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罗!”

    “江江!”

    载着罗凝玉和吴梦雪的霓虹兽降落在启蒙山上,罗凝玉从上面跳下来,向刘三江飞奔而去。

    而刘三江见她到了,也冲着她飞快的跑来。

    两人见面,如同真正的“姐妹”那样,嘴里互相喊着对方的名字,拥抱了一下,又隔空向对方来了几个萌萌哒的飞吻。便手拉着手,执手相看泪眼,又是哭又是笑的说起此次生死离别的细节来。

    王落辰对于他们这种亲昵,微微一笑,便给跑过来向卓不群请安的郎溪生他们,介绍起了自己的师兄师姐等人。

    郎溪生当然知道这些人能够被传送过来,自然都是蔡不离肖不弃他们所看重的弟子,且其中还有长老的家人沙傲云李英晨这样的世家子弟。

    因而不敢倨傲,王落辰一介绍,忙态度和蔼地跟他们打了招呼,并向他们介绍了跟自己在一块儿工作的路向东和唐新燕。

    两边的人都认识了,大家便合在一起,商量起如何撤离的事情。

    “师弟,墨师兄他们快到了吧?”王落辰和罗凝玉都回来了,郎溪生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墨可了,因而一见面,就首先问起他的状况。

    “墨师兄他们离咱们还有五公里,我已经请‘独钓江雪’两位师兄师姐去接应了。”王落辰笑着回答。

    “怎么?连他们也来了吗?没想到蔡师伯这次这么给力。”

    李英雄和朱丽娜跟唐新燕年纪相仿,故而唐新燕对这两名战力远超自己的弟子很是崇拜。也因此,很早就想跟他们认识认识,弄个签名儿啥的,听到他们来了,心里欢喜,忍不住抢了郎溪生一句话说。

    “这位师姐,不是蔡师伯给力,而是我王师兄给力,若不是看在王师兄是他们的弟弟朱立军、和李英晨的社长兼好兄弟的份儿,他们才不会来呢。对不对,李师兄?”

    听她夸错了人,卓应儿不服气了,马上就给她纠正了过来,并且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还拉了李英晨出来作证。

    “应儿师妹说笑了,家兄和丽娜姐都是喜欢为师门做贡献的人,即便没有我和立军的这层关系,蔡师伯的号令,他们也不会不听的。呵呵。”

    李英晨是世家子弟,自然惯会说些场面上的话,他听卓应儿如此说,不想让人误会自己的哥哥和嫂子是不顾大义只顾私情的人,便赶紧为他们洗白了一句。

    “应儿,大人说话,小孩儿听着。快别乱插嘴,耽误你师兄讲正经事。”卓不群不爱撤闲篇儿,见唐新燕把话题给带歪了,不好意思说她,就直接说了自己女儿一句。

    “呵呵,师伯,不怪应儿师妹,要怪都怪唐师妹。只因她平日里最崇拜独钓江雪他们两位,听说他们来了,这才如此失态的。”

    唐新燕是郎溪生的属下,她说话做事不周,郎溪生唯恐卓不群生气,自然要替她解释一番了。

    “哈哈,原来唐师姐是独钓江雪两位师兄师姐的粉丝啊。那好啊,待会儿他们护着墨师兄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让他们给你签个名儿啥的。”

    王落辰对自己这位心直口快的师姐,很是喜欢,听郎溪生一解释,马上给了她一个惊喜。

    “真的?那太好了。嘿嘿。那,师弟,你们聊正事儿吧。我去找几件心爱之物,待会儿送给他们当礼物。”说着,已经意识到此时此地说这些有点不合适的唐新燕吐吐舌头,红着脸走开了。

    她一走,路向东也说:“我给师妹参谋参谋去。”便也走开了。

    王落辰看着他们离开,和郎溪生相视一眼,笑而不语。然后便接着将话题转回正事儿:“有独钓江雪两位去接,墨师兄他们这一路的安全,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所以我对他们倒是不怎么担心。我现在所担心的是咱们抵抗组织的兄弟,因为这次动静弄得太大,恐怕已经引起了狂霸星当局的注意,他们今后恐怕要被狂霸星的军队重点照顾了。”

    王落辰此言一出,大家纷纷点头,认为他担心的很有道理。毕竟,他们一行人,惹了麻烦后,可以被传送回圣境。那些抵抗组织的人可就没这种便宜了,他们今后恐怕要东躲西藏的过一阵子苦日子了。

    “没事儿,这样的生活,我们这些人都已经习惯了。以前没你们这档子事儿的时候,还不是一样要被那些狂霸星人追?”针对他们的担心,罗凝玉坦然一笑,说道。

    “话虽如此,但想到你们今后要困难一段时间,我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王落辰一脸歉意地说道。

    “那师兄,咱们不会将罗姐姐他们全都给接到圣境去躲一阵子吗?”卓应儿这时又插话儿道。

    卓应儿天真的话语,令王落辰不由地苦笑了一下,说道:“应儿,我也想啊。可是,你也不想想,咱们自己进出圣境都偷偷摸摸地,将他们带回去,你觉得有那可能吗?再说,传送阵一次也带不走那么多人吧。更何况,他们还有那么多车辆和机甲呢。”

    “人员和车辆虽多,就传送阵的能力来说,倒也不是问题。只要我们有足够多的传送之钥来布置传授点儿就可以做到的。关键的问题还在于传送回去以后,怎么跟上头交代。反正,那样做会令你们蔡师伯和肖师伯很为难就是了。其他的,倒也没什么的。”就这个问题,卓不群谈了一点自己的看法。

    “就是说嘛,既然传送我们回去,会让大家为难,所以洛辰,你就别替我们做这样的打算了。相信我们,我们真不怕狂霸星人的追捕的。你放心,这方面,我们有的是经验和办法的。”

    罗凝玉知道王落辰不会无缘无故提出这个问题的,他之所以这样说,恐怕是心里头已经有了想要将所有人都带回圣境避风头的想法。

    虽然,就目前的情形来看,他的这种想法无疑是非常的正确的,对抵抗组织所有人员的安全也是最有利的。而且,还能够让自己跟他可以长相厮守。

    但是,听了他们的对话,罗凝玉知道他的想法实现起来恐怕会非常困难。因而,她便说出了叫他宽心的话,免得他为难。

    “但是,我真的……”王落辰见她这样为自己打算,心里自然感动的很,便想再说些什么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却因为山下不远处猛然传来的爆炸声而没有把话讲下去。

    爆炸声传来的方向,应该是墨可他们来这边同他们会合所走的路线,怎么会有爆炸声?那边发生了什么?

    王落辰和大家在听到爆炸声后,一同将目光投向了那里,心中充满了疑问和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