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刚刚的谈话,飞羽没有听到,不知道“编外人员”这个典故的由来和个中含义,就问坐在身边的赵思雅:“什么意思,她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

    “飞羽姐姐,听不懂没关系,反正将来你会懂的啦。(书^屋*小}说+网)咱们还是先去对付下个一目标吧。”赵思雅微微一笑,说道。

    “下一个目标,恐怕咱们是对付不了了,因为咱们已经成为了人家的目标了呢。”飞羽指着海虹号上的不断闪烁的报警灯说。

    “什么意思?这个灯为什么一直在闪?”这回该轮到赵思雅不懂了。

    “什么意思?呵呵,意思是,咱们被人家给锁定了。这个灯就是用闪烁这种方式告诉咱们,如果再不想法儿躲开,咱们很可能就会被人家给击落了。明白了吗?小妹妹。”

    飞羽边跟她解释着,并飞快地翻动十根手指,不停地向飞船输入各种指令,以规避人家的锁定。

    然而,忙活了半天,好像没用,灯还是闪个不停。

    飞羽不禁有些急了,猛不丁地大声呵斥一声:“海虹号,你是死人啊?自己被人家锁定了都不知道想想办法躲避吗。”

    “主人,事到如今,还躲个屁啊?人家四艘飞船,从几个方向锁定住了咱们,咱们还有地方躲吗?我劝你还是白费力气了,赶紧逃生去吧。”或许因为感觉自己要爆掉了,海虹号十分烦躁,没好气地呛声飞羽说。

    “切,没出息的东西。被人锁定了就一定会死啊?我还就不信了,看我怎么破了他们的锁定。”飞羽不肯服输,气得关掉海虹号智能系统,自己再次操作起来。

    “飞羽姐姐,你有把握吗?如果没把握,咱们就弃了吧,反正像你这种飞船,我们族里还是保存了几艘的。”

    赵思雅担心弄不好她还没鼓捣好,飞船就让人家给炸掉,牵连她也一块儿挂掉,就赶紧劝说她。

    “臭丫头,有飞船你不早说?你以为我不怕死啊?我这么拼命想保住飞船,还不是是怕自己没有了它,回不去星盟啊。要知道,我可是再过一个月就要转成真正的星空战士了。哈哈。”

    一边向赵思雅抱怨着,飞羽一边将飞船设定为自毁模式。然后,从操作台抠出了海虹号的人工智能——体型为球形的记忆体,带着赵思雅从飞船里弹射了出去。

    “嘭”

    海虹号舱门猛地弹开,两人迅速飞出,一展光羽滑向了地面,而海虹号则迅速掉头,撞向了就在启蒙山附近徘徊的一艘狂霸星的飞船。

    “轰”

    那飞船大概是没想到海虹号会突然撞过来,没来得及避开,正巧被海虹号给撞了个正着。

    当然,如果仅仅是一撞,狂霸星人那巨大的飞船或许也能够承受的住的,也不至于陨落。

    但关键是,就在海虹号撞向它的时候,猛地自爆了。

    这下就不得了了,因为是星际飞船,海虹号上面安装了正反物质反应器,这一自爆,简直犹如引爆了一颗小型核弹,一下子就将那飞船给轰成了渣儿。

    而且,这还不算完,海虹号的自爆还引爆了狂霸星人飞船上的反应器,带来了更大的爆炸。

    这两次爆炸所产生的能量很大,立刻就在启蒙山附近形成了超级能量风暴。

    能量风暴在空中以爆点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蘑菇云,并向周边抛射出巨量的冲击波和电磁射线什么的。将整个地区的空间都变得极度不稳地起来。

    “哎呀,不好,怎么突然就出现这种大爆炸了?这可有些不太妙了,这么多的能量一下子冲击过来,会不会将咱们的传送之门给损坏了啊?”

    郎溪生他们几个正等待着传送之门的完全开启,突然听到巨大的爆炸声,抬头一看,便看到了一团耀眼的火光以及以那团火光为中心,飞速向外扩散地那一道宛如湖面涟漪的明亮波纹。

    那波纹很快就要来到他们这里,他们不禁叫声不好,为传送之门的安全担忧起来。

    同样,山脚下正跟巨人们打斗的卓不群,也看到了那团火光和波纹。他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向着王落辰大喊:“落辰,快,镌刻法阵,吸收能量。”

    “是!师伯!”

    王落辰马上心领神会,心念一动,迅速打出无数道法阵,在启蒙山面对冲击波的那一边,布置了一道法阵防御网。

    “嘶嘶!”

    法阵吸收着天地能量,迅速的由小变大,将整个启蒙山的面向爆点的一侧给封堵了个严严实实。

    “啵!啵!……”

    冲击波裹挟着狂暴的能量冲击了过来,全都打在法阵上面。

    法阵因这能量的注入,就如一个个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并由于胀大的太迅速,王落辰的神识无法控制,一个个都爆掉了。不过,尽管这样,它们还是有效地阻止了冲击波的轰击,让其中所蕴含的狂暴能量变得温和了起来。

    而这些温和的能量,进入传送之门的光柱后,就立刻为光柱所吸收,加快了传送之门开启的速度。

    “没想到因祸得福了,这次爆炸不仅没有毁掉传送之门,反而还让它开启的更快了。”传送之门底下,郎溪生看着正在慢慢敞开缝隙的大门,感慨道。

    “这都全靠师弟的法阵啊?真没想到,师弟的神识修为已经达到这等程度,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出这么多道法阵。”路向东亲眼目睹了王落辰以法阵拦阻冲击波的过程,对他充满了深深地崇拜。

    “崇拜吧?崇拜就加入师弟的天命社吧。听说很多人都加入了。我也正准备加入呢?”唐新燕在一旁,也一脸崇拜地说道。

    “真的?还有这样的组织?好啊,算我一个。师妹,报名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叫上我哟。”路向东眼睛一亮,略显激动地说道。

    他们在这里看护传送之门着,并商量着等回到圣境后加入天命社的事儿。飞羽和赵思雅她们两个却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她们早已被自己闯得祸给吓了个半死。

    当那冲击波将要到来的时候,她们一下扑倒在地上,抱着脑袋,一动也不敢动,唯恐自己被冲击波给轰死。

    可她们趴在地上等了半天,却没有听见周围有任何动静,身体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冲击,不禁好奇地抬起头来,查看是怎么回事儿。

    “砰!哈哈,你们都给炸死了,我是地狱的勾魂使者,专门来勾了你们两个美女的魂魄,去给阎王做小妾的。”

    她们刚一抬头,耳边就传来了一个阴森森地声音。

    两人赶忙扭头去看,恰巧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一袭白衣,长发遮面,如鬼魅般向自己飘了过来。

    “鬼啊!”

    见此情景,胆小的赵思雅吓得一声惨叫,连滚带爬地躲到了飞羽的身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