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人身上各处的皮肉,虽然同为皮肉,但因其所处的位置不同,神经分布的数量不同,对外界刺激有着敏感与不敏感的区别。

    你比如说,手掌和脚掌上的皮肉还有屁股上的皮肉,就不如脸颊、眼部和***官部位的皮肉敏感。这便导致了,当这些地方受到利刃伤害时,所产生的痛感会有很大的差异。

    人们根据这些差异,便将身上的皮肉给分成了痛点和非痛点。而心尖儿肉,由于处于心脏的上面,神经丰富,就被列为了痛点之一。

    两名巨人被王落辰的元力之刃所扎到的地方,正是心尖儿肉,虽说因为他们的皮肤比较坚实,元力之刃穿透后已经被抵消掉了大部分力量,但余力还是将他们的心尖儿给割伤了。

    这地方受伤,饶是两名巨人身高体大,也吃不住劲儿,大声惨嚎了起来。

    “哈哈,怎么样?大块儿头,滋味不好受吧?如果觉得受不了,不如干脆下去养伤好了,否则的话,你们很可能会再吃上一刀,被痛死的。”王落辰希望趁着他们负伤后疼痛不已的时候,劝退他们,好省点儿力气。

    然而,巨人根本就瞧不起他这个小蚂蚁,以为他能够伤到自己,纯属侥幸。因此并不肯听他的劝告,反而还因他的话而更加愤怒了,对他理也不理,直接各出一拳,向他怼了过来。

    “哟,好心劝你们,你们不听就算了,还挥拳相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哪。唉,那好,我就好好地再伤害你们一次吧。只是,就是可怜了你们的妈,白疼了一场了。想想,你们的妈,也真不容易,你们这么大个儿,她将你们生出来,也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儿。好不容易把你们养活大了,也没得到你们多少孝敬呢,你们就死了……”

    王落辰见他们拳头打来,却不与他们硬怼,而是依靠自己身体小巧灵活的优势,在他们两个中间跳来跳去。

    只是,如果仅仅这样跳还罢了,偏偏他嘴里还不停地不干不净地问候人家两名巨人的老妈。这一下,把两名巨人给气得,简直是肺都要炸了。

    “吼”

    因为愤怒,他们像大猩猩一样对着王落辰连连怒吼了起来。而且,不仅怒吼,他们还像大猩猩一样用两只拳头照着自己的胸脯用力捶打了起来。

    “咚咚咚”

    他们的拳头很大,打起胸脯来毫不留劲儿,敲得胸膛就像擂鼓一样的响。

    若是平时的时候,他们胸膛这面大鼓被他们这样擂上一通,倒是也没什么的,可今天却不成的。

    为什么?因为他们负伤了啊。

    心尖儿上受了伤,虽因为伤口小,心脏并没有完全裸露在外面,但不管怎么说,跟外界之间也是缺少了一小块儿肌肉的保护的。被他们这么用力地捶打,心脏能不受伤吗?

    不过,有人会问了,他们傻啊?自己心尖儿受伤还往上面擂?

    他们不傻,可是他们不是愤怒了吗?

    想来大家可能都有这样的常识,愤怒之下,人们会变得迟钝,身体上的疼痛什么的也会变得不那么明显了。不信,当你怒不可遏时候,用拳头打自己两下试试,保准没有平时好端端地时候那么显疼。

    巨人捶打自己,打到伤口也没觉得有多疼,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人必定都是肉长的,是肉受了伤都会疼的。

    虽然因为愤怒,刚开始的时候,打自己两下儿没觉着有多疼,但当心中的愤怒因为发泄,渐渐消散了一些后,那肉体上的疼痛就慢慢地为自己所察觉了。

    两个巨人也是这样,等他们和王落辰纠缠了一阵儿之后,已经适应了他的活蹦乱跳和对他们老妈的问候以后,心里的怒火就没有那么旺盛了。而随着怒火的火头渐渐小了下去,他们胸口的疼痛却渐渐大了起来。

    那伤口就在心脏附近,不用说,一痛起来,真真正正就是撕心裂肺的痛了。

    撕心裂肺的痛得有多疼?大家可以自行脑补一下。这么痛,即便他们是巨人,也受不了啊。

    因为受不了,他们就想去捂胸口,因为捂胸口,他们的攻击就慢了下来。

    而他们的攻击慢下来的时候,恰恰就是王落辰发起攻击的最佳时机。

    “元力之刃,出击!”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王落辰直接再此向两人发动了元力攻击。

    “可恶的小蚂蚁,你以为就你会调用宇宙能量吗?我们也会。巨人圣光,护体。”

    巨人们见他的攻击又至,有了上次的教训,知道普通的护盾无法挡住他,便忍着胸口的疼痛,在他元力之刃攻击的路径上汇聚出了一片紫色光盾。以挡住他的元力之刃。

    “哟,学聪明了,知道调用元力了。哈哈,可惜,我早料到你们会用这一招了。元力之刃,破!”

    见他们的圣光打出,王落辰哈哈一笑,用手一指自己的元力之刃,以神识将其加速到极致,向着巨人的光盾打去。

    “啵”

    元力之刃和巨人圣光撞在一起,因为都是能量,两方就各自消散了。

    “哈哈,你破个屁啊破?叫唤的怪响,还不是没用?”两名巨人望着自己胸口消散的元力之刃,讥笑道。

    “傻瓜,我既然可以凝聚元力之刃一次,那么我也可以凝聚它两次啊。元力之刃,凝。”

    他们的讥笑声中,王落辰骂了一声傻瓜,将自己的本已破散的元力之刃再次凝聚出来。然后,心念一动,便以神识推动它穿透了两名巨人身前的光盾,再次插进了他们原来的那道伤口。

    “噗”、“噗”

    两柄元力之刃分别钻进入两名巨人的伤口,并且通过旧伤的口子,直插他们的心脏。

    由于元力之刃这次的进入,没有受到皮肉的拦阻,它所携带的能量虽然在穿透圣光盾的时候消散了一些,但还是足以穿透他们他们的心肌,刺入他们的心脏的。

    并且刺入心脏后,由纯能量聚成的元力之刃就散开了。这一散开,能量四下冲撞之际,就对他们的心脏造成了更大的伤害。使得他们心脏上的伤口,由一个小缝儿,变成了一个大洞。

    “噗呲”、“噗呲”

    心脏破开了大洞,他们蓝色的血液就从心脏里一下子喷射出来。

    “靠,喷血也不说一声儿?弄得我衣服都脏了。真是没教养,你们的妈是怎么教你们的?”

    由于巨人身高很高,他们心脏喷出的血在空中散开,形成一片血雨,洒了王落辰一身。

    这令他很不高兴,不禁又提到了他们的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