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此时,他们的队伍中却有一个人没有做此等选择,她竟然在所有人都撤退时,一跃而起,向着王落辰飞去。

    “妮蒂亚,你疯了?不要过来!快他@妈的听话,给我滚回去!”

    能飞的人只有妮蒂亚,所以,向着王落辰飞去的那人自然也只能是她了。

    患难见真情,她这一举动本该叫人感动,令人心存感激,对她多加感谢。谁知,却引来了王落辰一顿气急败坏地怒骂。

    但被骂的妮蒂亚却不气,也不恼。依旧带着微笑,非常执着地飞到了王落辰的身边。因为,她听得出,这骂声不比寻常,它里面浓浓的,都是王落辰对自己的关爱。

    “辰,你骂吧。但你休想因为这样,我就会走。”妮蒂亚飞到王落辰的身边,紧紧抱住他说道。

    “唉,你傻啊你?留在这儿,我们两个人都可能会死的。那样的话,血族的复兴,人族的复仇,我们两个就没有一个人可以看到了。你走,只要你活着,至少你还能替我看到咱们胜利的那一天。”

    王落辰向她明明白白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愿,便伸手在她身上镌刻了一道法阵,要将她送下去。

    “你敢!你若送我走。我现在就死。”妮蒂亚红瞳中放射出异常强烈的光,向王落辰发出了威胁。

    那光中蕴藏了一股能量,王落辰感应得到。他很清楚若是那股能量一旦释放出来,妮蒂亚会当场自爆死去。便赶紧收回法阵,叹了口气说:“算啦,既然你这么不听话,那就跟着我一起死吧。”

    说着,王落辰将她紧紧搂住,向抵抗那激光柱的法阵再次输入了一股元力。

    只是,尽管如此,法阵面对敌舰那巨大的激光炮所发出的,足以毁天灭地的超级能量攻击,也已经是有些难以支撑,几近破碎了。

    这让王落辰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法阵再强,也无法抵御人家积聚起来的宏达的宇宙伟力。

    他不禁觉得,或许,这次他真要在此死去,而且是被激光给无情地烧成灰烬,一点儿痕迹都不留的死去。

    他不禁在这一瞬间,再次回顾了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中所经历过的事儿,遇到过的人,唏嘘感叹了一番。

    然后,将目光投向了下方已经远去的人们,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接着,便搂紧妮蒂亚,给了她一个深吻说道:“妮蒂亚,让我们来生再做一对爱人,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让你遇到这种事情。”

    “傻瓜,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什么不好?至少能够证明我这一生没有白活,能遇到生死与共的人,并在他的怀里死去,这并不是一种不幸,而是一种幸运。”妮蒂亚,深情地望着王落辰的眼睛,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享受起人生最后的幸福时光。

    “真受不了你们这种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肉麻场面了。唉,就帮你们这令人可怜的苦命鸳鸯一次吧。”

    正当法阵在激光炮源源不断涌来的能量重压下,已经发出不堪承受的“吱咯”声时,一个美妙动听的女人声音在王落辰二人身边响起,接着一束蓝色的光便射向了空中正在全力攻击王落辰的飞船。

    “轰!”

    飞船被冷不防出现的光给击中,瞬间便破裂了一个大洞,向着地面坠落了下去。

    “谁?是哪个混蛋偷袭?有种的出来,看我不活剥了你。”

    狂霸星人那长满尖刺,丑陋无比的飞船被那女子的偷袭给损毁了之后,从它的破洞里飞出了十几个人红发红皮肤的狂霸星贵族。

    他们当中为首的一个,非常愤怒,咬着自己因乌黑而显得污秽不堪的牙齿,恶狠狠地向发出蓝光的那片空间发出了威胁。

    “出来就出来,不就是狂霸星上的一只小爬虫吗?你以为本战士会怕你啊?”

    随着那奇丑无比的狂霸星人的叫嚣,那个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就在她声音响起的地方,一艘让王落辰看后无比震惊的海螺型飞船就从虚空中冒了出来。

    “呲”

    海螺飞船的舱门打开了,一位身穿蓝色羽衣,宛若仙子的女子从里面凌空走了出来。

    “星空战士?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那头发像一颗颗草莓,眼睛是双瞳的狂霸星人见到她,吃惊地问道。

    “怎么来的?当然是跟着你这头蠢货来的。怎么样?被别人偷袭的滋味儿不好受吧?哈哈,你也别抱怨,你们狂霸星人不是最喜欢偷袭吗?我这样做,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想来你也没什么可怨的。”

    那女人挑了挑自己的细长眉毛,讥笑道。

    “可恶,你这小娘们儿真是阴险,不光跟踪我,还毁掉了我的飞船。我今天非要教训你一下不可。”

    那狂霸星人的飞船刚刚被她给毁了,如今被她给讥笑了,恼羞成怒,立刻就要冲上前去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哎,等等。你先别着急,我们俩之间还有一笔账没算呢。等我先跟你算完咱们的,你再厚颜无耻地纠缠这位仙女给你一顿暴揍也不迟。”

    在他刚要动手之际,王落辰一下横档在了他和那名羽衣女子中间,表示自己有笔账要跟这丑八怪算一算。

    “滚开,你这该死的小蚂蚁。跟我交手,你也配?”

    那家伙很粗鲁,也很暴躁,更没有什么修养,当王落辰挡了他的路之后,他气急败坏地向着王落辰一挥手,紫光一闪,便由手掌间打出了一股极为浓郁厚重的能量。

    能量从他手中出来,凝聚成一颗姿色能量弹。

    那能量弹刚一向王落辰飞速袭来,他的神识立刻就对他的能量大小做出了科学地预估。

    “靠,这他@妈还是人吗?简直就是怪物啊。一挥手就是堪比上百枚导弹爆炸的能量。这让老子怎么接?”

    王落辰被自己神识预估出的能量值给吓了一跳,不禁暗骂一声,便以元力使出了光明神盾,将那狂霸星丑八怪打出的能量弹给硬接了下来。

    “不要接!”

    就在他快速地做出反应,将那能量弹给接了下来的时候,那名仙女一样的女子向王落辰发出了警告,并迅速地将在她看来战力弱爆了的妮蒂亚,给拉向了一边。

    “嘭!”

    她们俩刚闪开,王落辰的光明神盾已经跟那能量弹撞在了一起。

    随着这一下撞击,王落辰就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人用重锤大力夯砸了一下。他的身体,也被一股狂暴地能量给包裹着,抛射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