你一个人扛。要死大家一起死,我要和你一起扛。你忘了,我修炼过护体神功不堕金身的。”沙傲云猛地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说道。

    “喂,你们两个,快别说什么死啦活啦的了。快一人拿着一个困索发生器,帮我一块儿用困索将他给锁住。”

    他们两个正就谁先死谁后死怎么死的问题纠缠不清着,飞羽突然从战团中跳出来,将两根金锁一样的东西塞进了他们的手里,要他们配合行动。

    “哦,好好,我们一定帮忙。可这东西怎么用啊?”王落辰一把握住她塞进手里的金锁,慌忙问道。

    在他问的同时,飞羽已经将金锁握在手中,向他比划起用法:“看着,像我这样向里面灌输能量,越多越好,等金锁亮了,就向那家伙抛出去。”

    只见她手中的那金锁,在她灌输了能量之后,立马放射出了光芒。等它一亮,她便毫不犹豫地向着已经追过来的齐赞扔了过去。

    “噌”

    那金锁经她的手抛出,便在空中分裂开来,变成一条光索,向着齐赞缠去。

    “哈哈,星空战士抓捕逃犯的利器困索。可惜,因为困索具有基因局限性,一个星空战士只能使用一条。而一条的话呢,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一条烂绳,毫无作用。”齐赞大笑着,抓向了那光索的一头儿。

    “哼哼!一条对你不起作用,那么三条呢?”见他抓住了自己的困索,飞羽没好气的问道。

    “三条?你有那么多吗?另外那两条在哪儿呢?”齐赞抓住她那条困索,得意地问。

    “在这儿呢,蠢货!”他话音未落,王落辰和沙傲云大喝一声,同时将两把金锁扔向了他。

    同刚才一样,金锁飞向齐赞,化成两条光索,向他身上缠去。而同时,就好像有感应一样,他手里那根光索也动了起来,一下将他的双手给缠住了。

    这条光索一得手,另外那两条便也得手了。一条缠住了他的双脚,一条跟手上的困索自动连成一条,缠绕住了他脖子和胳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