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的光影八爪鱼效率很高,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她周围的黑幕给消除了大半。

    霸神齐赞一看有些急了,大叫一声:“霸神威武,黑洞吞噬!”,便以神识在自己的身前镌刻出一个深不见底,足以吸收一切的黑洞。

    那黑洞的中心是谁都无法看穿的黑暗,周围则是受到它牵引和撕扯而不断爆裂的星辰。

    那些星辰爆裂所产生的光与热以及星云,被黑洞尽数吞入其中,却不见那黑暗中有一点波动。其情形看上去诡异而神秘,令见到者产生莫名的惊悚与战栗。

    这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的可怕黑洞,一经发出,便裹挟着那些星辰高速旋转着,向着飞羽呼啸而去,好像要将飞羽整个人也给吞进其中一样。

    浑身闪耀着光芒,犹如仙子的飞羽见它飞临,丝毫也不慌乱,她信手一挥,自己刚才所释放的八爪鱼光影就向它迎了上去。

    光影和黑洞在空中相撞,仅仅只抵御了片刻,就被黑洞吸入了腹中。

    光影消失,但飞羽脸上却波澜不惊,好像这结果早已在她预料之中一样。

    也许,她把八爪鱼光影抵挡过去的初衷,不过就是为了缓一缓黑洞飞来的速度,为她使出更厉害的杀招儿争取时间而已吧。

    果然,就在八爪鱼被吞噬的刹那,她双手在胸前连续变换出数十个星芒图案后,迅速地在自己身前制造出一个由星芒组成的光阵。

    “星空战阵,星芒闪耀!”

    光阵刚一成型,飞羽轻呼一声,就将它给打了出去。

    光阵飞出,星芒不停地在其中闪动并变换着位置,让星阵的形状时刻处于变动之中,令人无法看清它内部的星芒是如何变换的,也无法看清光阵的具体面目。

    但或许正是因为星芒的这种变幻和星阵如同蠕动一样的形体转换,让其因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将天地间的能量顷刻间就给聚拢了过去。

    那些能量到达光阵的表面,并飞速渗透进光阵的内部,令这个立体的,不停变幻的光阵,体型急剧膨胀,光芒大盛,给人一种宛如真正的星河降临人世的感觉。

    “哈哈,星空战士的能量星阵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绚丽多彩。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虚有其表,中看不中用呢?”

    齐赞看到那璀璨的星阵迅速飞来,眼看就要和自己的黑洞相撞,好像内心充满了期待。

    他大笑着向自己的黑洞一指,令其以更快的速度旋转着,狠狠地向飞羽的星阵撞去。

    “嘭”

    光明与黑暗撞在一起,星阵破碎,能量如烟花与流星一般四处飞溅,悉数被黑洞吞入腹中。

    “快跑去飞船!我要败了。”在星阵破碎之际,正被这从未见识过的极为精彩的战斗给吸引地有些入神的王落辰,脑海中突然收到了飞羽一个示警的意念。

    他心里一惊,便赶紧拉着同样因观看战斗而目瞪口呆忘乎所以的妮蒂亚,以离弦之箭一般地速度向着那海螺型的飞船飞去。

    “哼!飞羽,你们这是想跑了吗?可惜,你们的动作有些太慢了。哈哈。”

    齐赞虽然跟飞羽在交手,但他的神识早已将整片战场给覆盖了起来,这其中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而且,这家伙的智商也很高,他感知到王落辰和妮蒂亚的动静,见他们往飞羽的飞船那儿跑,立刻就想到他们肯定是受到了飞羽的指挥,准备借机逃走。

    因而,他得意地狞笑着将手一挥,控制着黑洞和黑幕同时逼向了飞羽。

    “仙女小心!”

    正在逃向飞船的王落辰以神识察觉到了这一幕,不禁对飞羽能否抗住对方的攻击,大为担心,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不用管我!快走!”

    飞羽转头朝他大喊一声,然后将自己身上的光羽猛地一振,将所有的光羽化成羽箭,向着黑幕和黑洞激射而去。

    王落辰明白,光羽代表着她拥有的全部能量,这一下子全部释放出去,显然是要倾尽全力和对方一拼了。

    “就这点儿本事也配称星空战士?哈哈,我看你这个星空战士是冒牌儿的吧。”

    霸神齐赞见那万道光羽化成飞箭向自己的黑洞与黑幕袭来,不仅毫不担心,反而脸上还露出了欣喜之色。

    他讥笑着飞羽,双手在胸前再翻几下手诀,将周身的黑气又分出一部分,快速注入黑洞和黑幕,让它们变得更为巨大和浓厚,向着羽箭迎了上去。

    羽箭接连不断地撞进黑幕和黑洞,激起了一簇簇光焰。然而,却都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有去无回,被黑暗所吞没。

    “该死的家伙,想不到这都弄不死你。”在那羽箭被黑暗吞掉的一刻,飞羽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嘴里气呼呼地小声儿骂了丑陋的霸神齐赞一句。

    然后,她就毫不犹豫地飞身向着王落辰他们飞了过来,同时向身后的狂霸星人高声喊道:“齐赞,本战士因有要事要办,今日暂且饶你一命,望你好之为之,莫要纠缠。”

    “哈哈,冒牌儿的星空战士这是要逃跑了吗?可惜,能在我手底下逃出去的敌人还没有一个呢。”齐赞再次得意地狂笑,催动自己的黑幕和黑洞快速地向她追了过来。

    “你说谁是冒牌儿的?我虽然只是个实习生儿,可却也是正经八百的光辉战神学院的毕业生儿,岂能容你如此耻笑?看我用星辉万丈伏魔斩取了你的狗命。”

    飞羽被他两次说成冒牌儿的,心里气愤,不禁停下逃跑的脚步,从自己身后的虚空中伸手取出一把光芒四射的光剑,大力地斩向身后高速追击过来的黑洞和黑幕。

    那光剑被她用力一挥,瞬间就由不过一尺多长的短剑变成一柄长约数十米的巨大光剑,气势十足地一下斩在黑洞和黑幕上。

    “轰隆”

    巨剑将黑洞和黑幕从当中劈开,发出震人心魄地巨响,黑幕和黑洞也在这巨响声中,被劈成了两半儿。

    “灭了你的能量拟态和星阵攻击!看你如何再嚣张。哈哈。”

    见齐赞的黑幕和黑洞很轻易地就被自己以一招星辉万丈伏魔斩给劈坏,飞羽十分得意,向着齐赞晃了晃拳头。

    “哼,到底是实习的。不仅实力不行,就连眼光也很差劲儿啊。你也不看仔细了,就这么得意,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得意的什么啊?脸红不脸红啊?哈哈。”

    见她这样,齐赞脸上露出一抹嘲讽地笑容,伸手一指裂开的黑幕和黑洞,瞬间将他们变成两个,一左一右成夹击之势,向着她飞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