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妮蒂亚,其他的人都走了。王落辰牵着她的手从顶层的旋梯上,一层层地走了下来。

    等到了第二层的那个大厅,他指着那残破的雕像说:“妮蒂亚,这个雕像就是这座堡垒的前主人,艾比斯。而我们之所以留下来,就跟这座雕像有关。”

    “他就是艾比斯?破坏了我们血族的圣地,让我们找不到祖先宝藏入口的家伙。那么,你为了它留下来干嘛?要把这雕像搬走吗?”妮蒂亚用手抚摸着雕像满是裂纹的恐怖脸孔问道。

    “你真会开玩笑。这么破烂的雕像我要他何用?我要的是雕像底下的东西。说不定,很可能是你们老祖先的宝藏哟。”

    王落辰已从妮蒂亚听说了这个地方跟他们血族之间的关系,确定人们传说的所谓史前文明,就是他们血族祖先创造的。

    而且也知道了他们这次回到地球,占据这里是想找到祖先遗留下来的宝藏,故而才跟她开了这个玩笑。

    “宝藏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虚假的成分大于真实的,所以才叫传说中的嘛。要不然你想想,只不过就是二十几座小山丘,又不是什么崇山峻岭的,为什么这千万年来,人们只听说过这里有宝藏,却从来都没有人得到过一星半点儿可以当做确凿证据的东西呢?”妮蒂亚没有跟他玩笑,而是很认真地分析起传说的真伪起来。

    “哈哈,你分析的很透彻啊。想不到我的公主这么睿智。不过呢,你说的也不全对,因为这里面的确是有好东西的。不信,一会儿我就给你取上来看看。”

    说着,王落辰便示意妮蒂亚躲开,他直接将两道复仇法阵复刻在了雕像上。

    “起!”

    王落辰待法阵复刻完毕,就控制着法阵将这雕像给挪到了一边。

    复仇法阵能够控制物体,能够充当人工智能的控制系统。这雕像虽然不具备人工智能,但他可以用自己的神识代替它操控法阵,令雕像移动。

    挪开它之后,王落辰说:“妮蒂亚,我现在就要从这儿破开一个洞下去,你有没有兴趣一起来寻宝?”

    “破开一个洞?你是说这下面是空的,而且,里面真的有宝藏?真的?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妮蒂亚被他这么一说,兴奋了起来。

    “呵呵,那些你都别管。我只问你,你愿不愿意陪我下去啊?”王落辰从音灵石中取出千绝剑,指向地面问。

    “那还用说?有宝藏我干嘛不下去?再说,你下去了,我一个人在上面也挺害怕的。我还不如跟着你一块儿到下面去寻宝呢。”妮蒂亚冲他撇了撇嘴说道。

    “那好。”王落辰听她这样说,再次示意她让开,然后便将元力灌注进千绝剑上,对着地面砍削了起来。

    “叮叮当当!”

    经过一阵儿尘土飞扬的忙活,王落辰在大理石地面上挖出一个半米见方,看上去黑咕隆咚的洞口。

    “妮蒂亚,咱们飞下去。”洞口挖好,王落辰抱住妮蒂亚,复刻出一道法阵,轻轻踏了上去,便带着她由那洞口缓缓地坠了下去。

    这个地下洞穴,王落辰上次来的时候,使用的是神识,没太注意它的深度。此次跟妮蒂亚一块儿飞下去才发现,这洞穴其实很深的。从洞口到它的底部,足有三百多米。

    而这个深度,差不多就是从未来堡垒所在的小山丘的顶部,到它山根儿的距离。

    也就是说,这个洞,相当于是从山丘的顶部,一直开到了它的底部。

    这让王落辰和妮蒂亚都感到有些奇怪。都想弄清楚,到底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搞了这样一个费时费力的工程。

    带着这种疑惑,两人飞到了上次王落辰所见到的那防护罩的外面。

    “妮蒂亚,你等会儿,我去关掉防护罩。”王落辰抱住妮蒂亚,将自己的神识放了出去。

    跟上次用的方法一样,王落辰先朝防护罩上面复刻了法阵,让它快速吸收防护罩的能量,以减弱防护罩的强度。然后,它的神识趁机穿透防护罩,进入到了里面。

    到了里面,他将神识潜入防护罩发生器的内部,找到它的控制系统,以复仇法阵复刻其上,对原系统进行了替代。就顺利地关闭了防护罩。

    防护罩一关闭,他的神识就回到了自己的脑袋里。然后,他才带着妮蒂亚降落到了这防护罩发射器的旁边。

    “你说的宝藏不会就是这个吧。”妮蒂亚看着眼前这个比一个成年人还要高的发射器,略带不满地问道。

    或许,在她看来,这个发射器不过就是个机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吧。所以才对王落辰把它当宝,并利用他将自己给诓下来有些不满。

    “哈哈,你别小看了这个发射器。这东西就其科技水平来讲,并不比狂霸星人的差。所以,很有研究价值和实用价值。为什么这样讲呢?你想啊,若是咱们的人,以后都用上这种发生器,那么咱们的很多设施就不怕狂霸星人的攻击了。这在战争中,可是具有很大的意义呢。”

    王落辰用能量晶石灯,仔细地照着这发射器,向妮蒂亚解说了它的价值所在。

    “对啊,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看来,我果然是没有看错人,你当真是有成为王者的潜质。”妮蒂亚被王落辰的战略眼光所折服了,献上了自己对他的崇拜。

    “王者不王者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团结一部分人,将狂霸星人给打败,赶出地球这边星空去。”

    王落辰抚摸着发射器,想像这它将来在和狂霸星人作战的战场发挥作用的场景,心中不禁有些期待和向往。

    “哇,这就是王者的胸襟啊。个人得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同胞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自由。辰,你别说了,你说的每句话都好有道理。简直就是至理名言,我听了之后,心潮澎湃地都快受不了了。”妮蒂亚被他的话深深感动了,一下投入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快受不了了?妮蒂亚,你这话好有歧义啊。难道说,你想了?”王落辰刚说了几句正经的,被妮蒂亚一抱,心里一荡,又不正经了起来。

    “你说什么啊?在这种阴暗的地方,人家才没有那种心情呢。你啊,还是正经儿点吧。赶快把这东西收了,咱们也好离开。”

    妮蒂亚被王落辰给说得满脸羞红,伸手在他胸口拍了他一下,骂句不正经,便催促起他来。