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那黑洞和黑幕被劈开后,在齐赞的操控下竟然不碎不散,而且还化成两个,再度攻向飞羽。王落辰就知道自己眼前的仙女恐怕是真的落败了,便赶紧再次向她喊道:“大事不妙,仙女快跑。”

    “还要你说?真是废话。”

    他的话刚一出口,飞羽便没好气地嗔怪了他一句,并一晃身形到了他身边。然后,二话不说,伸手拉住他和妮蒂亚就要向着飞船飞遁。

    然而已经晚了,她逃跑的速度虽快,可黑洞和黑幕追击的速度更快,她的手才刚攀上王落辰和妮蒂亚的肩头,它们就追到了。

    “还想逃?拿命来吧!”

    齐赞大喝一声,手指一指他们三人,那黑洞和黑幕就照头压了下来。

    随着它们的快速逼近,王落辰才真正感觉到这黑幕和黑洞的可怕。

    他感觉,那黑幕中隐藏着无穷的恶意,好像不害死他就不会散去一样。

    而那黑洞里,则有着巨大的吸力,分分钟要将他给拉进它们没有半点光亮的黑暗中心里去,将他湮灭。

    “这回完了,被他的能量星阵和拟态给锁定了,我没招儿了。咱们三个就闭上眼睛等死吧。”

    飞羽看着自己打出的,企图阻止黑洞和黑幕降临的星芒,被它们尽数吸收,半点阻滞作用也没发挥之后,美丽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绝望之意,向王落辰和妮蒂亚宣告了死亡的降临。

    “你真是实习的?”在她之后,王落辰没有就死亡来临的事儿发表感想,而是问了一句令飞羽气得吐血的话。

    “实习不实习的与你何干?怎么?你有意见?切,你以为星空战士是那么容易就当上的。我这已经不错了。从光辉战神学院才毕业一年就当是实习生儿了,我跟你讲……”

    好像对自己这实习生的身份比较在意,王落辰这么一问,飞羽就立刻给他解释起即便只是实习生,她也是多么的优秀,多么的出类拔萃,多么的厉害人物来。

    只是,或许是不高兴王落辰对她的关注,妮蒂亚却没有让她讲完,她指了指头顶近在咫尺黑洞和黑幕说:“我以为,都这时候儿了,咱们应该聊的似乎应该是它们才对。你们觉得呢?”

    “我觉得,都要死了,聊什么都无所谓。只是,这狂霸星的狗崽子,在杀人方面好像也是个新手儿,这都半天了他这攻击手段也没下来,他是不是在关键时刻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王落辰随着妮蒂亚的手指的风向,看了看头顶的黑洞和黑幕,吐槽道。

    “什么啊?你以为他不想啊?你没感觉到吗?它的攻击是被咱们周围的能量罩儿给挡住了。”

    飞羽比王落辰他们俩的神识修为更高,对周围的能量变化的感知能力也更强,她说出了黑洞和黑幕不下来攻击他们的原因。

    “能量罩?怎么会?是谁在保护我们?”妮蒂亚大为不解地问。

    “我想我知道是谁了。因为,我已经感知到了他的降临。”王落辰指着他们和齐赞之间那一片不停波动的光影说道。

    妮蒂亚和飞羽经他一说,也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那里,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期待着那救了自己性命的人早点现身。

    与此同时,感觉到自己攻击被阻挡的齐赞,也看向那里,发出了怒斥:“谁?谁敢坏多管闲事?有种的快点儿出来。”

    “能够做到以力化形,且能够将元力模拟出世间某物的特性,对人实施攻击,你也算是个人才了。只可惜你是个异族,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想要杀死不该杀死的人,那我便留你不得了。”

    随着他的怒斥,光影中信步走出一人,向他遥遥一指,打出一道寒冰元力,冷冷地说道。

    那寒冰元力从那人指端一脱离,便迅速地化成百丈高的,看上去无比真实的冰晶组成的飞瀑,悬挂于齐赞和他十几名随从头顶之上,落下无穷的寒气,将他们给包裹了起来。

    而随着这寒气的包裹,齐赞与自己的黑洞和黑幕失去了联系,它们也便开始散去形体,行将消散于天地之间。

    “这些都是很精纯的能量啊。好东西不能浪费,我要把你们全给收起来。”见黑洞和黑幕中的紫黑能量要消散,王落辰迅速地打出几道法阵,对着它们吸收起来。

    “你这家伙,怎么学会构建我们星族人的原始能量矩阵的?”见他可以连续使用法阵,刚才就想问他但一直没有空闲的飞羽,抓住机会,好奇地问道。

    “怎么学会的?很简单,因为我们的世界里有你们的族人啊。而且他们跟我们亲如一家,我们彼此之间互相帮助,互相学习,自然就学会啦。”

    王落辰早在见到她时,便已经通过她的海螺型的飞船和体貌特征,看出她属于自己在法阵那虚拟世界中所见过的外星人一族。

    当然也就同时想到她跟劳九归和赵思雅他们这一族是同类,同属于星族。因此,当她问起时,并没有对她隐瞒什么。

    “你们的世界?这里嘛?这里有星族?”飞羽听了他的回答,既兴奋又惊奇,忍不住一把握住他的手,追问道。

    王落辰先伸手在她的手上轻轻拍了拍,示意她别激动,然后说:“准确的说,是与这个世界伴生的世界里有你们的族人。只是,这个事情解释起来比较麻烦,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的。所以在当前这个形势下,咱们还是先不说了,好吗?”

    “可是,我真的很想……”对他稍后在做解释的话不太满意,飞羽一把握住他的手,想要他现在就把事情给自己讲明白。

    但她刚刚才开口,就被一个女人的愤怒的声音给打断了:“王落辰,这个女人又是谁?你为什么拉着她的手?还有你身边的那个金发红瞳的女人,她又是谁?为什么和你那么亲密?今天你必须给我们解释清楚?否则,我们跟你没完。”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这么狂妄?他的事情轮得着你们来管吗?”

    正在一旁挽着王落辰胳膊的妮蒂亚,听到那女人的声音,转过头看见身后正在飞近他们这边的几只怪兽和怪兽背上的一帮男女。

    不想让她如此“欺负”王落辰,便忍不住向其中一个肌肤雪白,貌美如花满脸怒气的女孩儿反问了一句。

    “我是谁?王落辰你告诉她我是谁?不过,我劝你想好了再说,不然我跟你没完。”那女孩儿不理妮蒂亚的反问,而是要王落辰自己来说。

    这时,王落辰也转过头来,见到众人,脸上露出无比尴尬的神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