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脸红了几下,正想说几句儿来敷衍一下那女孩儿的问话,突然看见站在那女孩儿旁边的黑袍女子正是自己挂念的罗凝玉,忍不住一下飞上飞行兽的后背,一把抱住她说:“哈哈,罗罗,原来你跟自己人在一块儿啊?我还以为你出事儿了呢。”

    “哈哈……”

    他这一举动,立刻引来所有人的哄然大笑。并且,就于这笑声之中,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说:“师兄,还不快放开罗姐姐,你是要作死吗?哈哈。”

    这个声音之后,她怀里的罗凝玉也说话了:“松手,快松手!你这个流氓!专门骗女孩子的骗子!谁要你抱着我的?快滚开。”

    “哎,罗罗,你这是怎么了?见到我大难不死应该高兴啊?怎么还骂起我来了?难道说你在战斗中脑袋负了伤?被打坏了?来,让我看看。”王落辰松开她的身体,一把抱着她的脑袋,仔细查看了一番问道。

    “行啦,师弟,你就别演戏了。罗妹妹为什么骂你,你心里还不清楚?她骂你当然是跟梦雪骂你的原因一样啊?你还在这儿装。呵呵!”

    他正假模假式地问着罗凝玉,旁边闪过娃娃脸的沙傲云拍了拍他的后背,揭穿了他的表演。

    “嘿嘿,还是云姐对我最好,不像她们似的,也不给人家一个解释的机会,上来就骂人家。”王落辰松开罗凝玉,凑到沙傲云旁边,一脸媚笑的说道。

    “砰、砰”

    沙傲云不动声色地抬起拳头在他胸口连击了两下说:“我对你这样的负心汉,是能动手就绝不动口的,所以才懒得骂你。”

    “哎哟,云姐你好狠的心啊,这两下子打得我心都痛了。”王落辰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地说。

    “砰砰”

    他话音未落,吴梦雪的拳头也打过来了,正打在他的后背。

    “心都痛了?你还有心吗?”吴梦雪怒斥道。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打本公主的未婚夫?”妮蒂亚见这两个女人都凶巴巴地痛殴王落辰,心疼的要死,赶紧飞过来拦在他的前面,向她们大声抗议。

    “未婚夫?王落辰,半天不见,你居然跟血族的这个女子定下了婚约?你,你,我要一枪崩了你。哎,我的枪呢?”

    罗凝玉见这名曾经是自己阶下囚的女人,突然之间就成了王落辰的未婚妻,拥有了比自己还有自己刚认识的,这两位同样被王落辰欺骗了感情的姐妹更高的地位,心里的怒火更旺了。手一伸,就想从腰间拔枪,把王落辰给崩了。

    只是,这一摸之下,才发现,自己的枪已经不知在何时没了。心中不禁纳闷儿不已。

    “嘿嘿,罗姐姐,你的暗器杀伤力太大,我怕你见到师兄心里有气,会一时拢不住火儿失手把他给干掉,就先替你收起来了。”声音稚嫩的卓应儿,嘿嘿一笑,道出了枪的去处。

    “谢谢师妹!师妹有心了。师兄随后会有礼物送给你的。”王落辰冲卓应儿竖起大拇指,心存感激地夸奖道。

    “怎么?辰,你跟这两个女孩儿都认识吗?”看到此处,妮蒂亚才明白原来王落辰不禁跟罗凝玉关系非同一般,原来跟其他女子也是关系匪浅的。

    “多新鲜哪,他是我的师兄,也是我的爱人,当然认识了。”她这样一问,满腹醋意的吴梦雪立刻没好气地怼了她一句。

    “就是,我们和他好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棵树底下蹲着呢?凭什么你才跟他一好上,就自称他是你的未婚夫啊?”

    沙傲云纠结的好像不是王落辰又有了妮蒂亚,而是纠结为什么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从他那里获得比自己更高的地位。

    “就是啊?最可气的就是这一点,明明不过是我的一名俘虏,怎么转眼间就成你的未婚妻了呢?王落辰,这事儿你必须得给我说清楚,不然,别想让我原谅你。”看来,罗凝玉真正在意的也是这一点。

    “这个问题很好解释,你们听我一说就明白了。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妮蒂亚是来自古老的血族这一种族的公主,他们那儿比较守旧,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相爱了,就会称那个男人为自己的未婚夫。所以,你们看,她称我为未婚夫,其实是没什么特别含义的,也并不代表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比你们高出多少。明白了吗?”

    王落辰听她们说话的意思,好像并不是因为自己又找了新女朋友而生气,而是因为他将自己新找的女朋友弄得地位比她们高而生气,于是就赶紧将妮蒂亚的地位降到跟她们一样的地步。

    而且,他还特别对妮蒂亚说:“妮蒂亚,以后不要再当着别人的面这样称呼我了。免得别人误会。还有,这几个都是我们人族的精英,是我跟你说过的你的姐姐们。你还不快过去叫人?”

    妮蒂亚知道她们的存在,但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在这里见到她们,所以刚才才没闷过神儿来,冲她们发了一通火儿。

    如今知道了她们的身份,又听王落辰这么说了,聪明的她马上心领神会,也不跟她们论年龄大小,直接就走过去热情地叫起姐姐来。

    谁知,女人却最怕自己在别人面前显大。她一叫姐姐,她们就赶紧跟她论起年龄来。

    结果,论来论去,除了沙傲云略比她大两个月真是她姐姐外,吴梦雪和罗凝玉都还要比她小上三四岁,反而坚决不肯让她叫姐姐,都以妹妹自称了。

    她们论完年龄,互相叫了姐姐妹妹的,就把王落辰给叫了过去,又询问起他跟飞羽的关系。

    王落辰便连忙解释飞羽不过是刚认识的朋友,跟自己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他的话,被妮蒂亚从旁给加以证明了,她们三个自然就相信了。便纷纷过来跟飞羽结交,询问她的来路和去处。

    当听她说她是星族后,马上又招呼躲在远处看热闹的赵思雅过来跟她认亲。

    就这样,一番介绍后,一来二去的,她们几个女人便算是认识了,都聚在飞行背上,叽叽喳喳地聊起天来。其间,聊到有趣之处,还会响起一阵笑声。

    听这笑声,好像她们之间已经变得和睦了,刚才剑拔弩张的那一幕也像是没发生过一样。

    此景此景,让王落辰松了口气。这才过去跟自己的师兄秦俊彦李英晨等人见了面,并说起这次会尘世救墨可的前因后果,以及这次到尘世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而秦俊彦他们,则是在听完他的讲述后,也讲起自己是怎么得到蔡不离的传话,又是怎么绕开长老们,被蔡不离肖不弃给传送来的这件事情。

    大家男人女人各自一堆都只顾说话,都好像是来参加朋友聚会的一样,将那跟狂霸星人战斗的人给忘记了。

    这不禁让卓应儿非常不高兴起来,她摇了摇头说:“唉,爹,看看吧,除了女儿,你的这些师侄们都是没良心的。通过这一次的你可一定要认清现实,不要再对我凶巴巴的,而对他们那么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