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炼体小成一来,王落辰已经好久没有这种被人给揍得生疼的感觉了。在身体被那股由自己神盾上面传导来的能量,给轰击地飞起来后,王落辰又感到了肉体上的那种痛彻心扉地疼痛。

    “啊,好痛。你这怪物好强。”王落辰人在空中,喊了一声。接着,便扭转法阵,硬生生地将自己的身体给停了下来。

    “辰,你没事吧?”他刚停下,妮蒂亚就振动飞翼,赶了过来,将他给抱住了。

    “妮蒂亚,没事,我没事。真没想到,这兔崽子会这么强。”王落辰捂着自己的胸口,苦笑了一下说道。

    “哼,不过会使用一些低级能量矩阵和能量内化的攻击手段,就自不量力,向我挑战。就算被我打死也活该。不过,你这小蚂蚁身体倒是很结实,看来是被人用能量重组过了。不过,这也不稀奇,在我们狂霸星肉体重组过的多如牛毛。所以,小蚂蚁,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配和我狂霸星的霸神交手。所以,还是趁早给我滚开,别耽误我跟这小娘们儿算账了。”

    那丑陋的狂霸星人在仅用了一击就将王落辰给打飞后,洋洋得意地点评了一下王落辰的武功。然后,仍旧把自己算账的重点,锁定在那仙女一样的蓝衣女子身上。

    “霸神?你们这些为祸宇宙的强盗,也好意思自称为神?还真是不要脸呢。就冲你们这不要脸的劲儿,我飞羽今天就非得出手好好教训你一下不可。”

    自称飞羽的星空战士,好像对狂霸星人有着一种源于本能的厌恶。

    她等这人刚说完,就毫不迟疑地在胸前做了一个星形手诀,并于嘴里念出如咒语一般的古老语言。

    接着,她的身体就在这咒语声中变得明亮了起来。脸部和手上这些裸露的皮肤上都出现了闪着璀璨星芒的鳞片。同时,背后还伸展出两只长达十数米的光羽。

    “星空战士,一个在宇宙中非常响亮的名字。我很早就想会一会你们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哈哈,相请不如偶遇,今天既然碰巧遇到了,怎么着也得就能量星阵和能量拟态的技艺向你讨教一下吧。看看你们的战力跟你们的盛名是否相符呢。来吧,霸神齐赞向你挑战,出手吧。”

    说着,那名自称霸神齐赞的丑陋的狂霸星人,也开始连连翻动手诀,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全身被包裹在紫黑气体中的,如妖物一样的东西。

    “哈哈,居然掌握了黑化技艺。不过,即使这样我也不怕你。”

    星空战士飞羽,用力扇动了一下自己由能量凝聚成的光羽,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带起一片残影,向齐赞冲击而去。

    “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霸神的黑化是比你们星空战士羽化更厉害的变身。”

    齐赞大笑着,一晃身形,身上的紫黑气体里冒出一片火星,他也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向着飞翼飞了过去。

    “砰砰砰”

    两人撞在一起,以人类的眼睛无法看清的速度,声势十足地打斗了起来。

    “两人的速度真是太快了,以我神识的观察,他们短短数秒钟之内就已经过了数百招儿。这战力,真是够变态的。”

    王落辰以神识观看到了这场战斗细节,不禁为他们的力量和速度所折服。

    “嗯,速度是以力量为基础的。速度越快,说明他们的力量越强大。他们打的这样快,非得以我们血族的血瞳将他们的动作放慢才可以看清。这就说明,他们的力量已经将自己身体的速度,给推升到超出普通人眼捕捉能力的地步。这样的事情,一般人很难做到,可见两人的战力的确不是一般地高。”

    血族的眼瞳与人类不同,它可以将自己所看到的高速动作,放慢到自己视网膜所能成像的速度,以利于自己的大脑分析高速运动的物体。

    所以,妮蒂亚也可以看到霸神齐赞和星空战士飞羽两人交手的情形,并对他们的力量做出粗略的判断。

    “那你看他们两个谁会赢?”一边观战,王落辰一边向妮蒂亚问道。

    “这时候他们比拼的只是身体坚韧的程度,身体的力量和拳脚上的打斗技巧,谁都没有使用天地元力,应该看不出两人谁赢谁输吧?”妮蒂亚分析说。

    “我却不这样认为,我以为帮咱们忙的飞羽很可能会输。”这句话王落辰是借用神识发出的意念告诉妮蒂亚的。

    “为什么?”妮蒂亚接收了这意念以后,吃惊地问道。

    “呵呵,因为这是她自己用意念告诉我的,她还说要咱们往飞船那里挪挪,看情形不对就赶快到飞船里去,她好带着咱们撤离。”王落辰再次用神识跟妮蒂亚沟通道。

    “真的?为什么?我看不出哪里不对劲啊。”妮蒂亚听到这个消息后,有点不明白飞羽为什么要这样告诉王落辰。

    “傻瓜,自己什么实力,她最清楚。她既然这样说,就是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战力不如那狂霸星人高了。所以,咱们最好听她的,慢慢地往飞船那里挪挪,免得逃跑时拖她后腿。”王落辰这样说着,脚下的法阵就很缓慢地挪动起来了。

    当然,他一动,妮蒂亚也控制着自己的飞行姿态,随着他慢慢地滑向了飞船。

    便就在他们搞这些小动作的同时,飞羽和齐赞已经结束了两人间的肉搏,分离开来,遥遥相对,准备以宇宙能量对攻了。

    “霸神降临,群星回避。”

    两人隔空相对了片刻,霸神齐赞将自己的手指向着飞羽,他身上的紫黑之气便顺着他的胳膊蔓延到手指,并以手指为中心迅速地扩散开去,形成一片想要将飞羽彻底包裹起来的黑幕。

    这黑幕有质无形,看似无害,实际上却暗藏杀机,一个不小心,被攻击者就会被它给钻入体内,将那人的身体由内而外腐蚀掉。

    作为一名经过严酷训练,并经历过不少战斗的星空战士,飞羽当然明白这东西不简单。

    因而,见它向自己蔓延而至,急急地轻呼了一声“光明灿烂,照亮黑暗”便将身后的光羽猛地一振,射出万道明亮的光华,将那黑幕给抵御了下来。

    但那黑幕并未散去,而是在飞羽的周围缓缓流动,宛如一头正在观察着自己的目标,并很可能会随时出击的野兽,令人十分不安。

    这种感觉让飞羽很不舒服,便又将光影振动了一下,说道:“光华到处,邪魔飞散”。

    这次,她好像加大了自己能量输出的力度,光羽中所蕴含的光华猛地漫溢出来,在她的身前形成一只好像八爪鱼一样的光影。

    那光影以它的触手不断地去吸附那些黑幕,然后再由八爪的中间喷射出光明,猛地将这一片紫黑之气给驱散、灭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