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王落辰闪电般打出了十几拳,跟那些机器人的拳头怼上了,发出一通乱响。

    然后人们看到,那些机器人在被仅有他们拳头大小的王落辰给怼了之后,个个都跟被马蜂蜇到了似的,抱着自己的手臂大叫了起来。

    “原来,所谓的钢铁之躯也不过如此。仅仅一拳,就被我给打残了。”王落辰向它们晃着自己毫发无损的拳头,讥笑道。

    “没想到师弟的身体硬度已经坚硬到如此地步,居然连机器人精钢打造的躯体都可以硬扛!啧啧,真是了得。”见到他这种表现的郎溪生,忍不住赞叹道。

    “呵呵,师兄过誉了。不是我身体坚硬,而是它们身子骨太差。既然,它们身子骨这么差,那接下来,就让师弟行行好,为它们伐骨洗髓,好好改造它们一下吧。”

    王落辰跟郎溪生说笑着,主动向那些机器人展开了进攻。

    “复仇法阵,复刻!”

    王落辰快速地飞向它们,然后在每个机器人的头部都镌刻上了一道复仇法阵。

    “法阵,嵌入!”

    王落辰飞速地在机器人中穿梭,为它们全部镌刻上法阵后,待那法阵刚刚凝聚出形体,便飞出三十余道神识,催动法阵由那些机器人头部的表层,向它们的内部慢慢地嵌入了进去。

    由于法阵是在构成物体的最基本粒子上由神识建立起的能量通道,所以它们很容易就可以凭借自己良好的穿透性,进入其他物体的内部。

    所以,当王落辰以神识催动法阵往那些机器人的脑袋里钻,法阵很容易就钻了进去。而那些机器人,眼睁睁地看着这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光辉的法阵进入自己的头脑,却毫无办法。

    而等到那些法阵进入了它们的头脑后,王落辰以神识搜寻到它们的控制系统,便用善于控制物体的复仇法阵,将它们这系统一下子给替代了。

    “好啦,所有的机器人都被我给改造完了,该看看它们的威力了。”

    王落辰以神识感知了一下所有机器人脑袋里的情况,发现自己所复刻的法阵全都得手了,便尝试着控制起那些机器人来。

    结果一试之下,发现复仇法阵果然厉害,这些机器人被它们控制了之后,自己心念一动,那些机器人便随之而动,就好像它们只是提线木偶,而自己是表演木偶戏的艺人一样,控制起它们来,动静由心,挥洒自如。

    有此体验,他心中十分欣喜,便马上催动它们赶往抵抗组织的身后,去同狂霸星人的部队作战。

    这一机器人回头大战自己部队的奇怪现象,立刻把戴占雄和孟虎二人给惊得目瞪口呆的。他们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低估了王落辰的实力了。他果然是有大能耐者,非同常人。

    因此,他们两个赶紧过来拍马屁:“指挥官,你太厉害了。举手投足间就将这些机器人控制住了。真是不一般哪。”

    “是啊是啊,我早就说嘛,指挥官既然敢替下咱们的战士,独自对付这些机器人,必定是又十分的把握才能这么干的。”

    “哈哈,二位不必谬赞。而且,咱们也没闲工夫在此多说这些。追兵在后,上面还有狂霸星人的战舰虎视眈眈,随时会扑下来,咱们还是赶快撤离吧。”

    王落辰笑着谦虚了一下,便提醒了他们一下战场当前的形势容不得多说闲话。然后,一马当先,率先冲向了峡谷的出口。

    戴占雄他们一听,此话有理。就也不加迟疑,便带着机甲战士们随后跟了上去。

    就这样,他们一行人,总共三百士兵,共同乘坐着战斗中完整保存下来的一百五十余具战斗机甲,跟着王落辰和他的师兄师姐们,成功冲出了这座差点儿让他们全军覆没峡谷。

    在峡谷外,和刘三江率领的一百三十具机甲会合了,浩浩荡荡地向着峡谷以西三公里的会合地点而去。

    但是,或许他们今天运气比较背,走哪儿哪儿都不顺。就在他们已经看到自己的后勤部队那些巨大的箱式货车,即将与他们会后到一处的时候,天空中却突然传来一阵轰鸣声。

    抬头看时,才发现是峡谷中的那艘狂霸星人的飞船追上来了。

    “指挥官,怎么办?敌人的飞船飞上来了,而我们却没有防空武器和无人机了。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天空中离他们这一群人越来越近的飞船,负责武器装备的张贤达,焦急地向王落辰报告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告诉大家不要慌乱,尽管照原计划撤退,飞船交给我来应付。”

    王落辰眼看大家就要成功脱险,却被这飞船给坏了好事,便完全不顾个人安危,准备以一己之力,去挡住那艘丑陋的飞船,为大家的撤离争取时间。

    “可是,指挥官,那可是飞船啊。火力很强大的,仅凭您一个人,怎么应付?咱们还是另想别的办法吧。”

    对他的话,张贤达既持怀疑态度,又为他的安危担心。所以提出了另想其他办法的建议。

    可是他说这样的话等于白说,因为飞船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已经追上了他们,大家已经没有慢慢考虑对策的时间了。

    因此,王落辰便毫不犹豫地一下从队伍中飞起,以神识向所有的抵抗组织的头领以及他的同门他的爱人,传送了一道神念:“敌舰已经追来,眼看就要向我们发动致命攻击。咱们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而且时间也来不及了。所以,我决定,这次还是由我顶上去,为你们争取时间。你们赶快撤退吧,只是记得,一定要替我找到罗罗。”

    大家“听”到这些话,听出他已经萌生了死志,心里大吃一惊,纷纷大喊让他不要那样做,但却发现为时已晚。

    因为短短的一瞬,他已飞上众人头顶上的百米空中,为大家张开一座庞大法阵,将敌人激光炮所发射过来的激光给死死抵挡了下来。

    “快,快走,我撑不了多久的。不要让我的努力白费。”王落辰以法阵挡住住蕴含着巨大能量,粗壮无比的激光柱,急切地向大家喊道。

    “兄弟们,我们走!”

    说实在的,望着天空中这一幕,是个汉子就不会丢下自己的救命恩人离开,但他们也知道,如果自己不离开,很可能自己这位救命恩人的牺牲就会白费。

    在这种情况下,与其大家都为了兄弟冲上去,弄个全军覆没的结果,不如留下性命,以有用之身找机会为兄弟报仇。

    因而,他们不得不忍住心中想要和兄弟并肩战斗的冲动,选择了离开。

    ——————————————————

    天气炎热,用电量激增,昨夜作者所居之地的电缆爆线了,知道今天下午才修好。所以,今天可能更不了多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